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回 魯翰林憐才擇婿 蓬公孫富室招親

大文學推薦各位書友閱讀:儒林外史正文 第十回 魯翰林憐才擇婿 蓬公孫富室招親
最新網址:www.babyidesign.com
(大文學 www.babyidesign.com)    話說婁家兩位公子在船上后面一只大官船趕來叫攏了船一個人上船來請。兩公子認得是同鄉魯編修家里的管家問道:“你老爺是幾時來家的?”管家道:“告假回家尚未曾到?!比拥馈叭缃裨谀抢??”管家道:“現在大船上請二位老爺過去?!眱晒幼哌^船來看見貼著“翰林院”的封條編修公已是方巾便服出來站在艙門口。編修原是太保的門生當下見了笑道:“我方才遠遠看見船頭上站的是四世兄我心里正疑惑你們怎得在這小船上不想三世兄也在這里有趣的緊。請進艙里去?!?br />
    讓進艙內彼此拜見過了坐下。三公子道:“京師拜別不覺又是半載世老先生因何告假回府?”魯編修道:“老世兄做窮翰林的人只望著幾回差事?,F今肥美的差都被別人鉆謀去了白白坐在京里賠錢度日。況且弟年將五十又無子息只有一個小女還不曾許字人家思量不如告假返舍料理些家務再作道理。二位世兄為何駕著一只小船在河里?從人也不帶一個卻做甚么事?”四公子道:“小弟總是閑著無事的人因見天氣睛暖同家兄出來閑游也沒甚么事?!濒斁幮薜溃骸暗芙裨缭谀沁呮偵先タ匆粋€故人他要留我一飯我因匆匆要返舍就苦辭了他他卻將一席酒肴送在我船上。今喜遇著二位世兄正好把酒話舊”因問從人道:“二號船可曾到?”船家答應道:“不曾到還離的遠哩?!濒斁幮薜溃骸斑@也罷了?!苯屑胰耍骸鞍讯焕蠣斝欣畎嵘洗蟠瑏砟谴兴厝チT?!狈愿罃[了酒席斟上酒來同飲說了些京師里各衙門的細話。

    魯編修又問問故鄉的年歲又問近來刁有幾個有名望的人。三公子因他問這一句話就說出楊執中這一個人可以算得極高的品行就把這一張說拿出來送與魯編修看魯編修看罷愁著眉道:“老世兄似你這等所為怕不是自古及今的賢公子?就是信陵君、春申君也不過如此。但這樣的人。盜虛聲者多有實學者少。我老實說:他若果有學問為甚么不中了去?只做這兩句詩當得甚么就如老世兄這樣屈尊好士也算這位楊兄一生第一個好遭際了兩回躲著不敢見面其中就可想而知。依愚見這樣人不必十分周旋他也罷了?!眱晒勇犃诉@話默然不語又吃了半日酒講了些閑話已到城里魯編修定要送兩位公子回家然后自己回去。

    兩公子進了家門看門的稟道:“蘧小少爺來了在太太房里坐著哩?!眱晒幼哌M內堂一見蘧公孫在那里三太太陪著公孫見了表叔來慌忙見禮兩公子扶住邀到書房。蘧公孫呈上乃祖的書札并帶了來的禮物。所刻的詩話每位一本兩公子將此書略翻了幾頁稱贊道:“賢侄少年如此大才我等俱要退避三舍矣?!鞭竟珜O道:“小子無知妄作要求表叔指點?!眱晒託g喜不已當夜設席接風留在書房歇息。次早起來會過蘧公孫就換了衣服叫家人持帖坐轎子去拜魯編修。拜罷回家即吩咐廚役備席帖請編修公明日接風。走到書房內向公孫笑著說道:“我們明日請一位客勞賢侄陪一陪?!鞭竟珜O問:“是那一位?”三公子道:“就是我這同鄉魯編修。也是先太保做會試總裁取中的?!彼墓拥溃骸熬烤挂彩莻€俗氣不過的人卻因我們和他世兄弟又前日船上遇著就先擾他一席酒所以明日邀他來坐坐?!?br />
    說著看門的人進來稟說:“紹興姓牛的牛相公叫做牛布衣在外侯二位老爺?!比拥溃骸翱煺垙d上坐?!鞭竟珜O道:“這牛布衣先生可是曾在山東范學臺幕中的?”三公子道:“正是。你怎得知?”蘧公孫道:“曾和先父同事小侄所以知道?!彼墓拥溃骸拔覀兊雇俗鸸窃谀抢锏??!彪S即出去會了牛布衣談之良久便同牛布衣走進書房。蘧公孫上前拜見牛布衣說道:“適才會見令表叔才知尊大人已謝賓客使我不勝傷感。今幸見世兄如此英英玉立可稱嗣續有人又要破涕為笑?!币騿枺骸傲钭胬舷壬到∶??”蘧公孫答道:“托庇粗安。家祖每常也時時想念老伯?!迸2家掠终f起:“范學臺幕中查一個童生卷子尊公說出伺景明的一段話真乃‘談言微中名士風流’?!币驅⒛且幌捰质隽艘槐閮晒油竟珜O都笑了。三公子道:“牛先生你我數十年故交凡事忘形今又喜得舍表侄得接大教竟在此坐到晚去?!鄙夙晹[出酒席四位模酒論文。直吃到日暮牛布衣告別兩公子問明寓處送了出去。

