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章 邂逅獲寶起禍端

大文學推薦各位書友閱讀:大俠風清揚 第01章 邂逅獲寶起禍端
最新網址:www.babyidesign.com
(大文學 www.babyidesign.com)    玉門關外,莽莽黃沙,浩瀚無垠,一片塞外荒涼景象。

    一人玉門關內,一股盎然春意拂面而來,草色青青,花綻蓓蕾,令人神清目爽,襟懷大暢。

    關內的甘涼古道上,一人策馬獨行,飽覽兩側無限春意,醒然欲醉,口中不禁吟出唐代大詩人王之渙的千古絕句:“黃河遠上自云間,一片孤城萬仍山。羌笛何須怨揚柳,春風不度玉門關?!毙闹懈锌畢采?,若非親身橫渡大漠,飽受黃沙狂風之苦,是很難切實體味到這千古絕唱的至深內涵的。此人便是一代劍豪風清揚。

    這一年是大明永樂五年,大祖朱元璋之子燕王朱棣起兵靖難,克平南京,逐走其侄建文皇帝,自己坐了金攣寶殿,是為成祖。太明帝國在這位雄才武略的皇帝手里,國事日張,頗有太平盛世的氣象。

    其時正值四月初,江南一帶早已繁花似錦,花香襲人了。甘涼一帶卻僅春意萌發,余寒未盡。

    久歷大漠的風清揚,身上著一襲貉皮輕裘,一劍一囊,蕭然入關。眉梢眼角似有愁思無限,郁悶難宣。連這宜人的春色也將之化解不開,心神似乎仍留在綿延逶逸的昆侖山脈,一任胯下青花聰信步而行。

    他不過二十出頭年紀,因他是一代大俠,武林盟主段子羽的唯一入室弟子,故爾未出道前,武林中人便送了他“華山一風”的字號,自是感佩段子羽高義,對其弟子禮讓二分。一時少年俊彥遍起江湖。名頭之響亮,位望之崇隆,卻無人敢與風清揚相比,無不艷羨他是天之驕子。

    如此而言,風清揚正當躊躇滿志,意氣風發,何以滿面憂容,愁眉不展?

    原來其師段子羽當年統師酉征,一舉蕩平明教。隨后便隱居昆侖山,退出江湖。倒未忘了他在華山派內的唯一傳人,托人捎來《獨孤九劍》劍譜,怕他武功一時難以大成,又將倚天劍送給他,作防身克敵之用?!捕巫佑鹬抡垍㈤啞毒抨幘抨枴芬粫?br />
    風清揚其時不過十一二歲,他幼失信恃,自小在華山派長大,段子羽收之為徒后,始嘗家人天倫之樂。視段子羽幾和位師母無異親生之母,孺慕愛念之情充溢胸臆。不意師父中途遙爾拋舍,懸想成疾,不勝孺慕思念之情。

    他八位師兄慌了手腳,百般譬喻勸慰,全不管用,只好哄他練成武功后,便放他下山尋師。

    風清揚自此日日苦練,段子羽在華山時,原將入門根基給他打得極牢,風清揚心無旁鴦,精修猛進,自是一日千里,五年中不單將華山派刀劍拳腳習得純熟,獨孤九劍亦有小成,他尋師心切,便于一日辭別師兄,跨馬出關。

    昆侖山脈綿延千里.要找師父所在地談何容易。他知道師父與昆侖派過從甚密,便尋到昆侖派中,不料昆侖派掌門“乾坤一劍”震山子對此亦殊為惘然.段子羽與他們也絕了音讀。

    風清揚幾乎踏遍昆侖山脈,毫無所獲、只得泱泱而返。然而在中原呆不上幾月,思師之念益切、便又出關尋訪。幾年里,他幾乎踏遍山涯海角.依然不遂,此次已是第三次出關而回了。

    摹然抬頭.馬已行至敦煌地界,暮色蒼茫.薄霧氤氳。便攬桷入城,尋家客棧歇息。

    歇至中宵,風清揚輾轉不能成寐。倚天劍忽然“掙掙”自鳴,風清揚一坐而起,心中惕然。運起內功細察周遭。除夜風吹動草木的瑟瑟聲響,了無異狀。他曾聽一些武林前輩講,一些久飲人血的神兵利刃往往于遇襲之前自鳴示警.風清揚對這類荒誕之言殊不在意,曬之一笑而已。不過現今倚天劍無故自鳴.委實古怪.不由得心下疑慮,睡意全消。

    想了半天,死自想不出個所以然來,暗道,“或許這神物通靈,與我一殷也思念起故主來了?!辈唤麚釀οヮ^,如對知己。稀噓不止。

    忽聽鄰房有些微響動,幾不可聞,風清揚心中警兆又起,尋思:“莫非真的有人要尋我的晦氣?”

    他身負《獨孤九劍》劍譜與倚天劍兩件至寶,若說有人覬覦謀奪,亦是情理中事。便調勻真氣,布滿全身。

    鄰房的窗子輕輕推開,一陣衣挾帶風聲傳來,跟著一人從窗中直翻到房頂,輕功已然頗具火候,接著一陣微細如貓的走動聲漸行漸遠,向北方而去。風清揚知道此人另有謀干,意不在己,全身松馳下來,心下釋然,好奇之心大起,便推開窗子,一躍而出,循著夜行人的蹤跡直追下去。

    風清揚的輕功乃是其師段子羽以《九陰真經》中的輕功相授,固爾華山派雖在武林中不以輕功見長,風清揚的輕功卻獨步武林,堪稱第一。

    片刻工夫,風清揚已和前面那人追了個首尾相接。前面那人或是心有要事,或是功力欠佳,被入侵至身后仍茫然不覺,繼續前行。風清揚興味彌增,緊鑷不舍,如影隨形,其間不過咫尺之距。

