第19章 神游太虛雙修功

大文學推薦各位書友閱讀:大俠風清揚 第19章 神游太虛雙修功
最新網址:www.babyidesign.com
(大文學 www.babyidesign.com)    風清揚將尸體收拾停當,架起火,桑小蛾不知撤進些甚么藥粉,火苗碧油油地甚是妖魔。頓飯工夫,便將尸體火化完畢,尋處空地,掘個大坑,使他們人士為安了。

    回至府中將機關封閉,桑小蛾早巳疲殆不堪,歪身在風清揚床上,即已入睡。

    風清揚方欲休息,大門一響,葛氏五雄一陣風般奔了進來,隨后還有成清銘座下弟子,前來打探消息。

    少林、武當兩派人到了華山,說起一批旁門左道之士聚集段府門前,追拿“千面妖狐”。成清銘聞言,勃然大怒,這分明是大削華山派面子,當下便欲點齊人馬,前來驅逐,卻被各派人士勸住,均說這些人未必敢在武林圣地尋事生非,又有風清揚坐鎮府中,便有天大的事亦可從容化解,不值得興師動眾。

    葛氏五雄皆是惟恐天下不亂之徒,大喜過望,惟恐公手心慈,白白放過一次大過手臆的機會,匆匆下山,趕了回來,成清銘終究不放心,遣一名腳程快的弟子前來打探。

    待得風清揚謊稱那些人尋人不果,早已離去,葛氏五雄捶胸跌足,唉聲嘆氣,互相埋怨不該留宿山上,便追究起是誰提議住在華山的,爭辯了半個時辰,也未究出其人。

    成清銘的弟子惟恐師尊擔憂,早已折回華山報訊去了。葛氏五雄奔波半宿,俱感腹饑,忙到廚下收拾茶飯。

    這五人呆頭呆腦,烹任手段極精,五個好辯之下便是好吃,好戰猶在其次。頃刻間擺上一桌細點香茶,請風清揚首位坐地,一齊用過早餐。

    正飲茶間,葛氏難忽然問道,“公子,你那小媳婦死了沒有?”眾人俱是愕然。

    葛無病桌下踢他一腳道:“不知禮數的家伙,公子的媳婦咱們該叫甚么?”

    葛無難抗辯道:“我怎地不知,那自然是壓寨夫人了。

    想咱們在優牛山開山立柜時,只因沒有五位貌美如花的小娘子,偶爾遇到,也是一位兩位,怕傷了兄弟和氣,才沒娶壓寨夫人?!?br />
    葛無痛道:“這又不是伏牛山,公子爺也不是山大王,怎會娶壓寨夫人,應該叫……叫鎮府娘子?!焙萌菀紫氤鰬蛡€名目,大是得意,眼望四兄弟張口結舌、對答不上的模樣,心內大樂。

    葛無傷半晌道:“那也不對,這府中又無妖無鬼,為其要鎮?”葛無災道:“是呀,有冤鬼、狐貍精的,才要鎮。咱們府中百邪不侵,緣何要鎮?”

    葛無痛彼人抓住痛腳,登即反駁道:“咱們在伏牛山時.又有甚么冤鬼野狐了,緣何要壓。莫非你們幾位是冤鬼、是狐貍精不成?”

    風清揚司空見慣,不以為異,若是哪頓飯聽不到他們胡言亂語,當真是日頭從西邊出來了,端起一盤細點、一壺茶,回自己房中去了,身后猶傳來五人力辯的聲音。

    回到房中,桑小蛾已然醒了,正對著一枚菱花小鏡梳發.長發垂及腰間,黑亮如漆,見他進來,笑道,“你以后真要娶位鎮府夫人了,現下便有個妖狐纏身?!?br />
    風清揚一笑道:“你都聽到了。不過最好的法子不是鎮。而是以毒攻毒,最好留你在此,永鎮山門?!?br />
    桑小蛾身子摹然劇震,象牙梳子滑落地上,慢慢轉過頭來。風清揚見她明睜蠟齒,容光艷麗,只是眼中頗有哀怨之色,令人側然,不覺心動。

    桑小蛾強顏一笑,風清揚心弦一陣抖顫,便如當胸中了一記重拳。桑小蛾面貌雖美,究不及慕容雪,兼且頗有風塵之色.更不若慕容雪之清麗出塵、絕世風姿了。但她身上總是彌漫著一股憂郁的氣息,眼中面上那種淺淺哀愁愈發打動了風清揚的俠義心腸,心中沒來由地想到,她必是受盡了千般苦楚、萬種磨難,方激成悍民的個性,種種作為,或許皆是出于逼不得已。

    便因此念橫豆胸中,才置她種種歹毒手段而不顧,不惜為之殺身亡軀。

    桑小蛾不知他心中打什么念頭,見他凝視自己,目不稍瞬,心下甜甜的甚是受用,竟爾有些羞澀,噎道:

    “看甚么,沒見過嗎?”

