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回 白水灘名伶擲帽 青陽港好鳥離籠

大文學推薦各位書友閱讀:孽?;ㄕ?第三十回 白水灘名伶擲帽 青陽港好鳥離籠
最新網址:www.babyidesign.com
(大文學 www.babyidesign.com)    上回書里,正說興中會黨員陸皓冬,請他黨友楊云衢,到燕慶里新掛牌子改名曹夢蘭的傅彩云家去吃酒解悶。在間壁房間里一班廣東闊客口中,得到了陳千秋在日本的消息,皓冬要向大姐阿毛問那班人的來歷。我想讀書的看到這里,一定說我敘事脫了箏了,彩云跟了張夫人出京,路上如何情形,沒有敘過。而且彩云曾經斬釘截鐵地說定守一年的孝,怎么沒有滿期,一踏上南邊的地,好象等不及地就走馬上章臺呢?這里頭,到底怎么一回事呢?請讀書的恕我一張嘴,說不了兩頭話。既然大家性急,只好先把彩云的事從頭細說。

    原來彩云在雯青未死時,早和有名武生孫三兒勾搭上手,算頂了阿福的缺。他們的結識,是在宣武門外的文昌館里。那天是內務府紅郎中官慶家的壽事,堂會戲唱得非常熱鬧,只為官慶原是個绔袴班頭,最喜歡聽戲。他的姑娘叫做五妞兒,雖然容貌平常,卻是風liu放誕,常常假扮了男裝上館子、逛戲園,京師里出名的女戲迷。所以那一回的堂會,差不多把滿京城的名角都叫齊了,孫三兒自然也在其列。雯青是翰院名流,向來瞧不起官慶的,只是彩云和五妞兒氣味相投,往來很密,這日官家如此熱鬧的場面,不用說老早的魚軒蒞止了。彩云和五妞兒還有幾個內城里有體面的堂客,占了一座樓廂,一壁聽著戲曲,一壁縱情談笑,有的批評生角旦角相貌打扮的優劣,有的考究胡子青衣唱工做工的好壞,倒也議論風生,興高采烈??吹降靡鈺r,和爺兒們一般,在懷里掏出紅封,叫丫鬟們向戲臺上拋擲。臺上就有人打千謝賞,嘴里還喊著謝某太太或某姑娘的賞!有些得竅一點的優伶,竟親自上樓來叩謝。這班堂客,居然言來語去地搭訕。彩云看了這般行徑,心里暗想:我在京堂會戲雖然看得多,看旗人堂會戲卻還是第一遭,不想有這般興趣,比起巴黎、柏林的跳舞會和茶會自由快樂,也不相上下了。正是人逢樂事,光陰如駛,彩云看了十條出戲,天已漸漸的黑了。彩云心里有些忐忑不安,恐怕回去得晚,雯青又要羅嗦。不是彩云膽小謹慎,只因自從阿福的事,雯青把柔情戰勝了她。終究人是有天良的,縱然樂事賞心,到底牽腸掛肚,當下站了起來,向五妞兒告辭。五妞兒把她一拉,往椅子上只一撳,笑著道:“金太太,您忙什么,別提走的話,我們的好戲,還沒登場呢!”彩云道:“今兒的戲,已夠瞧了,還有什么好戲呢?”五妞兒道:“孫三兒的《白水灘》,您不知道嗎?快上場了!您聽完他這出拿手戲再走不遲?!辈试坡犃诉@幾句話,也是孽緣前定,身不由主地軟軟兒坐住了。一霎時,鑼鼓喧天,池子里一片叫好聲里,上場門繡簾一掀,孫三兒扮著十一郎,頭戴范陽卷檐白緣氈笠子,身穿攢珠滿鑲凈色銀戰袍,一根兩頭垂穗雪線編成的白蠟桿兒當了扁擔,扛著行囊,放在雙肩上,在萬盞明燈下,映出他紅白分明、又威又俊的橢圓臉,一雙旋轉不定、神光四射的吊梢眼,高鼻長眉,丹唇白齒,真是女娘們一向意想里醞釀著的年少英雄,忽然活現在舞臺上,高視闊步地向你走來。這一來,把個風liu透頂的傅彩云直看得眼花繚亂,心頭捺不住突突地跳,連阿福的伶俐、瓦德西的英武都壓下去了。