    續行出十余里,來至一座鄉宅前。前面那人摹然止步,風清揚不防。險些撞在那人身上,幸好他輕功已臻化境,急切中將身形一拔,直沖而上,落在宅前一顆茂密的老槐樹上。

    那人似乎發覺有異,回頭一望,四野茫茫,連個鬼影都沒有。心中不禁有些發毛,方才剎那間明明感到后面有人,莫不是撞到鬼了?一念及此,登時毛骨驚然,出了一身冷汗。

    風清揚隱身樹葉間,借著稀疏的星光一看,見是位四十多歲的壯漢,倒是素未謀過面。

    那人在門外遂巡須央,確定無人跟蹤,才舉手扣門。三長兩短聲過,大門吱呀一聲開了條僅容人過的小縫,那人忙不迭側身擠入,大門旋即關上。

    風清揚對各門派的**可毫無興致,見那人始終未發覺自己跟蹤在后,已然心滿意足,大感愉悅,便待下樹返回客棧。

    他身形尚未展動,忽聽高墻內“啊”的一聲,靜謐的夜里顯得格外恐怖,接著“你……

    你不是”的震驚聲,旋即“啊呀”一聲慘叫,風清揚無暇細思,仰身倒縱,躥進院內。

    卻見所跟蹤的那名壯漢橫尸院內,胸前血如泉涌,居然被人挖去了心臟,兩只眼睛仍睜得大大的,扭曲的臉上滿是恐怖、驚楞、詭譎的神色。

    尸旁站立之人不防又闖進一人,滿面驚詫之色,左手上仍托著一枚微微跳動的心臟。

    風清揚出道數年,武林兇殺之事并不少見,但如此殘忍的場面仍屬首次,厲聲喝道,“什么人?競爾如此辣手!”

    那人倒似被這一喝震醒過來,掂了掂手中的人心,獰笑道,“小子,你是什么人?敢對老子大呼小叫的?!?br />
    風清揚淡淡道:“華山風清揚,亮出你的萬兒來,我讓你死個明白?!?br />
    那人摹然一震,手中的人心滑落地面,風清揚這才看清這人兩手套著鋼爪,在月光下閃閃發亮,心中登時雪亮,冷笑道:“原來是鷹爪門的敗類,飛爪神魔范一飛,真是幸會?!?br />
    范一飛鎮定下來。笑道:“果然是名師出高徒,在范某人面前能如此鎮靜的.武林中還數不出幾個,好膽識,不過別人怕你們華山派,范某人可沒將華山派看在眼里,這幾年你仗著你師父的名頭唬倒丁不少人.今天范某揭揭你的底?!?br />
    風清揚怒氣填膺。嗆哪一聲掣出劍來。一道森寒的白光直沖范一飛咽喉奔去。范一飛嘲笑之態一斂,噓道,“果然有點門道?!鳖^頸一側避過此劍,反手一爪攻出。

    這一式“金龍出穴”甫攻至中途,劍氣已然襲向自己左頸,范一飛這一驚可非同小可。

    他原已算準風清揚這一劍招式已然用老,必得撤回劍去方能發出第二招。不料風清揚招式連環.勁力不斷。一擊無功,長劍橫削而至。饒是范一飛身經百戰,也不禁亡魂皆冒,端賴他臨敵經驗豐瞻,急切中身子前傾,直仆地上,就勢“滾地十八翻”,翻出十幾丈外。

    風清揚亦不窮追,撤劍冷嘲道:“怎么樣?又唬倒了一位。風某的萬兒就是這么闖出來的?!笨谥须m這么說,心中卻有說不出的辛酸,自做出道以來,大家沖著他師父的名頭,無不退避三舍,是以風清揚名聲雖響震武林,著實未經過正式大戰,精心練就的獨孤九劍幾乎成了屠龍之術,大有英雄無用武之地之慨。而今無意中遇到飛爪神魔這等對手,當真喜慰不勝,較諸得到奇珍異寶尤為可貴。

    飛爪神魔立定身形,心中羞愧交進,不意自己一念輕敵,競爾被打得如是狼狽,真是八十老娘倒繃嬰孩手中,兩爪一錯,進身遞招,銳意將風清揚挫于爪中,以雪一劍之辱。

    飛爪神魔原是鷹爪門數一數二的高手,后來不知何故反出師門,以一手飛爪絕技闖蕩武林,居然也無人能奈之何。

    霍霍聲中,飛爪神魔連攻出五爪,風清揚腳下倒踩七星,輕松裕如地化解開來,一劍挺出,斜刺飛爪神魔小腹。此際正是飛爪神魔舊力已斷,新力未生的當口,小腹又恰恰是空門所在,這一劍時刻,方位拿捏之準,妙到毫巔,獨孤九劍精華頓現。

    飛爪神魔不虞自己強攻之下,對方居然有余裕反擊,而且這一劍奇妙無方,無可化解,霎時間堪堪已抵小腹,無暇思慮,雙足一蹬,身子向后躥去。

    風清揚如影跟進,劍鋒始終抵在飛爪神魔小腹上,飛爪神魔魂飛天外,將輕功提至極處,連退五次,小腹上的劍鋒如附骨之蛆,怎樣也擺脫不掉。飛爪神魔大喝一聲:“?!?,身形候然止住。

    風清揚也聽話,旋即止步,劍尖穩穩地停在飛爪神魔的丹田要穴上,冷冷道:“你有何話說?”

    飛爪神魔昂然道:“姓風的,你要殺便殺,何故耍戲老子?范某技不如人,今日認栽,殺剮由你?!?br />
    風清揚笑道:“好,是條漢子,不過你的事自有鷹爪門出面清理,我還犯不上越組代苞。但是這件東西得讓我看上一看?!眲庖惶?,直劃過飛爪神魔胸膛。衣裳開處,一件物事挑在劍尖上,夜風中嘩嘩作響,原來是一本薄冊。

    飛爪神魔面色大變,一爪遞出,便欲搶奪,風清揚劍尖一抖,那本薄冊已取在左手,腳下一飄,連避過飛爪神魔的兩爪,喝道:“范一飛,你好歹也是號人物,怎么出爾反爾,食言自肥?!?br />
    飛爪神魔情急之下攻出幾爪,一聞此語,登時沮喪,面色如土。知道再攻下去也自討無趣,恨恨道:“罷,罷??赡阌玫氖鞘裁磩Ψ??華山劍法可沒此威力?!?br />
    風清揚昂然道:“便是恩師所授的獨孤九劍?!?br />
    飛爪神魔面色轉和,嘆道:“原來如此,在獨孤九劍下落敗,我飛爪神魔也不算冤了?!鞭D身沖出門外,片刻間已然不見。

    風清揚急道:“喂,站住?!眳s哪里來得及。原來風清揚在與飛爪神魔交手時、見他胸中隱隱鼓起。還當是什么好玩的暗器,便挑出來觀瞧,哪知竟是幾張發黃的廢紙,好生失望,本來便欲擲還于他,可一見列范一飛情急的樣子,又覺得好玩,要故意急急他,哪知范一飛竟一走了之。