    風清揚方始有悟,登覺失態,笑道:“對不起,竟說些沒用的,連茶點都忘了,快些趁熱吃吧?!?br />
    桑小蛾喝下一杯熱茶,心神始定。她食量甚小,吃了幾塊細點便推而不吃,品起茶來。

    兩人對坐,眼光卻是南轅北撤,一時俱皆無語。良久過去,桑小蛾忽然道:“咳,這茶怎地有股怪味?你莫非是下了毒?!?br />
    風清揚一怔道,“胡說八道,要下毒也是你下的,旁人哪會這些鬼畫符?!?br />
    桑小蛾道:“不是毒那是甚么?喂,或許這水太陳了,落進了別的物事,不然怎會有這股怪味?”

    風清揚聽她言莊色正,亦不禁起疑,詫異道:“這怎么會?水都是從山上新汲的泉水,待我嘗嘗?!本椭P《甑谋语嬃艘豢?,細細品嘗,殊無少異。

    桑小蛾咯咯一笑,面上大有得色。風清揚方始悟到,她原來是騙自己喝她杯中的茶,不由得心中一蕩,笑道:

    “我沒品出味來,讓我再嘗一口?!?br />
    桑小蛾笑道:“不給了,要喝自己倒去,我這茶里有毒?!?br />
    風清揚見她面溢春花,歡愉無比,心中大是暢爽,道:

    “就這樣笑才好看?!?br />
    桑小蛾不解道:“笑還不一樣,有甚好看賴看的,人家生得丑,不入你公子爺的法眼也就是了,何必來嘲諷挖苦?!碑斚伦兞四樕?,扭過頭去。

    風清揚不虞她說變臉就變臉,若是慕容雪這般撒嬌作態,自己自然要打疊起干般溫柔,叫上一萬聲“好姐姐”,哄得她歡喜,可對桑小蛾卻萬萬作不出來,竟爾呆了。

    桑小蛾見他全然不懂風情,微感失望,暗暗罵了一句“呆子”。轉念間便意識到,他是佯裝癡呆,不屑于和自己調笑。言念及此,滿腔情熱懼化作冰水,眼中又現出那種莫可奈何、哀怨戚苦之色,面色也由桃紅轉為青白。

    風清揚觸到她這般眼神,再也忍耐不住,心內傷痛,抱著她頭道:“不要這樣,我求你快樂些好嗎?你有甚委屈,就向我說說吧,我知道你心里苦得很?!?br />
    桑小蛾猛地拔開他雙手,尖聲道:“我一直很快樂,心里更是高興,江湖上的臭男人有多少拜倒在我膝下,情愿用武功、權勢、金銀來換取我一夕之歡,你以為你有多了不起,就想憐憫我,發慈悲嗎?”

    風清揚靜靜地謗視她,愈益感到在她這乘庚狠毒的外表里,卻是怎樣一顆破碎、脆弱的心,輕輕撫著她的頭發道:“我不是可憐你,我也不配,我只想讓你說出你的痛苦,我與你一起擔荷?!?br />
    桑小蛾注視風清揚的眼睛,秀睜中又升起煉火,有頃那火焰熄滅,化作澄波秋水,猛地撲到風清揚懷中,大哭道:“不要逼我,我不能說,我也不要想,干萬別迫我,我受不了的?!?br />
    風清揚心神激蕩,知道自己猜測無誤,她定是忍受過常人難以想象的痛苦,才變成這個樣子,也不勸慰,輕撫著她起伏顫抖的肩背,任她哭個痛快。

    桑小蛾這一哭竟不可收拾,直如無有己時。正在沒開交處,大門一響,五個人跳將進去。笑道:“哈哈,公子,你媳婦活過來了,會哭便死不了了?!?br />
    五人大辯了幾千回合,冗自沒辯明白公子媳婦該怎樣稱呼,聽到這壁廂哭聲,忙忙休戰,起來瞧一究竟。

    風清揚大是尷尬,桑小蛾葛然被人撞見。更是羞不可抑,跳起身來鉆進里屋梳洗去了。

    慕無難眼尖,大叫道,“不對,不是這個。公子,你幾時又換媳婦兒了?”

    風清揚忙道,“四叔,您老可要嘴上積德?!?br />
    葛無難瞪眼道,“我又沒子沒孫,積德作甚?”風清揚不虞他如是答復,一時間竟爾語塞。

    葛無病當仁不讓,道:“沒子沒孫便不積德了?積些德在閻王老子那也好交待,至少少下一層地獄?!?br />
    葛無難不服道:“多下一層少下一層有甚于系,閻羅是馬屁精嗎?說得好聽些便少打下一層?”

    眾人一時倒也駁難他不倒,“無難”當真是名實相符。

    葛無傷旋即避實擊虛,掀開床帳道:“睫,這兒還有一個,啊哈,老四,你可說錯了,公子不是換了個媳婦兒,而是添了個媳婦兒?!苯K于找到駁斥葛無難的口實.心下這份得意無言可喻,樂得手舞足蹈,前仰后跌。

    葛無難趨前一看,果真不假,大搔其頭,連稱怪哉,道:“人家娶媳婦都是添子添女,哪有添媳婦的,公子你這是怎么攪的?”