    次早遣家人去邀請魯編修直到日中才來頭戴紗帽身穿蟒衣進了廳事就要進去拜老師神主。兩公子再三辭過然后寬衣坐下獻茶。茶罷蘧公孫出來拜見。三公子道:“這是舍表侄南昌太守家姑丈之孫?!濒斁幮薜溃骸熬媚骄媚?!”彼此謙讓坐下寒暄已畢擺上兩席酒來。魯編修道:“老世兄這個就不是了。你我世交知已間何必做這些客套!依弟愚見這廳事也太闊落意欲借尊齋只須一席酒我四人促膝談心方才暢快?!眱晒右娺@般說竟不違命當下讓到書房里。魯編修見瓶、花、爐、幾位置得宜不覺怡悅。奉席坐了公子吩咐一聲叫“焚香”只見一個頭齊眉的童子在幾上捧了一個古銅香爐出去隨即兩個管家進來放下暖簾就出去了。足有一個時辰酒斟三巡那兩個管家又進來把暖簾卷上。但見書房兩邊墻壁上、板縫里都噴出香氣來滿座異香襲人魯編修覺飄飄有凌云之思。三公子向魯編修道:“香必要如此燒方不覺得有煙氣?!?br />
    編修贊嘆了一回同蘧公子談及江西的事問道:“令祖老先生南昌接任便是王諱惠的了?”蘧公孫道:“正是?!濒斁幮薜溃骸斑@位王道尊卻是了不得。而今朝廷捕獲得他甚緊?!比拥溃骸八墙盗藢幫醯??!濒斁幮薜溃骸八墙鞅K]第一能員及期就是他先降順了?!彼墓拥溃骸八@降到底也不是?!濒斁幮薜溃骸肮耪Z道得好:‘無兵無糧因甚不降’只是各偽官也逃脫了許多只有他領著南贛數郡一齊歸降所以朝廷尤把他罪狀的狠懸賞捕拿?!惫珜O聽了這話那從前的事一字也不敢提。魯編修又說起他請仙這一段故事兩公子不知。魯編修細說這件事把《西江月》念了一遍后來的事逐句講解出來。又道:“仙乩也古怪只說道他歸降此后再不判了還是吉兇未定”四公子道:”‘幾者動之微吉之先見?!@就是那扶乩的人一時動乎其機。說是有神仙又說有靈鬼的都不相干?!?br />
    換過了席兩公子把蘧公孫的詩和他刻的詩話請教極夸少年美才。魯編修嘆賞了許久便向兩公子問道:“令表侄貴庚?”三公子道:“十七?!濒斁幮薜溃骸皯一≈畱c在于何日?”三公子轉問蘧公孫。公孫道:“小侄是三月十六亥時生的?!濒斁幮撄c了一點頭記在心里。到晚席散兩公子送了客各自安歇。

    又過了數日蘧公孫辭別回嘉興去兩公子又留了一日。這日三公子在內書房寫回覆蘧太守的書。才寫著書僮進來道:“看門的享事?!比拥溃骸爸M來?!笨撮T的道:“外面有一位先生要求見二位老爺?!比拥溃骸澳慊厮覀儾辉诩伊粝铝颂T?!笨撮T的道:“他沒有帖子問著他名姓也不肯說只說要面會二位老爺談談?!比拥溃骸澳窍壬窃鯓右粋€人?”看門的道:“他有五六十歲頭上也戴的是方巾穿的件繭綢直裰象個斯文人?!比芋@道:“想是楊執中來了?!泵G了書子請出四公子來告訴他如此這般似乎楊執中的行徑因叫門上的:“去請在廳上坐我們就出來會?!笨撮T的應諾去了請了那人到廳上坐下。