    借著月光,看封面上有四個古篆“葵花寶典”,心中暗道:“胡吹大氣?!狈_一頁,定目觀瞧,赫然大驚,上面寫道“華山岳肅、蔡子峰手錄”。忙忙跪倒,祈禱道:“兩位祖師爺恕罪則個,再晚弟子風清揚無知冒犯?!痹瓉碓烂C、蔡子峰乃華山兩大祖師,現今華山弟子泰半是這兩人的嫡系所傳。

    風清揚戰戰兢兢又打開一頁,卻見又一行大字‘此物乃不祥之物,后代子孫敢偷看私練者,殺無赦!段子羽書?!憋L清揚見是恩師親筆手渝,如睹師顏,砰砰扣了幾個響頭,口稱:“弟子遵命?!睙釡I已潛然而下。過了片刻,心情平復,腦子卻不靈光了。付思道:

    “此書既是兩位祖師爺所書,自是留與后代弟子參看研練的,何以恩師卻立下這么一條嚴規?”有心欲一覽后面究竟,可想到段子羽的嚴渝,不禁打個寒感,忙不迭將書合上,惟恐一不小心偷看到一字半句,有違師命,那只有引劍自裁了。

    但此物畢竟是華山派祖師所留之物,風清揚亦不敢舍棄,將之收藏懷內,心道,此事只有回山請掌門師兄定奪了。

    其時天已破曉,晨曦初上,風清揚返回客棧,稍事休息,便欲束裝上路,忽有人登門造訪,風清揚甚是詫異,來人竟是丐幫傳功長老,暗自思惟,此老索來坐鎮丐幫總壇,怎會忽然到這僻遠邊睡,莫非是丐幫在此有大的舉措?

    傳功長老莊夢蝶年僅三十出頭,卻是罕見的武學奇才。弓幫至此已式微百年,不單人才凋零,許多博大精深的武學也失傳殆盡。丐幫僅以人數之眾雄踞幫會之首。到了莊夢蝶手中,短短十年里,丐幫有如異軍突起,雖未能盡復舊觀,卻也令武林各派刮目相看,不敢等閑視之。

    莊夢蝶一見風清揚,便哈哈笑道:“風公子,果然是你。我還以為傳言有誤呢,風公子俠駕何以逗留此處?”

    風清揚微笑道:“莊長老貴人事忙,不會是專程尋我敘舊吧?!?br />
    莊夢蝶面色一紅.打個哈哈道,“風公子真是快人快語。本座為點公事來此。不想與風公子相遇,真是他鄉遇故知,來,你我兄弟先去喝上幾杯?!?br />
    風清揚見他面色陰晴不定,欲言又止的樣子,似乎頗有難言之隱。大感匪夷所恩。況且自己雖佩服莊夢蝶的武功才干,卻對他總有種莫名其妙的反感.平素極少往來,根本無交情可言。見他此際大套近乎.心中忽起警覺,道:“莊長老有事何妨直言?!?br />
    莊夢蝶臉色又變了幾變,沉吟片刻??嘈Φ溃骸斑@,這事委實不太好說。恭敬不如從命,我就直說吧。昨天夜里敝幫設在此處的一處分舵被人挑了??捎腥丝匆婏L公子從分舵中出來……”

    風清揚訝然道:“什么?那座宅子就是你們的分舵,可里面空空蕩蕩,一個人也沒有?!?br />
    莊夢蝶道:“那是被高手盡數殺了,本座原是趕往那里的,昨夜卻被幾名蒙面高手纏擾了一夜,清晨趕至此處才知兇耗?!?br />
    風情揚見他目光中隱含敵意,而且言語中亦頗示懷疑,心中忿然,強笑道:“莊長老不會是說風某挑了貴幫的分舵吧?”

    莊夢蝶攤攤手,笑道:“按說斷斷無此可能,可風公子深夜為何闖入本幫分舵,又與敝幫兄弟遇害時辰相差不多,此事著實費解。風公子可否有個合事的解釋?”

    風清揚渾不在意,道:“華山、丐幫世代交好,我無緣無故,挑你一所分舵作甚?”

    莊夢蝶笑容盡斂,語含機鋒道:“這就叫欲令智昏。風公子當然是見寶起意,才下如是辣手。這寶物想必還在風公子身上,尊駕如必欲示人清白,可否讓在下搜上一搜?”

    風清揚摹然醒悟,才知自己稀里糊涂地成了替罪羊。捉賊捉贓?,F今贓物在自己身上,縱然滿身是口也難以剖白清楚,索性死賴不認,看他能奈已何。當下斷然道:

    “我說沒傷貴幫的人,也沒拿過貴幫的東西,你信也罷,不信也罷,要想搜風某的身,除非先斷風某的頭?!?br />
    莊夢蝶笑笑道:“這倒不敢?!焙蛉灰贿M身,當真如兔之脫,迅捷無論,探爪向風清揚懷中抓去。

    風清揚怒喝:“大膽?!钡挂材┝纤f打便打,連句場面話都沒有,殊不符一派宗匠之風范。

    其實莊夢蝶也有說不出的苦衷,華山派十幾中來實力大增,聲望已臻頂峰,幾乎大有凌越少林、武當之勢,莊夢蝶若非迫不得己,委實不愿樹此強敵,是以只求偷襲得手,掣寶遠引,日后再尋找機會化解這段梁子。華山派雖然勢大,究是名門正派,不會恃強凌弱,置武林道義于不顧。

    手指堪堪探到風清揚胸部,風清揚急切里不及拔劍,猛吸一口氣,胸口陡然凹進寸許,莊夢蝶這一手志在必得,是以出手前方位、力道計算奇準,沒想到風清揚內功精湛到如此境界,一念不及,精心策劃好的一手便走空了。

    風清揚借此毫發之機,拼指作劍,刺向莊夢蝶眉間“祖竅”穴,莊夢蝶心中叫苦不迭,知道惟一不大動干戈的機會失去了。他熟知風清揚“獨孤九劍”的威力,自己如退守一招,二十招之內不會有反攻的機會,一旦風清揚拔出無堅不摧,利可斷發的倚天寶劍、自己難操勝券。況且風清揚輕功絕佳,若被他先行一步逸出,再想捉他可就難于上青天了。是以不守反攻,一式降龍十八掌中最具威力的“亢龍有悔”發出,走的是兩敗俱傷的路子。