    風清揚氣得渾身發抖,若非看在他們服侍自己多年的份上,早一腳一個踢將出去。

    其余四雄尚以為他是被葛無難難住了,各自抓耳搔腮,攪盡腦汁參悟這“怪事”,個個氣得臉紅頸租,氣喘有聲。

    葛無災道,“這等怪事委實少見,倒也不難明白,只是你沒娶過老婆,是以不知?!?br />
    葛無難道:“我沒娶過老婆,你娶過嗎葛無災道:“就因我沒娶過,才不知道,若是娶過,我早告訴你了,好啊,你明知我沒娶過老婆,偏來問我,分明是和我過不去,兄弟情份何在,我揍你這小子?!背鋈愦?。

    兩人你來我往,各中了十幾拳,所幸皮堅肉厚,不怕傷到筋骨,口中兀自大叫:“好小子,你真打呀。哎喲,大哥,你怎的拉偏架?!薄叭?,你也不是好東西,打太平拳?!?br />
    其余三雄見二人打架,手癢難熬,紛紛加入戰團,五個拳來腳往,煞是熱鬧。

    風清揚高聲嚷道:“停?!?br />
    五人真還聽話,齊地收住拳腳道:“公證有何話說?!?br />
    這五人閑時一打架,便是風清揚作公證,查數各人所中拳腳以定輸贏。

    風清揚道:“五位叔叔武功太高,屋中狹厭,施展不開,還是到院中一分高下吧?!?br />
    五人各得一頂高帽,樂不可支,前呼后擁跑到庭院中大顯身手去了。

    風清揚搖頭苦笑,桑小蛾從里間出來,笑得直打跌,風清揚苦笑道?!拔疫@五位叔叔腦筋是不大靈光,心地卻好,時間長了你就會喜歡他們?!?br />
    桑小蛾心下一喜,風清揚話中之意分明是要留自己長住府中了,一陣酸楚襲上心頭,苦笑著點點頭。

    風清揚正想著五兄弟大戰的情景,沒注意她臉上表情,忽然想起一事,道:“你傷口該換藥了,我險些忘了?!?br />
    桑小蛾大是極倔,競不肯讓他看傷口,低聲道:“我自己來吧?!?br />
    風清揚怪道:“這倒奇了,你素來落落大方,何以忽然間又懲的了?”

    桑小蛾臉色候變,冷冷道:“你是說我不識羞?!?br />
    風清揚摹然怔住,痛聲道:“你又來了,你明知我不是這意思。我若有瞧不起蛾姐的意思,叫我……”

    桑小蛾猛然撲上,捂住他嘴,惶聲道:“不要,不要發誓,我當不起的?!?br />
    風清揚握住她手,柔聲道,“蛾姐,小弟年輕識淺,說話不防頭,若有得罪你的地方,千萬別記恨我?!?br />
    桑小蛾失聲哭道:“別說這樣話,你為什么對我這般好。你還不如一掌打死我,我心里更好受些,我實在受不了你這樣待我?!彼鋈环诘厣?,狂吻起風清揚的腳風清揚哪曾經過這陣仗,嚇得駭然色變,嘶聲道:“使不得,蛾姐快起來,折殺小弟了?!庇纺_,卻被她死命抱住,競爾掙脫不開,知她身上有傷,不敢全力掙脫,一雪間心頭狂跳,手足皆軟,便欲使力亦無力可使。

    有頃,桑小蛾臉頰伏在他腳上,寂然不動,風清揚將她抱起,見她面白如紙,嬌喘吁吁,顯是激動過度。桑小蛾自然一笑,低聲道:“我真高興?!?br />
    風清揚好半天方始寧定,將桑小蛾放在床上,為她檢視傷口,桑小蛾不再極倔?任由風清揚解開衣裙,給她換藥,包扎傷口。眼望天棚,出了會兒神,羞澀一笑道:“我這是怎么了,甚么陣仗沒經過,遇上你反成了小筋娘了,真真不可思議,誰會相信廉恥喪盡,入盡可夫一一”她忽覺有異,??诓徽f,卻見風清揚臉上現出痛苦之色,歉厭道:“好,我不說了,你別生氣!我今后不再說讓你掃興的話?!弊テ痫L清揚的手,吻了一下。