彩云這邊如此的出神,誰知那邊孫三兒一出臺,瞥眼瞟見彩云,雖不認得是誰家宅眷,也似張君瑞遇見鶯鶯,魂靈兒飛去半天,不住地把眼光向樓廂上脧,不期然而然的兩條陰陽電,幾次三番地要合成交流,爆出火星來??墒侨齼耗菆鰬蛭?,不但沒有脫卯,反而越發賣力,剛剛演到緊要的打棍前面,跳下山來,嘴里說著“忍氣吞聲是君子,見死不救是小人”兩句,說完后,將頭上戴的圓笠向后一丟,不知道有心還是無意,用力太大,那圓笠子好象有眼似地滴溜溜飛出舞臺,不偏不倚恰好落在彩云懷里。那時樓上樓下一陣鼓噪,像吆喝,又像歡呼,主人官慶有些下不來,大聲叫戲提調去責問掌班。哪里曉得彩云倒坦然無事,順手把那笠兒丟還戲臺上,向三兒嫣然一笑。三兒劈手接著,紅著臉,對彩云請了個安。此時滿園里千萬只眼,全忘了看戲文,倒在那里看他們串的真戲了。官慶卻打發一個家人上來,給彩云道歉,還說待一會兒戲完了要重處孫三兒。彩云忙道:“請你們老爺千萬別難為他們,這是無心失手,又沒碰我什么?!蔽彐盒χ溃骸翱刹皇?,金太太是在龍宮月殿里翻過身來的人,不像那些南豆腐的娘兒們遮遮掩掩的。你瞧,她多么大方!我們誰都趕不上!你告訴爺,不用問了!等這出完了,叫孫三兒親自上樓來,給金太太賠個禮就得了!”回過頭,瞇縫著眼,向彩云道:“是不是?”彩云只點著頭,那家人諾諾連聲地去了。不一會,真的那家人領了孫三兒跑到邊廂欄桿外,靠近彩云,笑瞇瞇地又請了一個安,嘴里說道:“謝太太恕我失禮!”彩云只少得沒有去攙扶,半抬身,眼斜瞅著道:“這算得什么!”兩人見面,表面上彼此只說了一句話,但四目相視,你來我往,不知傳遞了多少說不出的衷腸。這一段便是彩云和孫三兒初次結識的歷史。

    后來漸漸熱絡,每逢堂會,或在財神館,或在天和館,或在貴家的宅門子里,彩云先還隨著五妞兒各處地闖,和三兒也到處廝混,越混越密切,竟如膠如漆起來,便瞞了五妞兒,買通了自己的趕車兒的貴兒,就在東交民巷的番菜館里幽會了幾次。還不痛快,索性兩下私租了楊梅竹斜街一所小四合房子,做了私宅。在雯青未病以前,兩人正打得火一般的熱,以致風聲四布,竟傳到雯青耳中,把一個名聞中外的狀元郎生生氣死。等到雯青一死,孫三兒心里暗喜,以為從此彩云就是他的專利品了。他料想金家決不能容彩云,彩云也決不會在金家守節,只要等遮掩世人眼目的七七四十九天,或一百天過了,彩云一定要跳出樊籠,另尋主顧。這個主顧,除了他,還有誰呢?第一使他歡喜的,彩云固然是人才出眾,而且做了廿多年得寵的姨太太,一任公使夫人,聽得手頭著實有些積蓄,單講珠寶金鉆,也夠一生吃著不盡了。他現在只盼彩云見面,放出他征服女娘們的看家本事來迷惑。他又深知道彩云雖則一生寵擅專房,心上時常不足,只為沒有做著大老母;仿佛做官的捐班出身,哪怕做到督撫,還要去羨慕正途的窮翰林一樣。他就想利用彩云這一個弱點,把自己實在已娶過親的事瞞起,只說討他做正妻,拚著自己再低頭服小些,使彩云覺得他知趣而又好打發,不怕她不上鉤。一上了鉤,就由得他擺布了。到了那其間,不是人財兩得嗎?孫三兒想到這里,禁不往心花怒放,忽然一個轉念,口對口自語道:“且慢,別瞎得意!彩云不是個雛兒,是個精靈古怪、見過大世面的女光棍!做個把戲子的大老母,就騙得動他的心嗎?況金雯青也是風liu班首,難道不會對她陪小心、說矮話嗎?她還是饞嘴貓兒似的東偷西摸?,F在看著,好象她很迷戀我,老實說,也不過像公子哥兒嫖姑娘一樣,吃著碗里,瞧著碟里,把我當做家常例飯的消閑果子吧咧!”三兒頓了頓,又沉思了一回,笑著點頭道:“有了,山珍海味,來得容易吃得多,盡你愛吃,也會厭煩;等到一厭煩,那就沒救了。我既要弄她到手,說不得,只好趁她緊急的當口,使些刁計的了。這些都是孫三兒得了雯青死信后,心上的一番算盤。