    風清揚劍指攻至中途,已感到莊夢蝶掌力襲體,他可不想毫無來由地與人拼命,身子一側,避開掌力正面,劍指攻向莊夢蝶腕上“外關”穴。

    兩人掌劍相攻,窒時間交換了十余招,誰也無法使全一招。風清揚倒不覺什么,獨孤九劍原本無招式可言,其精詣要旨便是攻敵所必救,風清揚這十幾劍是見招化招,使得酣暢淋漓,太快胸臆。莊夢蝶卻是愈打愈心驚,一年前,他曾見過風清揚與人過招,雖然奇妙,但自付自己十招之內足可奪下他手中之劍,哪知十幾掌過后,風清揚愈戰愈勇,劍法增進了一個境界;大感匪夷所思。

    其實風清揚的劍法較一年前并無兩樣,只因獨孤九劍的特點是,遇敵愈強,劍法能發揮出的威力愈大,若對手平庸,反倒看不出這套劍法的精奧秘蘊,正如大水漂物,抗力愈強.沖力愈大,但這一點連風清揚自己也不盡知,更不足為外人道了。

    可是二十幾招過后,雖然誰也未占上風,一個意外的場面出現了.降龍十八掌乃至剛至猛的武學,莊夢蝶雖未能將之盡善盡美地使將出來,但每一掌發出,內力均洶涌而出。風清揚避其鋒芒,腳下連連錯步換位,不知不覺間已被逼出一丈開外;風清揚醉心于化解莊夢蝶的掌法,死自無知無覺,仍以指代劍,頻攻不已。劍法雖然精絕。卻忘了還未練到師父那般凌虛出指的功夫,徒然擺樣子而已.毫無克敵制勝之力。

    莊夢蝶乃是聰明絕倫之人,這等情形哪里看不出。但風清揚的師父段子羽乃大理一陽指的唯一傳人,以指力稱雄一世,是以莊夢蝶以為風清揚是故示怯弱,好于自己無備中突下殺手,也不敢過于猛攻。待十招過后,才斷定風清揚指力尚弱,不禁心中狂喜,吐氣開聲,左掌一園,右掌穿出,直踏洪門而進,攻出威猛無窮的“亢龍有侮”。

    風清揚劍指刺出,正是“亢龍有侮”的薄弱處,這一招如持劍在手,自能破穿掌風,將莊夢蝶串在劍上??蓜χ复坛?,猶如刺在一塊鐵板上,這才恍然醒悟。性命交關,浸淫十幾年的“九陰真經”心法派上了用場。身子滴溜溜一轉,于間不容發之際橫移了三尺,宛如先前使站在那里一般。這一式“移形換位”當真神鬼難測,其奇妙深奧,變化無方無言可喻。

    莊夢蝶偷襲,猛攻均未奏效,已然動了真火,“飛龍在田”、“神龍回首”,連環發出,每一掌均貫注全力,必放置風清揚于死地,只要奪得寶典,其他利害成敗便也無暇顧及了。

    風清揚死里逃生,連自己也不明白怎么施出這一式身法,得脫大厄,心中悸然,閡身冷汗。此際背對強敵,無暇拔劍還招。腳下錯步換位,身軀如風中之葦,左折右擺,說不出的詭異丑怪,卻堪堪避開了莊夢蝶這必殺的兩掌,莊夢蝶探身而上,提掌續發,掌雖推出,胸口忽感一窒,真氣居然不能運轉自如,登時如一桶冰水灌頂。

    這降龍十八掌雖然威猛無恃,但使將起來所耗真力甚巨,只因對付等閑之輩,一兩掌內便可解決,是以鮮少有真力不繼之患。莊夢蝶前十幾掌被風清揚逼得換招不迭,已然影響氣機流傳,但他內功純厚,一時未感其弊。后十幾掌全力發出,真力所耗過半,他又無暇調息蓄氣,實已近強努之末,是以這一掌眼看便可得手,真力卻發不出來。適才他欺風清揚指上不能凌虛發力,不想自己也遭此厄.當真報應不爽,厘毫不差。

    風清揚此時猶背對莊夢蝶,也不知發生何事,一感無掌力逼迫,不逞細想,嗆然拔劍,反手僚出。莊夢蝶臨敵經驗豐富,一感有異,迅即后躍,真氣一窒后便復周轉自如,饒是他見機早,退得快.仍被風清揚一劍破腹而過,長衫中開、從腹至頸被劃開半分許的口子。

    風清揚這一劍亦是留盡全力,胸中氣血翻涌,已無追敵之能,柱劍于地.吐納調息。莊夢蝶自二十歲上以武功奪得傳功長者后。所向披靡.等閑宵小之輩從未在他手下走過五招,便是與各大門派一流好手切磋技藝,也從未屈居下風.不想竟敗在風清揚這稚子手中。即使他是段子羽的高徒。莊夢蝶也深感奇恥大辱.對于這可能破腹開膛之劍倒視之漠然了。試一凋息。真氣只余二四成了。再望望風清揚手中的倚天寶劍。知道今日萬難一雪恥辱了。心中憤怒至極,忿然道:“徒仗寶劍之利,算什么英雄?”

    風清揚調息已畢.回敬道,“偷襲暗算,也算不得好漢?!毙南聟s也傾佩莊夢蝶技藝之精純,應變之迅捷,回思方才交戰場景,暗嘆僥幸。莊夢蝶取出金創藥.撕下衣裳,將傷口包扎停當,這點皮肉之傷他自不會放在心上。欲舍風清揚而去,又實在心有不甘,想想道:

    “風清揚,你若是有種,放下寶劍,咱們拳腳上分高低如何?”

    風清揚哈哈笑道:“莊長老,在下素來想做什么便做什么,既不受人逼迫,也不吃人激將,你干脆別費心思了?!?br />
    莊夢蝶見此計不售,一時間倒真沒什么法寶了。正在挖空心思,攪盡腦汁地盤算著,忽聽門外靴聲囊囊,人聲鼎沸,一人道:“莊長老,真的在這兒嗎?”幾個人搶著道:“就是這兒?!薄皫椭?,沒錯,莊長老的記號還標在這兒呢?!鼻f夢蝶又驚又喜,暗付,幫主怎會親自來了?可巧這兒正少人手。

    霎時間門內涌進十幾人來,當先一人雖然衣裳上打有幾塊補丁,卻盡在不顯眼之處,四十許人,中等身材,肥肥胖胖的伊然是位中年發福的小財主,周身上下全無一點武林高手的跡象,眼泡浮腫,眼神渾濁,倒似酒色過度,精力不足。

    風清揚看得目膛口呆,絕不敢相信這便是大名鼎鼎的丐幫幫主一一—神龍解風。

    莊夢蝶躬身行禮道:“屬下恭迎幫主大駕?!?br />
    解風擺手道:“免了,莊兄弟,你我兄弟何須客套,胰,你怎么弄成這副樣子,誰有這么大的道行讓莊兄弟掛彩了?”