    風清揚喂她服下幾粒止痛療傷的圣藥,桑小蛾柔順如貓,偎在他懷里,動也不動,直至葛無病喚他們吃飯,方始知道,竟已到了午牌時分,均詫異時光之速。

    午飯過后,風清揚又為那中毒姑娘輸氣,喂了一碗粥.桑小蛾在旁瞧著暗自慚愧。

    風清揚頗想知道這位姑娘身份來歷,卻伯觸動桑小蛾傷懷,隱忍不問,桑小蛾見他服待這般體貼閡到,還以為二人已有夫妻名份,歉疚良深,苦思這無藥可解的解法。

    整個下午,兩人懼是無言,偶爾四目交投,便會停上半天,言語殊屬多余,府內惟聞葛氏五雄的胡言亂語留.倒也頗不寂寞。

    列得晚上,風清揚將桑小蛾領至師傅房中歇息,桑小蛾這屋子軒敞,較之風清揚寢居大逾數倍,房中陳設豪華典雅,珠玉寶玩觸目皆是,四壁懸滿古人宇畫,全然不似武林中人所居,倒似王公諸侯的殿所,心內已知是段子羽的寢居,不由得一吐舌頭。

    風清揚又為桑小蛾檢視傷口,天師府研制的療傷圣藥非同凡品,一日工夫,刀傷劍創俱已平復,僅隱隱有些疤痕,風情揚大喜,便為她鋪設枕罩,讓她休息。

    方欲告辭退出,桑小蛾面泛紅潮,胸部起伏,欲言又止,風清揚已然約略猜知其意,深覺不妥。他與慕容雪一別彌月,久曠幽懷,與桑小蛾頗混一日,雖無越禮舉止,卻也難免情動。只是怕桑小蛾把他當作一般的好色之徒,二者也覺得對慕容雪不起,始終調息鎮懾,不敢萌絲毫繡念邀思。

    桑小蛾忽然抱住他的腰,亦不言語,只是嬌喘,半晌方曝孺道:“你,你留下好嗎?我還沒……沒和我愛過的人在一起過,你要是一要是嫌我臟?!?br />
    風清揚情懷大動,欲念如沸,猶在強力按擦,聽她軟語央求,亦復凄涼,俯下頭吻住她櫻唇,兩張口便如磁石相吸,牢牢粘在一起,風清揚一掌打滅燭火,抱著桑小蛾上了床。

    兩人均是如饑似渴,放縱情懷,神游萬里,恍倔如置身太虛,渾不知天上人間。

    風清揚與慕容雪交歡,均是按兵法部勒,循規蹈矩,雖然奧妙無窮,終究心神不昧,未若這番屢兵野戰,殺得昏天黑地,別具情趣。桑小蛾枕邊風月自不待言,心中愛煞風清揚,使出渾身解數,宛轉逢迎,益助情興.雖是初會,卻大相投契。

    云收雨歇,風清揚竟爾頭一遭覺得有些疲累。他并未用上張宇初所授的雙修功,桑小蛾亦未動采補之念,但兩人均是習練有素的高手,雖然一正一邪,功夫高下亦不可同日而語,卻也斗了個旗鼓相當,不亦樂乎。

    桑小蛾嬌喘微聞,香汗淋漓,軟癱熱化般的身子似已不屬己有。風清揚摸出絹帕為她揩拭干凈,見她鼻翼易動,口舌冰冷,雙睜似閉非閉,忽然想列她所練的邪功最懼元陰走泄,對身子大損,忙含住她舌尖,度氣過去。連度三日,聽得胸腹間咕咕作響,身子亦由冰冷轉為溫熱,方始收功。

    桑小蛾得他三口真氣之助,精氣回復,羞澀一笑,嘆道:“有此一宵,當真死亦不枉了?!?br />
    風清揚把她抱在身上,手撫玉體道:“不許說這種斷頭話,你我恩愛還在后頭?!?br />
    桑小蛾微閉雙睜,聽憑他百般愛撫,心中甜滋滋的甚是受用。須爽,撐起身子,從風清揚頭發直吻到腳底,恨不得將他吞到肚里,吻得風清揚情熱如火,將她翻轉來二度施為。桑小蛾不敢施用采補功,竟然相形見細,有些禁受不住,嬌柔宛轉,呻楚不勝,風清揚方欲休止,桑小蛾卻摟住他道:“別停,我受得住的?!甭柹矸暧?。

    二人情興濃處,風清揚察覺她元陰欲泄,早已有備,施用張宇初所授心法,逆轉陰陽。

    桑小蛾詫異道:“別這樣,會損身子的?!庇檬至?。

    風清揚道:“休慌,我這是雙修功法,有益無損?!闭f著施功已畢,桑小蛾奇道:

    “睫,你怎地也會這種功夫?”