    若說到彩云這一邊呢,在雯青新喪之際,目睹病中幾番含胡的囑咐,回想多年寵愛的恩情,明明雯青為自己而死,自己實在對不起雯青,人非木石,豈能漠然!所以倒也哀痛異常,因哀生悔,在守七時期,把孫三兒差不多淡忘了。但彩云終究不是安分的人,第一她從來沒有一個人獨睡過,這回居然規規矩矩守了五十多天的孤寂,在她已是石破天驚的苦節了。日月一天一天地走,悲痛也一點一點地減,先覺得每夜回到空房,四壁陰森,一燈低黯,有些兒膽怯;漸感到一人坐守長夜,擁衾對影,倚枕聽更,有些兒愁煩;到后來只要一聽到鼠子廝叫、貓兒打架,便禁不住動心。自己很知道自己這種孤苦的生活,萬不能熬守長久,與其顧惜場面、硬充好漢,到臨了弄得一塌糊涂,還不如一老一實,揭破真情,自尋生路。她想就是雯青在天之靈,也會原諒她的苦衷。所以不守節,去自由,在她是天經地義的辦法,不必遲疑的;所難的是得到自由后,她的生活該如何安頓?再嫁呢,還是住家?還是索性大張旗鼓地重理舊業?這倒是個大問題。費了她好久的考量,她也想到若再嫁人,再要像雯青一樣的丈夫,才貌雙全,風liu富貴,而且性情溫厚,凡事隨順,只怕世界上找不到第二個了。那么去嫁孫三兒嗎?那如何使得!這種人,不過是一時解悶的玩意兒,只可我玩他,不可被他玩了去。況且一嫁人,就不得自由,何苦脫了一個不自由,再找一個不自由呢?住家呢,那就得自立門戶,固然支撐的經費不易持久,自己一點兒小積蓄不夠自己的揮霍。況一掛上人家的假招牌,便有許多面子來拘束你,使你不得不藏頭露尾;尋歡取樂,如何能稱心適意!她徹底地想來想去,終究決定了公開地去重理舊業。等到這個主意一定,她便野心勃發,不顧一切地立地進行。她進行的步驟,第一要脫離金家的關系,第二要脫離金家后過渡時期的安排。要脫離金家,當然要把不能守節的態度,逐漸充分地表現,使金家難堪。要過渡時期的按排,先得找一個臨時心腹的忠奴,外間供她驅使,暗中做她保護。為這兩種步驟上,她不能不伸出她敏巧的纖腕,順手牽羊的來利用孫三兒了。閑話少說。

    卻說那一天,正是雯青終七后十天上,張夫人照例地借了城外的法源寺替雯青化庫誦經,領了繼元和彩云同去,在寺中忙了整一天。等到紙宅冥器焚化佛事完畢后,大家都上車回家,彩云那天坐的車,便是她向來坐的那一輛極華美的大鞍車,駕著一匹ju花青的高頭大騾,趕車的是她的心腹貴兒,出來時她本帶著個小丫頭,卻老早先打發了回家。此時她故意落后,等張夫人和少爺的車先開走了,她才慢吞吞地出寺上車。貴兒是個很乖覺的小子,伺候彩云上車后,放了車簾,站在身旁問道:“太太好久沒出門了,這兒離楊梅竹斜街沒多遠兒,太太去散散心吧?”彩云笑道:“小油嘴兒,你怎么知道我要上那兒去呢?你這一向見過他沒有?”貴兒道:“不遇見,我也不說了。昨天三爺還請我喝了四兩白干兒,說了一大堆的話。他正惦記著你呢!”彩云道:“別胡說了!我就依你上那兒去?!辟F兒一笑,口中就得兒得兒趕著車前進,不一會,到了他們私宅門口。彩云下了車,吩咐貴兒把車子寄了廠,馬上去知照孫三兒快來。