    莊夢蝶道:“屬下辦事不力,奉職不稱,正要向幫主請罪,咱們丐幫栽在華山派手里了?!?br />
    風清揚怒目道:“姓莊的,你我過招,與丐幫、華山無涉,你莫蓄意挑拔兩派關系?!?br />
    解風看看風清揚,大惑不解道:“這個是誰?莊兄弟莫非是被他所傷?”

    莊夢蝶道:“凜幫主,這便是華山一風……風清揚,段子羽段大俠的高徒?!?br />
    解風聞言一憎,上下打量了風清揚幾眼,笑道:“原來是風兄弟,本座忙于幫中俗務,少在江湖走動,風兄弟的大名真是如雷貫耳,心慕久矣,今日幸會,當真見面勝聞名,咱哥倆親近親近?!鄙斐鍪謥?,便欲走近。

    風清揚劍尖一挑,喝道:“別過來,風某無意高攀?!?br />
    解風心中溫怒,以他的身份地位,主動與風清揚攀交,已是屈尊降貴,不意對方竟以兵刃相向。丐幫其余幫眾也無不怒形于色,義憤填鷹,但幫規善嚴,解風未發話,旁人也不敢有所異動。

    解風皺眉道:“莊兄弟,你和風兄弟有什么大不了的過節,弄到這步田地,華山、丐幫世代交好,段子羽段大俠又有大功德于武林,即便小有過節,也當看在段大快的情分上一笑了之,怎么能難為風兄弟?”

    風清揚聽了這幾句話,大感受用,暗道:“人不可貌相,解風看來雖平庸,處事卻大有一幫之主的氣度?!?br />
    莊夢蝶苦笑道:“幫主,人家把咱們的分舵都挑了,寶物也奪去了,再要容讓,丐幫就得向華山俯首稱臣了?!?br />
    解風一震,搖首道:“分舵的事我已略有所聞,可斷斷不會是風兄弟所為,段大俠的傳人焉能作此滅絕人性的事?莊兄弟,你再仔細訪察清楚,這其中必有誤會!”

    莊夢蝶佛然道:“幫主,您若信不過我不妨另查,現今贓物還在那小子身上,他又是昨夜進出分舵的唯一一人,不是他會是哪個?”

    解風知莊夢蝶不僅武功超群,而且足智多謀,精明干練,是以自他任傳功長老后,便委以腹心之寄,事無巨細。咸交由他處理,自己躲進溫柔鄉里,盡享人間至樂。聽他如此說,不由不信,卻又感到匪夷所思,兩件風馬中不相及的事居然連在一起,一時狐疑不決。

    莊夢蝶續道:“幫主若不信,可以搜他身上,寶典若不在他身上,屬下自刨謝罪?!?br />
    解風笑道:“莊兄弟何必如此言重?”轉頭對風清揚道,“風兄弟,這也是不得已之事,你體諒一下老哥哥的苦衷,讓我搜上一搜,隨后老哥哥向你賠罪如何?”

    風清揚昂然道:“不行。風某頭可斷,身不可搜?!?br />
    丐幫掌缽龍頭、執法長老再也忍耐不住,喝道:“狂妄無禮”“不識好歹”。莊夢蝶冷笑道:“人家自以為武林第一,連我都栽在人家手底,當然更不會將丐幫放在眼里,兄弟們,列陣拿下?!?br />
    丐幫向來是莊夢蝶發號施令,解風極少露面,伊然是太上幫主,莊夢蝶倒是實際的幫主。兩名長老和幾名分舵主聞言之下,不待幫主渝示,一擁而上,列陣將風清揚圍在核心。

    解風躊躇道:“這……這樣好嗎?”

    莊夢蝶笑道:“幫主萬安,華山雖強,咱們丐幫也不是好欺負的,況且他們劫寶殺人,置武林道義于不顧,這江湖上畢竟還有公道可講吧,以后的事屬下會措置停當,幫主您就別為這些俗事煩心了?!?br />
    解風索來信重莊夢蝶,言聽計從,視若智囊,自己反倒無甚主見了,但此事總覺頗為不妥,欲加阻止,那邊刀、劍、棍棒之聲鏗鏘叮當,不絕于耳。只得嘆息一聲,靜坐壁上觀了。

    執法長老率先發難,一條桿棒使出打狗棒法,風清揚數次欲仗寶劍之利削斷他手中法杖,均被他以輕靈的招式避開。執法長老使出打狗棒法中“沾”“挑”“抹”“拌”諸般法訣,棒頭使得靈蛇也似,招招不離風清揚周身大穴。

    風清揚霎時間十幾劍刺出、盡皆落空.掌缽龍頭與八名舵主已合圍上來。掌缽龍頭右手一柄小錘敲擊左手的銅缽.唱起蓮花來落來,隨著他嘶啞蒼勁的嗓音,十人游走起來,傳功長老正斗在熱鬧處.聽缽聲一響。眉頭一皺,卻也無可奈何,猛攻二棒.退身游走。

    風清揚摹感心頭一陣冰冷,丐幫只有遇到生死強敵或面臨存亡絕續關頭才肯亮出打狗陣來.自己無論是勝是敗,都將與丐幫結下不死不休之過節,縱然自己死在陣中,華山派也不免要與丐幫持個派毀幫亡。他武功雖高,江湖歷練卻少,面對如此重大的抉擇關頭,不禁全身微顫,不知如何才好。

    掌缽龍頭見他面色茫然,似有懼意,小錘重重一擊,霎時間,刀劍缽棒齊向風清揚身上招呼。風清揚摹感呼吸一窒,周遭風聲烈烈,如驚濤怒浪般襲來,想已不想,劍式掄圓,只聽得,“叮當”“轟隆”之聲大作。

    十人中有八人兵刃被削去半截,掌缽龍頭的銅缽較短,執法長老早有戒心,免卻此厄,其余八人激斗之下,忘了風清揚手中所執乃是削鐵如泥的倚天寶劍,兵刃被毀后急急后躍,可屋室狹窄,薄薄的泥墻登時現出幾個大洞,有一名舵主用力過猛競爾從洞中直飛出去。霎時間塵土飛揚,雅賽似農莊的打谷場。

    風清揚大喝一聲,直向執法長老沖去。執法長老見其勢頭兇甚,不敢櫻其鋒芒,側身避開,手中法杖避實就虛,疾點向他足踢幾處大穴。情知自己只消纏上他三招兩式,陣式即可復原。哪知風清揚身子一轉,于疾進中如旋風般掃向掌缽龍頭,執法長老一棒失了目標,險險將助攻上來的一名舵主挑翻。