    風清揚笑道:“不是也會,我這是雙修功的不二法門?!?br />
    桑小蛾道:“甚么勞什子法門,不過是些不正經的東西,你別是中了人家的道,學上這等下流穢技?!?br />
    風清揚正色道:“夫婦居室,人之大倫,這是圣人的話,可不是我杜撰出來的,只有假道學、偽君子才諱言之,其實私下里卻比誰都齷齪,朱喜可謂是道學的鼻祖了,‘存天理,’滅人欲’便是他的名言,可自己卻為名營妓與同僚爭風吃醋,大打出手,卒為天下笑?!?br />
    桑小蛾厲聲道:“別說了?!?br />
    風清揚不虞情話纏綿間,她競突發重怒,大是憚然。

    感到她綿軟的身子一陣抖顫,扳過她的臉,卻見她面容掇曲,痛苦之至。心下痛惜。歉厭道,“都是我不好,又惹你生氣了?!毙闹写y,或許朱喜是她的先祖,這段丑事他的后人自是避諱言之,自己當她的面大罵朱喜,豈非守著和尚罵禿驢,難怪她如此著怒了,想想不錯,便道:“其實朱老夫子人品道德文章俱為后世推崇,他老人家雖有這段傳聞,也未見得屬實,即便屬實,所謂‘圣人不貳過’,他老人家說不定便從此悟出人生真謗,而為一代理學宗師?!?br />
    桑小蛾苦笑道:“你莫違心贊甚朱喜夫子的了,他和我絲毫干系都沒有,他的名字我還是首次聽聞?!?br />
    風清揚說完那篇“朱喜頌”后,確是面如火熱。連自己都詫異自己作“翻案文章”競如是迅捷有力,朱老夫子地下有知,亦當心慰矣,待得聽完桑小蛾的話,直如一腳踏空,卻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先前那番話中哪一句能令她大發雷霆,直感匪夷所思。

    桑小蛾悠悠出神,半晌方道:“我身子已然給了你,索性把心也掏給你吧?!?br />
    風清揚聽她淡淡的話中竟似蘊含著極大的痛苦,忙道:“你的心就在這兒,我摸得到的?!蔽兆∷S滿柔軟的**,用力揉搓,希冀籍此打消她的念頭。

    桑小蛾呻吟兩聲,氣息漸促,摹然抓住他手道:“別鬧,我終須讓你知道我先前是怎樣的人!”

    風清揚嘆道:“過去的事只不是場惡夢,忘記它就是了,何必再提這些陳年老帳?!?br />
    桑小蛾感激道:“我知道你是憐惜我,可我若不說出來,你我總會心存芥蒂,我不要和你隔著心,再則,我若不對你說,以后絕不會對第二人講,世人只知有個**狠毒的千面妖狐,卻不知有個人間地獄中逃生出來的桑小蛾?!?br />
    風清揚聽她語意甚堅,不再阻攔,靜靜靜聽。

    桑小蛾道:“我祖上原在大元位居高官,京城被后降了朱元漳?!?br />
    風清揚道:“識時務者為俊杰,令祖又是棄暗投明,深明大義,想來必是青史有傳了?!?br />
    桑小蛾道:“你別混攪,我祖上雖也是天下知名的元室重臣,我卻恨死他了,當時為何不一劍鍘頸.再不舉家**,便將我媽殺了,也可免身后之羞?!?br />
    風清揚聽得毛骨慷然,不意她競恨她祖上未將她媽殺了,心地之毒駭人聽聞。

    桑小蛾續道:“我祖上降明之后,卻不愿作大明的官,執意回鄉務農,以了余生?!?br />
    風清揚道:“激流勇退,實屬明哲保身的上策,令祖必是勤參彈理,勘破權勢虛榮,了不起?!?br />
    桑小蛾氣得咬他一日道:“你溺混攪成不成,讓我說完,便是你聽完后嫌棄我、憎厭我,我也認了?!?br />
    風清揚柔聲道:“莫說你受盡人間萬苦,便當真是十惡不赦,我也一樣憐你、愛你?!?br />
    桑小蛾奇道,“你為甚要對我這般好風清揚道:“或許我們前生已訂了今生緣,逃都逃不掉的?!?br />
    桑小蛾面色一紅道:‘貧嘴?!毙闹袇s歡愉無比,道:“我說到哪了?都讓你攪忘了?!?br />
    風清揚道:“你說到令祖高風亮節,不愿登仕新朝,激流勇退,桂冠歸里了?!?br />
    桑小蛾道:“冠是掛了,里也歸了,只不過不是故里,而是幽幽地獄?!?br />
    風清揚雖早料知他祖上必無好結果,依然驚道:“怎樣了?”

    桑小蛾道:“朱元障說我祖上看不起他,一惱之下,將我家滿門抄斬?!?br />
    風清揚失聲道:“啊呀,你是怎樣逃出來的,喂,我明白了,必是有一武林異人,念你滿門忠良‘將你救了出來?!?br />
    桑小蛾雖在悲痛之余,也不禁撲哧一笑,按他一拳道,“專會瞎說白道,那時還沒有我呢,哪來的武林異人?”

    風清揚恍然省悟,國初距此數十年,那時哪會有尚小蛾,心下卻疑惑,他家滿門抄斬,她是怎樣出來的?

    桑小蛾續道:“宋元障覺得將我家刀刀斬絕猶不解氣,卻將我家年青女子抓去充為營妓?!憋L清揚登時恍然,自己先前那番話中,說朱熹為營妓爭風吃醋,是這般觸動了她心事,當下恨不得打自己十記二十記耳光。

    桑小蛾忽然問道,“你知道營妓是干甚么的嗎?”