    兩公子出來相見禮畢奉坐那人道:“久仰大名如雷灌耳只是無緣不曾拜識?!比拥溃骸跋壬F姓臺甫?”那人道:“晚生姓陳草字和甫一向在京師行道。昨同翰苑魯老先生來游貴鄉今得瞻二位老爺豐采。三老爺‘耳白于面名滿天下’;四老爺土星明亮不日該有加官晉爵之喜?!眱晒勇犃T才曉得不是楊執中問道:“先生精于風鑒?”陳和甫道:“卜易、談星??聪?、算命內科、外科內丹、外丹以及請仙判事扶乩筆錄晚生都略知道一二。向在京師蒙各部院大人及四衙門的老先生請個不歇經晚生許過他升遷的無不神驗。不瞞二位老爺說晚生只是個直言并不肯阿諛趨奉所以這些當道大人俱蒙相愛。前日正同魯老先生笑說自離江西今年到貴省屈捐二十年來。已是走過九省了!”說罷哈哈大笑。左右捧上茶來吃了。四公子問道:“今番是和魯老先生同船來的?愚弟兄那日在路遇見魯老先生在船上盤恒了一日卻不曾會見?!标惡透Φ溃骸澳侨胀砩诙柎系酵聿胖蓝焕蠣斣诒?。這是晚生無緣遲這幾日才得拜見?!比拥溃骸跋壬哉撥幩扌值芤灿X得恨相見之晚?!标惡透Φ溃骸棒斃舷壬芯湓捦型砩鷣砻嬷露焕蠣斂山枳瘕S一話?!眱晒拥溃骸白詈??!?br />
    當下讓到書房里陳和甫舉眼四面一看見院宇深沉琴書瀟灑說道:“真是‘天上神仙府人間宰相家’!”說畢將椅子移近跟前道:“魯老先生有一個令愛年方及笄晚生在他府上是知道的這位小姐德性溫良才貌出眾魯老先生和夫人因無子息愛如掌上之珠許多人家求親只是不允。昨在尊府會見南昌蘧太爺的公孫著實愛他才華所以托晚生來問可曾畢過姻事?”三公子道:“這便是舍表侄卻還不曾畢姻。極承魯老先生相愛只不知他這位小姐貴庚多少?年命可相妨礙?”陳和甫笑道:“這個倒不消慮令表侄八字魯老先生在尊府席上已經問明在心里了到家就是晚生查算替他兩人合婚:小姐少公孫一歲今年十六歲了天生一對好夫妻年、月、日、時無一不相合將來福壽綿長子孫眾多一些也沒有破綻的?!彼墓酉蛉拥溃骸肮值浪叭赵谙g諄諄問表侄生的年月我道是因甚么原來那時已有意在那里?!比拥溃骸叭绱藰O好。魯老先生錯愛又蒙陳先生你來作伐我們即刻寫書與家姑丈擇吉央媒到府奉求?!标惡透ψ鲃e道:“容日再來請教今暫告別回魯老先生活去。、兩公子送過陳和甫回來將這話說與蘧公孫道:“賢侄既有此事卻且休要就回嘉興我們寫書與大爺打盛從回去取了回音來再作道理”蘧公孫依命住下。

    家人去了十余日領著蘧太守的回書來見兩公子道:“太老爺聽了這話甚是歡喜向小人吩咐說:自己不能遠來這事總央煩二位老爺做主央媒拜允一是二應老爺揀擇;或娶過去或招在這里也是二位老爺斟酌。呈上回書并白銀五百兩以為聘禮之用大相公也不必回家住在這里辦這喜事。太老爺身體是康強的一切放心?!眱晒邮樟嘶貢?、銀子擇個吉日央請陳和甫為媒這邊添上一位媒人就是牛布衣。

    當日兩位月老齊到婁府鄉設席款待過二位坐上轎子管家持帖去魯編修家求親。魯編修那里也設席相留回了允帖并帶了庚帖過來。到第三日婁府辦齊金銀珠翠飾裝蟒刻絲綢緞綾羅衣服羊酒、果品共是幾十抬行過禮去又備了謝媒之禮陳、牛二應每位代衣帽銀十二兩代果酒銀四兩俱各歡喜。兩公子就托陳和甫選定花燭之期陳和甫選在十二月初八日不將大吉送過吉期去。魯編修說只得一個女兒舍不得嫁出門要蘧公孫入贅。婁府也應允了。