    掌缽龍頭急切里左手缽直擊風清揚面門,右手小錘打他小腹氣海穴,左右各有一名舵主搶上前來半截兵刃攔格風清揚的寶劍。殊不知風清揚這一式居然也是虛晃一槍,身子摹然后退,腳下如同踏了滑輪,人影一閃,已到了一名舵主面前。這人還未作出反應,已被風清揚一掌打得飛將起來,執法長老正欲上前纏斗,見狀只得伸手將這名舵主接任。

    風清揚趁此良機,身形一矮,從半人多高的洞中鉆了出去。莊夢蝶在旁跌足長嘆,不想最有把握的打狗陣被他幾招便鬧得人仰馬翻,固然是料敵不足,但風清揚這幾式候進候退,如鬼如魅的身法更令他目瞪口呆,自愧不如遠矣,雖久聞風清揚輕功絕佳,卻不想他技精一至于斯。

    風清揚一出洞口,得見天日,真有如猛虎歸山,魚人大海,見先前摔出來的一名舵主正向里鉆,童心大起,候然欺近身去,喝道:“進去吧?!币挥洝氨材_”湍在厚厚的臀上,那人登時“哎喲”一聲,如騰云駕霧般飛了進去,風清揚聽著里面慌亂聲,心中樂甚,不敢多加逗留,展開輕功,一躍上房,跨街越巷,直向城外逸去。待得莊夢蝶等追出房來,早已鴻飛冥冥了。

    一氣趕至城外,風清揚微微輕松,剛剛止步,忽聽背后一聲嬌呲:“小賊看劍!”風聲諷然而至。

    風清揚一驚,身子一扭,劍從肋下擦過,忙飄身移開三步,卻見面前站著一位十六七歲的紫杉少女,正持劍對著他,一雙澄澈秀美的雙睜正訝然地望著他。

    須央,紫衫少女冷哼道:“果然有點兒道行,不過遇著本姑娘,可就流年不利了?!闭f話間,哩哩哩哩刺出四劍,倒也攻守兼備,法度謹嚴,頗具大家風度,但在風清揚眼中,實在算不上高明,腳跟不動,身子幾扭便輕松避開。

    紫衫少女“咦”了一聲,復大怒道:“小賊,竟敢蔑視本姑娘,拔出劍來,讓你死得心服口服?!?br />
    風清揚啞然道:“姑娘,我可沒招你惹你,你干么一劍又一劍的刺我,若非有點道行,早被你刺穿了七八個窟窿,真是死也不服,變了鬼也要找你來問為什么?”說“著嘴一張,舌頭一伸作出鬼臉來,臉上的肌肉扭動、顫跳,真有股陰森、詭怖的氣氛。

    那少女猛然間見到這副“鬼”容,唬得倒退了一大步,持劍的手微微有些發抖,道:

    “你,你別嚇我,本姑娘什么也不怕?!?br />
    風清揚她面頰泛青,兩足發軟,分明怕到了極點,卻仍硬撐著門面,心里總算出口惡氣,葛地里念頭一轉,“啊”地一聲慘叫,身子直挺挺飛起來,疾撲向紫衫少女。

    紫衫少女只感眼前一花,那張恐怖至極的鬼臉已然貼到自己鼻子上,登時眼前一黑,直挺挺躺了下去,連叫都沒有叫出聲來,風清揚一進便退,定目一看,心里大叫糟糕不迭,這玩笑要鬧出人命來。當下忙躍至她身旁,一摸脈息,知是驚嚇過度,暈厥過去。心中氣苦,思忖道:.“我真是流年不利,怎么碰上這么多冤事。

    四下望望,四野豁如,遠處不時有行人走過,無法施術搶救,又不能一走了之,棄之不顧,只得兩手托起那少女,大搖其頭道:“我這小賊又得改行做做采花大盜了?!蹦_下如飛,向北擇無人處行去。

    不多時,來至一片樹林旁的小溪邊,將少女扶坐面前,右手貼住她背心靈臺穴,輸送內力過去。盞茶工夫,那少女“哇”的一聲,吐出一口痰來,悠悠醒轉。

    風清揚長出一口氣,嘆道:“好了,女俠,到別處去捉小賊,行俠仗義去吧?!?br />
    那少女聽著他的聲音。便想到那張鬼臉,余悸未消,心頭仍突突亂跳??梢桓械奖澈竽菑垳嘏氖终?,便知自己上了惡人的當,這分明是人,青天白日下哪來的鬼,立時羞怒交迸,一轉身“啪”的一聲,打了風清一記耳光,聲音清脆,掌法熟極而流,較之劍法高明多了,顯是平日訓練有素,擅長此道。

    風清揚哪料有此一變,被打得七葷八素,有生以來倒是頭一遭挨巴掌,心頭怒極,伸手便欲拔劍,一望到那少女冷然無畏的眼神,登時如泄了氣的皮球,緩緩站起道:“我嚇了你一下,你打了我一掌,兩下扯平了?!迸e步欲走。

    那少女打過之后便自悔孟浪,卻也泯然不懼,待見他怒氣頓消,輕松裕如的樣子,心中好生過意不去。想要說些什么,又殊難啟齒,更拉不下臉面來,風清揚已走出數步,她忽然覺得受了天大的委屈,哇的一聲痛哭起來。

    風清揚有心一走了之,但聽著那如位如訴的哭聲,終究硬不下心腸,趕回來問道:

    “喂,你怎么了?哪里不好受嗎?”哪知不問還好,一問那少女哭聲更猛,淚珠滂沱,有如天崩地訴一般。

    風清揚真如一口咬了個刺猥,吞也不是,吐也不是。獨孤九劍能破解天下各門武功,各種兵器,獨獨于對付女孩子的眼淚這一招未載,即便獨孤求敗復生,對此怕也一籌奠展。風清揚更是對少女心事一竅不通,華山派雖有幾位女弟子,卻都是風清揚的晚輩,平素見到他都是恭謹有加,斂手低眉,風清揚更是昂首挺胸,拿足了小師叔的駕子,惟恐這些女弟子會看輕自己。此際搓手頓足,無技可施,只有浩嘆乏術。

    那少女本不為什么,哭了一陣便也好了。見他焦的如焚的樣子,噗味一聲笑出聲來,兩手張開,臉上雖仍有淚珠滾動,卻笑靨如花,陽光下艷麗不可方物。

    風清揚看得瞠目結舌,橋舌不下,大感匪夷所思。少女嬌聲道:“看不出你這小賊倒有點良心,是剛出道兒的吧”