    風清揚登時語塞,他看過不少宋人筆記,上面載有官家請客,營妓清舞倍酒,文人騷客亦與營妓流連唱和,傳為佳話,先前以為不過是舞女而已,現下卻知不對,隱隱猜得出來,卻實難說出口,心中已然作痛。

    桑小蛾自答道:“便是在每座宮營里輪番當妓女,讓那些滿身汗臭、豬狗不如的丘八發泄淫欲,朱元漳覺得如此羞辱他的對頭才算泄怒,這還不算,營妓生下的男孩去勢后作太監、龜奴,生下的女孩依然要作營妓,要讓這羞恥代代延續下去,永無止日?!?br />
    風清揚的肺幾欲氣炸,怒道:“豈有此理,一人有罪一人當,與他妻女何干。陰司中尚有六道輪回,他竟然……

    桑小蛾冷冷道:“就為這個,我從不信這世上有甚么天理、公道,有的只是人欲,他朱天子一句話,不僅定了我家世世代代的命運,還列為祖制,子孫萬代奉行,遭殃的非僅我一家,便是那些助豺為虐的所謂功臣,又有幾家逃過這命運。天道循環,因果報應倒是不錯?!?br />
    風清揚不敢相信世上竟會有這等慘無人道的事,巍巍廟堂之上,高居九五之尊的天下共主心地歹毒如斯。

    桑小蛾續道:“那時我媽年方十四,家破之時便欲自盡,卻被把守的人攔住,擄進軍營作了營妓?!?br />
    她停頓須央,身子忽冷忽熱,抖顫如秋風的枝葉,風清揚緊緊抱住她,道:“不要說了?!?br />
    桑小蛾苦澀道:“那種人間地獄的日子過都過來了,說說又有甚么?我媽媽自此便在每座軍營里輪轉,每日少則數十人,多則上百人,在她身上發泄獸欲,每天都要昏死數次,到得最后精疲力竭,縱想自盡亦已不能。

    “蝶蟻尚且貪生,在那種日子里,甚么節義廉恥、臉面自尊,早銷蝕得一千二凈,幾年下來也就安于屈辱了,那一年有了我,我卻不知生身父親是哪個丘八?!?br />
    她語音冷靜得出奇,似乎不帶絲毫感情,風清揚聽了,卻似一根根鋼針刺進肉里。

    桑小蛾道:“我長到三歲上,營里一位軍醫忽然大發奇想,要尋個人試驗他新研制出的毒藥,便將我要了去,我媽想與其將來與她一樣日日遭受淫辱,倒不如毒死了干凈,便一日答應。

    “不知是我天生命硬,還是那軍醫毒藥配的不高明,幾種毒藥入肚,卻越長越壯,那名軍醫興致上來,拚命研制更新更毒的藥,豈知越吃抗毒能力越強,到得八歲上已然百毒不侵,毒蛇、蝎子咬我一日,反被我毒死,再厲害的毒藥我也能拿來當飯吃?!?br />
    風清揚聽得膛目結舌,直感匪夷所思,世上怎會有毒不死的人?然則細思這五年中,她每吃一劑藥便過一番鬼門關,其間兇險之狀較之武林兇殺尤為驚心動魄。

    桑小蛾接著道:“那軍醫到得最后,實是智窮力竭,只得將我又送回那人間地獄。那些丘八根本不當我們是人,常常當著我的面淫辱我媽媽,人人都知我將來也是一樣,倒也不以為異。

    “到得十三歲上,眼見也要作營妓了,那名軍醫的一位師兄到了營中,聽他師弟說起這樁怪事,大為駭異,便花了三千兩銀子將我贖了出來,帶我離開了人間地獄?!?br />
    風清揚以手加額,連連為她慶幸,不禁問道:“后來怎樣?”話一出口,便知不妥,她后來的遭遇也會是極慘,便想甚么遭遇會比那人間地獄更慘,卻實實想不出了。

    桑小蛾道:“后來怎樣?我那時也只道逃脫苦海,豈知甫出虎口,又人獅吻?!?br />
    那道人將我帶到一座道觀,觀中有間密室,便將我關在那里,當天晚上。便破了我的童貞,競欲用邪法吸—取我的元陰。我自知必死,倒也不怎么恐懼,一任他擺布,豈知將養數日、竟爾平復,那道人也唑唑稱奇,他又想出另一招來,教我習練‘**吞陽**’一年有成后,他便帶各色武林人物與我睡覺,逼我吸取這些人的精血功力。然后將我全身穴道封住,施用‘采陰術’,將功力吸到他身上,如此循環往復,我竟又進了人間地獄?!?br />
    風清揚怒道:“這道人是誰?”