    到十二月初八婁府張燈結彩先請兩位月老吃了一日。黃昏時分大吹大擂起來。婁府一門官銜燈籠就有八十多對添上蘧太守家燈籠足擺了三四條街還擺不了。全副執事又是一班細樂八對紗燈。這時天氣初晴浮云尚不曾退盡燈上都用綠綢雨帷罩著引著四人大轎蘧公孫端坐在內。后面四乘轎子便是婁府兩公子、陳和甫、牛布衣同送公孫入贅。到了魯宅門口開門錢送了幾封只見重門洞開里面一派樂聲迎了出來四位先下轎進去兩公子穿著公服兩山人也穿著吉服。魯編修紗帽蟒袍緞靴金帶迎了出來揖讓升階;才是一班細樂八對絳紗燈引著蘧公孫紗帽宮袍簪花披紅低頭進來到了廳事先奠了雁然后拜見魯編修。編修公奉新婿正面一席坐下兩公子、兩山人和魯編修兩列相陪。獻過三遍茶擺上酒席每人一席共是六席魯編修先奉了公孫的席公孫也回奉了。下面奏著細樂。魯編修去奉眾位的席。建公孫偷眼看時是個舊舊的三間廳古老房子此時點幾十枝大蠟燭卻極其輝煌。

    須臾坐定了席一樂聲止了。蘧公孫下來告過丈人同二位表叔的席又和兩山人平行了禮入席坐了。戲子上來參了堂磕頭下去打動鑼鼓跳了一出“加宮”演了一出“張仙送子”一出“封贈”。這時下了兩天雨才住地下還不甚干戲子穿著新靴都從廊下板上大寬轉走了上來。唱完三出頭副末執著戲單上來點戲才走到蘧公孫席前跪下恰好侍席的管家捧上頭一碗膾燕窩來上在桌上。管家叫一聲“免”副末立起呈上戲單。忽然乒乓一聲響屋梁上掉下一件東西來不左不右不上不下端端正正掉在燕窩碗里將碗打翻。那熱湯濺了副末一臉碗里的菜潑了一桌子。定睛看時原來是一個老鼠從梁上走滑了腳掉將下來。那老鼠掉在滾熱的湯里嚇了一驚把碗跳翻爬起就從新郎官身上跳了下去把簇新的大紅緞補服都弄油了。眾人都失了色忙將這碗撤去桌子打抹干凈又取一件圓領與公孫換了。公孫再三謙讓不肯點戲商議了半日點了“三代榮”副末領單下去。

    須臾酒過數巡食供兩套廚下捧上湯來。那廚役雇的是個鄉下小使他趿了一雙釘鞋捧著六碗粉湯站在丹墀里尖著眼睛看戲。管家才掇了四碗上去還有兩碗不曾端他捧著看戲看到戲場上小旦裝出一個妓者扭扭捏捏的唱他就看昏了忘其所以然只道粉湯碗已是端完了把盤子向地下一掀要倒那盤子里的湯腳卻叮當一聲響把兩個碗和粉湯都打碎在地下。他一時慌了彎下腰去抓那粉湯又被兩個狗爭著咂嘴弄舌的來搶那地下的粉湯吃。他怒從心上起使盡平生氣力蹺起一只腳來踢去不想那狗倒不曾踢著力太用猛了把一只釘鞋踢脫了踢起有丈把高。陳和甫坐在左邊的第一席。席上上了兩盤點心一盤豬肉心的燒賣一盤鵝油白糖蒸的餃兒熱供供擺在面前又是一大深碗索粉八寶攢湯正待舉起箸來到嘴忽然席口一個烏黑的東西的溜溜的滾了來乒乓一聲把兩盤點心打的稀爛。陳和甫嚇了一驚慌立起來衣袖又把粉湯碗招翻潑了一桌。滿坐上都覺得詫異。

    魯編修自覺得此事不甚吉利懊惱了一回又不好說。隨即悄悄叫管家到跟前罵了幾句說:“你們都做甚么?卻叫這樣人捧盤可惡之極!過了喜事一個個都要重責!”亂著戲子正本做完眾家人掌了花燭把蘧公孫送進新房。廳上眾客換席看戲直到天明才散。

    次日蘧公孫上廳謝親設席飲酒。席終歸到新房里重新擺酒夫妻舉案齊眉此時魯小姐卸了濃裝換幾伴雅淡衣服蘧公孫舉眼細音真有沉魚落雁之容閉月羞花之貌。三四個丫鬟養娘輪流侍奉又有兩個貼身侍女一個叫做采蘋一個叫做雙紅都是裊娜輕盈十分顏色此時蘧公孫恍如身游閣苑蓬萊巫山洛浦。只因這一番有分教:閨閣繼家聲有若名師之教草茅隱賢土又招好客之蹤。畢竟后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大文學 www.babyidesign.com
最新網址:www.babyidesig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儒林外史》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儒林外史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儒林外史》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午夜爽爽爽男女免费观看hd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