    風清揚苦笑了笑,心里卻在罵自己。今天莫非是撞著鬼了?換了別人,敢罵自己一句,早已拔劍料理了,如今偏生硬不下來。

    那少女凝視他片刻,哪知他腦中想什么,輕聲道:“喂,你今后別干這一行了,以你的身手,大可有一番作為?!?br />
    風清揚聽她語聲甚是關切,記憶中只有師父,師娘這樣講過,情動于中,心一酸,直欲落下淚來。那少女更覺自己所料不差,惻隱之心大發,柔聲道:“我知你或許有不得己的苦衰,只要你能改過,我保證沒人會找你麻煩的?!?br />
    風清揚見她武功雖不入上乘,這番話卻誠摯懇切之至,一雙秀陣中更充滿期待與鼓勵,大是感激,霎時間倒真愿自己是個小賊,在這位大姐姐面前仟悔前過,緊忙搖了搖頭,暗道:“這是怎么了?再要被她歪三瞎四地纏夾下去,非走火入魔不可。

    那少女會錯了意,急道:“真的,我不騙你,誰要再欺負你,除非,除非……”聲音漸漸低下去,“除非他先殺了我”

    風清揚直欲捧腹大笑,可一見那少女低下去的頰漲紅如火,語音雖低卻極為堅決,只得強壓住,惟恐笑出聲來,傷了這姑娘的心;募地里又感一陣悲涼,自己幼失估恃,只有師父、師娘待己最好,百般呵護,如父如母,可不到幾年便遂爾拋舍,派中師兄弟雖然情誼甚篤,可感覺上遠不及這位素不相識的姑娘來得這般真切。

    那少女見他臉上又哭又笑,古怪之極的神情,還道他心中天人交戰,抿然一笑道:

    “喂,我還有事。你今后如有麻煩,持這把短劍找我?!闭f著,遞過一把短劍來,神態甚是羞澀。

    風清揚只覺一陣心慌意亂,接過短劍,那少女裙袂飄飄、香澤拂拂,如朵紫云般冉冉遠去。風清揚目送她漸漸逝去的背影,悵惆久之,隨手把那柄短劍揣入懷中,邁步向大路上行去。走出十余里,后面傳來一陣疾如驟雨的馬蹄聲,回頭一看,見一人一騎疾馳而來,這才想到將馬留在那間客棧了,累得兩足受罪。那馬片刻間已至面前,馬上人勁裝結束,背插單刀,打馬狂馳而過。風清揚心中忽發奇想,縱身一飄;神不知,鬼不覺間己乘上馬背。

    那馬神駿非凡,雖多了一人,疾馳略不稍減,馬上豪客更是茫然無知。風清揚坐了一程,覺得面前這人遮住視線,好不氣悶,可若一掌將他打將下去,又來免于心不忍。想了一想,便在那人頸上吹口氣,那人一驚,摹然回首,風清揚先“啊”的一聲,作出驚愕欲絕的樣子,那人“砰”的一聲,倒栽下去,這才“啊呀”叫出聲來,卻是一只腳掛在馬蹬里,被馬拖行了幾十米,連聲大叫“救命”。

    風清揚伸手將他腳拉出來,大聲道:“是你自己不慎,摔下馬去,可與我無關,我上來是為了救你??刹皇菗屇愕鸟R?!逼鋾r馬行甚速、風清揚說話間,已馳出好遠,他也不管那人是否聽見,自得其樂他說完,連自己也相信就是這么回事。

    在馬鞍上坐穩身形,兩邊景物疾閃而過,頓感胸襟豁如,回想這半天來的事,恍如夢寐一般,摸摸那本薄冊還在,不禁詫異丐幫何以為了這幾張紙而大費周章,不惜傾幫而出?雖有好奇心,但憚于恩師的禁令,連多摸上一摸都不敢。手癢之下,便摸出那柄短劍來把玩。

    拔出劍來仔細端詳,卻見劍脊上刻著三個蠅頭小字,風清揚眼力奇佳,一入眼便看清是“慕容雪”翻過來又一行小字“江南第一家”。

    風清揚凝神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武林中何時冒出個‘江南第一家”來,但這慕容雪想必是那姑娘的芳名。想到她誤認自己作小賊及那番苦口婆心的勸侮,既感好笑復又感激,沒想到偶爾做把小賊也很好玩的。想到那句“誰要欺負你,除非先殺了我’、,更是蕩氣回腸,心神激越,愈想愈感意味無窮,不覺想得癡了。

    正陶然微醉處,馬已馳入酒泉城。風清揚見路上行人甚多,不敢大意,緊勒絲經,惟恐馬一撒起性子來,踏傷了行人。

    這馬倒也雅馴,一入城中,便自放慢四蹄,“得得得得”地踏著碎步,徑向城心而去。

    風清揚因身懷重寶,不欲招搖。本想揀家小飯鋪喝上十幾碗酒,歇息一陣便兼程趕路,絲緩一勒,那馬“希幸幸”一聲長嘶,卻不停住,自管行走,風清揚連勒幾次,都是如此,心中大奇,索性放開絲纓,看它究竟去往何處。

    不多時,轉過兩條巷子,那馬直奔城中最大的望仙酒樓奔去。風清揚心中樂甚,不想此馬與自己倒有同好,居然也是酒中君子,而且品味頗高,等閑酒肆不放在眼中。

    來在酒樓前,風清揚甩橙離鞍,飄然下馬,兩名青衣小帽的侍者早迎將出來,接住馬僵,身手敏捷,行動利落。這一帶自古以來民風膘悍,崇尚武勇,盜賊頗多,是以富商大戶多雇請練家子保家護院,便是一般的伙計也大多會上幾手。

    風清揚道:“伙計,給我這馬先來上幾斤好酒,再備上等的草料,好生伺候著?!?br />
    那兩名伙計看了看馬,又上下打量了風清揚幾眼,頗露狐疑之色,但旋即低眉斂手,一人對另一人道:“先取十斤高梁來?!?br />
    風清揚眉頭一皺,暗付道:“當真無奇不有,我不過隨口說說,要唬他玩兒的,他倒真給上十斤高梁酒,豈不要將馬醉死?”可看那馬聽懂了似的,煞是歡躍。心底一沉,這馬可別是這兒的???,要是恁的,可乖乖不得了。