    桑小蛾道:“你不用費心,他已遭報應了。如是四五年的光景,我也記不清吸干了多少人的元陽,又轉輸到那道人身上。有時他騙不來人,便在我身上大逞淫虐,變盡了花樣折磨我、蹂躪我、那些丘八好賴還是個人,這妖道簡直不是人?!?br />
    她身子又一陣顫抖,忽冷忽熱有如發虐疾千般,顯是回思那些不堪回首的慘事。風清揚已然說不出話來,痛恨、驚訝、憐惜、情愛百感交集。

    桑小蛾須爽又道:“在我十八歲那年,妖道忽發奇想,欲將我元陰吸去,便可百毒不侵‘功力倍增。那天晚上,他將我穴道封閉,施用邪法,我原以為死期已至。不想那妖道惡貫滿盈,報應臨頭,居然弄個漆桶底脫,元陽走泄,一身精血功力倒灌入我體中?!?br />
    風清揚心內總算舒了口氣,桑小蛾道:“我僥幸脫生后,便去京中大營尋找媽媽,潛入大營后方知我媽媽熬干精血,染上色澇死了,我一氣之下下毒將整座軍營的人都毒死了?!?br />
    風清揚失聲道:“原來是你干的?!鼻靶┠昃焹勺姞I士卒中毒身亡,傳為奇聞,查了數年均無端倪,原來是桑小蛾下的手。

    桑小蛾道:“那妖道總算也做了點兒好事。傳了我武功、毒術,一則使我吸人精血的本領增強,二則好使我服服貼貼供他玩弄。我仗著這點技藝闖蕩江湖,不想江湖上的事我絲毫不懂、那些色鬼便打我的主意,我又何所畏懼,來者不拒,與每個人鬼混些時,騙他些武功,最后吸干他功力、送地上西天極樂去了。幾年下來,江湖上不知我姓名來歷,便稱我‘千面妖狐’?!?br />
    風清揚聽她說完,恍如自身從十八層地獄起遍受熬煎,即便是人間地獄亦無這般黑暗慘酷,心中叫道:“佛祖慈悲吧?!彼貋聿恍欧鸬?,此際卻虐誠向佛,只因除佛菩薩外再無可祈求者。

    向桑小蛾看去,看她雙目呆視,仍沉浸在往事中,受盡苦難的面容上隱隱若有圣潔的光輝,摹然間似已崩潰,跪俯在桑小蛾身上,埋首雙峰之間,低泣起來。

    桑小蛾撫著他的背,把**塞到他口中,如哄嬰兒狀。忽然笑道:“你毋須難過,我自小便咒罵天老爺瞎了眼,可我終究得能與你在一處,有這么一天的幸福,便讓我重下一回人間地獄我都情愿,天老爺還是開了眼了?!?br />
    風清揚泣聲道:“別說了,我真的受不住了?!彼昧ξ鄙P《甑?*,似欲將她體內的苦難都吮吸到自己身上,桑小蛾把他的頭靠在豐滿的胸上,撫著他的頭,百殷撫慰。

    兩人相擁相泣直至天明,起身梳洗,葛氏五雄早已收拾好早餐,專等二人食用,五兄弟雖然好辯成性,瘋話連篇,上下尊卑卻看得極重,不敢對二人有絲毫逾禮犯上的言行。

    風清揚日間思索桑小蛾身上邪功的致命缺陷,張宇初在授予他的雙修功序中,將道家雙修流派條分縷折,指出其各自缺陷所在,競無一完法,大概是損人利己以求長生,乃逆天行事,一時雖得其濟,到頭來卻如沙上筑樓,終會毀于一旦,功力愈高,死得愈慘,散功之時百脈崩絕,精血四溢,皮膚寸寸斷裂而亡,慘不堪言。似那妖道之“漆捅底脫”,倒是不幸中之大幸。

    苦思半日,竟爾找不出可以彌補桑小蛾功法的良策,憂慮殊甚。只得走進屋子,問桑小蛾那邪功法訣。

    桑小蛾正坐在那中毒姑娘床前,亦是苦思解毒之法,聽風清揚一問,白他一眼,瞪道:

    “小沒正經的,問這作甚?”

    風清揚道:“昨日我已察覺你體內真氣紊亂,元氣不固,長此以往,恐有崩脈之虞?!?br />
    桑小蛾攏攏鬃發,談然道:“我早就知道有那一天,人生難活百年,怎樣死都是死,死在刀劍下還是死在功法上,還不是一樣?!?br />
    風清揚道,“你把功法告訴我,或許可以找到解決辦法?!?br />
    桑小蛾笑道:“你不是想偷學吧?告訴你又有甚么,只是你可別練。這法子好玩到是好玩,卻是玩命?!北銓⒐υE說了出來。