    心念及此,忙忙走進酒樓,在二樓的雅座揀了一副臨窗的座頭。卻見偌大的酒樓生意煞是清冷,空空蕩蕩的一層樓面上只有一位老者在端坐飲酒,很是詫異,卻也不去細想因由、隨手點了幾樣精致小菜,要了十斤紹興女兒紅。

    等上酒菜的間隙,風清揚打量那老者,見他面如金紙,滿面病容,一件漿洗得泛白的青布長袍,形神甚是落拓寂寥。那老者也正向風清揚身上掃來,一雙眸子忽然精光一閃,隨即隱沒,神色木然。

    風清揚見他眼神精光一射的霎那間,仿佛換了一個人,再凝神去看,卻不過是個半截入土的糟老頭子。心道,這老人或許昔日也曾叱咤風云,春風得意,而今卻只能以一杯濁酒消磨時光,不覺替他難過。待恃者端上酒菜,便道:“這位老人家的帳由我付了?!?br />
    那恃者向老者望了一眼,那老者也甚感茫然,道:“小友,我們似乎并不相識?”

    風清揚笑道:“四海之內皆兄弟,何論識與不識,來,老人家,在下敬你一杯?!毖霾北愀?。

    老者溫顏一笑道:“承情?!币惨伙嫸M。

    風清揚斟上一杯又敬,三杯酒落肚,兩人便坐在一起,交杯換盞,宛如舊識,一旁的恃者看得矯舌之下,匪夷所思。

    頃刻間,二人喝了五六斤酒,老者道:“小友,你不想知道老朽是誰嗎?”

    風清揚對此確無興致,心道,你可別抓住我嘮叨個沒完,遂婉轉道:“老人家,你我在此聚首,也是緣分,待酒闌人散,各奔東西,緣分即了,你是誰,我是誰都無緊要?!?br />
    老者舉杯有頃,失笑道:“小友不拘形骸,老朽倒落俗了,老朽敬你一杯?!?br />
    兩人酒量甚豪,片刻問酒菜齊馨。風清揚久歷沙漠,多以干糧,清水果腹,嘴里早淡出鳥來,而今美酒佳肴在前)杯筷齊飛,當真有風卷殘云之勢,那老者卻是越看越是心驚,隱隱約約覺得有些不對頭,剛要發問,風清揚站起身來道:“伙計,結帳.”

    侍者一愣,問道:“怎么,大爺要走?”

    風清揚怪道:“不走還住在這里不成?”

    侍者滿頭露水,摸不著頭腦,一時不知說什么才好。那老者卻再也忍不住了。喝道:

    “小友,你究竟鬧什么玄虛?”

    風清揚風狀,自己也鬧糊涂了,茫然道:“老先生,你這話何意?”

    那老者道:“你不是為趙老三助拳的嗎,既已到此,又何必忙著要走?”

    風清揚茫然道:“趙老三?哪個趙老三?我根本不認得?!?br />
    老者勃然變色,喝道:“你是故弄玄虛,還是消遣老夫?我約趙鶴在此評理,你騎了他的馬來,分明是代他出面。否則他視這匹‘紫云蓋雪,如性命,焉肯借與你”

    風清揚恍然間明白了一些,心中啼笑皆非,原來這馬的主人前來赴約,竟被自己劫了,這些人見自己乘這匹馬而來,均心生誤會,當下苦笑道:“老先生,在下委實不識得什么趙鶴,這馬……這馬是半路拾得的?!闭f到這馬的來歷,他不禁面色微紅,言詞閃爍,自己心中也殊覺不大光明磊落。

    老者諦視他良久,忽然仰天大笑,笑聲尖厲刺耳,有如夜梟,震得窗子嗡嗡作響。半晌,止住笑聲道:“小兄弟,你很好,很好,替我出了口惡氣,趙鶴那小子自命非凡,硬往臉上涂金,弄出個什么飛天神魔的名頭,老子聽著就不舒服,偏生不買他的帳,小友你擺他一道,真是有膽有識,身手不凡,難怪我老人家一見就喜歡”

    風清揚方待解釋幾句,忽聽“喀喇”一聲,兩扇窗子摹然飛起,分向風清揚和老者撞去,隨之一人如頭怪鳥般飛進,喝道:“偷馬小賊,哪里走!”

    風清揚一閃避開,那老者卻不甘示弱,一掌推出,“砰”地一聲,窗子反撞向飛撲進來的那人,那人立足未穩,見窗上所附掌力威猛,不敢小覷,摹地里身子一浮,直升到空中,如頭蝙蝠似的,身法極盡美妙之能事.

    風清揚大喝一聲:“好?!彼亲R貨的行家,見此人腰不挺、膝不彎,便一飄幾尺高,自己雖勉強也能作到,但要如他這般蕭酒飄逸,舉重若輕,卻也大難,凝神一瞧此人,心中不住價叫苦不迭,正是自己從馬上嚇倒的那位,想必便是老者口中所說的飛天神魔趙鶴了。

    趙鶴待窗子從腳下飛過,急使“干斤墜”落在地面,腳下纖塵不起,亦無聲響,顯見輕功已臻化境。風清揚又擊掌喝采,心中詫異道,西南一帶何時冒出這么一位輕功高手來?

    老者譏笑道:“小友,你毋須給他喝采,這小子也就是身法快些,打人不過逃命是有兩下子的,真刀實槍地干么,嘿嘿……”嘴角一歪,大有鄙夷不屑之意。

    趙鶴臉都氣綠了,乾指憤然道:“白極煞星,你我的過節押后再算,竊馬小賊,通名受死?!?br />
    風清揚一聽大吃一驚,對老者道:“你就是白極煞星?”

    老者見他愕然失措的樣子,大是得意,捂須道:“然也,正是老夫?!?br />
    “白極煞星乃西南道上頭一號人物,專干打家劫舍,黑吃黑的沒本錢買賣,風清揚聽掌門師兄講武林逸事時說過,走膘的膘客,安窯立寨的山大王們發最毒的誓時便是以此人發誓,誰若是毀約讓他出門碰上白極煞星。但此人武功絕高,下毒手又毒,手下從未留過活口,是以雖名傳武林,卻無人識其真面。

    風清揚手按劍柄,真沒想到適才自己竟請此人喝酒,此刻是否要為武林除此一害呢?是以趙鶴挑戰的話倒未聽進去,只考慮是不是馬上出劍一擊。大文學 www.babyidesign.com
最新網址:www.babyidesig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大俠風清揚》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大俠風清揚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大俠風清揚》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午夜爽爽爽男女免费观看hd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