    風清揚一聽,果真是邪門功夫,卻也尋覓不出對應的解法,桑小蛾道:“你別勞心費神了,便和這牽機百解百死丹一樣,無解,不過日后我不再用這法子害人,想來可以發作得遲些,哪天我享福享夠了,便將這身功力轉輸給你,也算我對你的報答了?!?br />
    風清揚返身便走,心中計儀已定,解治辦法并非沒有,將張宇初所授雙修功傳授她,兩人合練即可。只是他曾發誓不將此功法外傳,但為了救桑小蛾,也只得破誓了。至于遭天譴云云,也顧不得了,至多一并打入十八層地獄受苦,倒要免卻一番相思之苦。

    一日無話,到了晚間,風清揚走進房來,桑小蛾刻意修飾一番,宮裝艷絕,高鬃篷松,眉彎新月,一雙秀睜春意濃濃,似欲滴出水來,燭光下艷麗不可方物。

    風清揚在椅子上坐定,肅容道:“你跪下?!?br />
    桑小蛾楞然,道:“你又攪甚鬼來?”

    風清揚道:“你跪下便知?!?br />
    桑小蛾以為他要作甚房中秘技,倒也情愿,笑吟吟跪在他面前,道:“奴仆遵命?!?br />
    風清揚笑道:“叩三個頭?!?br />
    桑小蛾毫不遲疑,便叩了三個頭。風清揚拉她起來,道:“好了,適才我是代舅舅受你的禮,好代舅舅傳你一門絕藝?!闭f著模出一冊圖頁來。

    桑小蛾登感受騙,不依道,“好人,你讓我怎樣我便怎樣,便是天天給你跪拜叩頭也成,怎地弄出別的人來騙我,以后可不許這樣,不然我可要惱你了?!?br />
    風清揚笑道:“我怎敢平白無故受你的拜,舅舅乃當今天師,委實有通天徹地之能,你拜他幾拜也不冤梗。這卷物事你瞧瞧,管保你一看便放不下,那時便知我的苦心了?!?br />
    桑小蛾翻開圖頁一閱,嚇了一跳,連呼上當,風清揚笑道:“稍安勿躁,全部看完再說?!?br />
    桑小蛾只得耐著性子逐字逐句看,看過篇首總訣已然抨評心跳,自己以為所練的功夫乃是天下間獨一無二的秘法,不想早被張宇韌在此駁得體無完膚,直斥為邪魔外道,謂其功法為“飲鎢止渴”,害人害己,為害龍烈,乃是雙修流派十大禁功之首,只是功法本身構織精密,是以一時間收效甚巨,其害不顯,到得癥狀發作時,已然病入膏盲,無藥救治。

    這一段所述正與她現下狀況相符,饒是她早已有所察覺,卻不意已然一腳踏入鬼門關,不由得駭然汗下。

    張宇初接下筆鋒一轉,便到他所創治的雙修功了,自謂一生對房中穢技厭憎至極,是以在他治下雙修一派已趨絕滅。然則先賢創意,未必無由,多因后世,舍己從欲,逆天道而行,遂使流毒無窮、禍遍天下。身為道教之尊,不可不為之一雪恥辱,是以潛研深思,盡集各門功法于此處,付之一炬,創述完善法門于今朝,以待佳人,不單期頤可求,且可糾治各門之偏,可謂無上大道。

    桑小蛾于生死看得極淡,倒非勘破生死,而是所受苦楚太多、死倒是一種解脫,但與風情揚喜綿鴛盟后,求生之念頓切,自知命不久長,心中未嘗不惕懼交加,驟然得此金丹要鑰,當真驚喜逾恒,持冊的手不住顫動。

    待她閱完全書,掩卷沉思,良久道:“天師舅舅真乃神人也?!?br />
    風清揚笑道:“怎樣,我沒騙你吧!”

    桑小蛾臉紅道:“只是我入邪太久,不知還能否糾治過來?!?br />
    風清揚道:“靈驗與否,不試怎知,你只依功訣行事,其余均由我來?!?br />
    桑小蛾忽然道:“倘若不靈,豈非要累及于你。我看還是別冒這個險,咱們好生做幾日夫妻于愿已足,別鬧個樂極生悲反為不美?!?br />
    風清揚道,“偏你有懲多顧慮,一切有我,告訴你吧,我在這上面的造詣比拳腳兵刃上的造詣還深?!?br />
    桑小蛾啤他一口?心下卻已春意蕩漾,兩個滅燭登錫,依法修為。

    桑小蛾體內邪功作崇,兼且功法不熟,不多時便險象環生。幸賴風清揚功力深湛,功法精熟,數次化險為夷,渡過鬼門關。

    良久過去,方始將桑小蛾體內雜息馴服調熟,歸元固本,桑小蛾此時才略窺門徑,二人心意相授,均愿舍己從人,大收陰陽互濟之效。

    桑小蛾暗自慚愧,自以為襖席上的技法自己早巳至矣、盡矣,蔑以老矣,至此方知向上一路別有境地,回思以往,恍若隔世。大文學 www.babyidesign.com
最新網址:www.babyidesig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大俠風清揚》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大俠風清揚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大俠風清揚》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午夜爽爽爽男女免费观看hd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