彩云走進一家高臺級、黑漆雙扇大門的小宅門子,早有看守的一對男女,男的叫趙大,女的就是趙大家的,在門房里接了出來,扶了彩云向左轉彎進了六扇綠色側墻門,穿過倒廳小院,跨入垂花門。門內便是一座三間兩廂的小院落,雖然小小結構,卻也布置得極其精致。東首便是臥房,地敷氍毹,屏圍紗繡,一色朱紅細工雕漆的桌椅;一張金匡鏡面宮式的踏步床,襯著蚊帳窗簾,幾毯門幕,全用雪白的紗綢,越顯得光色迷離,蕩人心魄。這是彩云獨出心裁敷設的。當下一進房來,便坐在床前一張小圓矮椅上。趙家的忙著去預備茶水,捧上一只粉定茶杯,杯內滿盛著綠沉沉新泡的碧螺春。彩云一壁接在手里喝著,一壁向趙家的問道:“我一個多月不來,三爺到這兒來過沒有?”趙家的道:“三爺差不多還是天天來,有時和朋友在這兒喝酒、唱曲、賭牌,有時就住下了?!辈试频剑骸八o你們說些什么來?”趙家的道:“他盡發愁,不大說話。說起話來,老是愁著太太在家里憋悶出病來?!辈试泣c點頭兒。此時彩云被滿房火一般的顏色,挑動了她久郁的情焰,只巴著三兒立刻飛到面前。正盼哩,忽聽院中腳步響,見貴兒一人來了。彩云忙問道:“怎樣沒有一塊兒來?你瞧見了沒有呢?”貴兒道:“瞧是瞧見了,他也急得什么似的,想會你。巧了景王府里堂會戲,貞貝子貞大爺一定要叫他和敷二爺合串《四杰村》,十二道金牌似地把他調了去。他托我轉告您,戲唱完了就來,請您耐心等一等?!辈试坡犃?,心上十分的不快,但也沒有法兒,就此回去也不甘心,只好叫貴兒且出去候著,自己懶懶地仍舊坐下,和趙家的七搭八扯地胡講了一會,覺得不耐煩,爽性躺在床上養神。靜極而倦,朦眬睡去。等到醒來,見房中已點上燈,忙叫趙家的問什么時候。趙家的道:“已經晚飯時候了。晚飯已給太太預備著,要開不要開?”彩云覺得有些饑餓,就叫開上來,沒情沒緒吃了一頓啞飯。又等了兩個鐘頭,還是杳無消息,真有些耐不住了,忽見貴兒奔也似地進來道:“三爺打發人來了,說今夜不得出城,請太太不要等了,明天再會吧?!边@個消息,真似一盆冷水,直澆到彩云心里。當下鼻子里哼了一聲道:“明天再會,說得好風涼的話兒!管他呢!我們走我們的!”說著,氣憤憤地叫貴兒套車,一徑回家。到得家里,已在二更時候,明知張夫人還沒睡,她也不去,自管自徑到自己房里,把衣服脫下一撂,小丫頭接也接不及,撒得一地,倒在床上就睡。其實哪里睡得著,嘴里雖怨恨三兒,一顆心卻不由自主地只想三兒好處:多么勇猛,多么伶俐,又多么熨貼。滿擬今天和他取樂一天,填補一月以來的苦況。千不巧,萬不巧,碰上王府的堂會,害我白等了一天??墒窃降炔恢?,心里越要他,越愛他,有什么辦法呢!如此翻來復去,直想了一夜,等天一亮,偷偷兒叫貴兒先去約定了。梳洗完了,照例到張夫人那里去照面。那天,張夫人顏色自然不會好看,問她昨天到了哪里,這樣回來的晚。她隨便捏了幾句在哪里聽戲的謊話。張夫人卻正顏厲色地教訓起來說:“現在比不得老爺在的時節,可以由著你的性兒鬧。你既要守節,就該循規蹈矩,豈可百天未滿,整夜在外,成何體統!”彩云不等張夫人說完,別轉臉冷笑道:“什么叫做體統?動不動就抬出體統來嚇唬人!你們做大老母的有體統,盡管開口體統、閉口體統。我們既做了小老母早就失了體統,那兒輪得到我們講體統呢!你們怕失體統,那么老實不客氣的放我出去就得了!否則除非把你的誥封借給我不還?!闭f著,仰了頭轉背自回臥房。張夫人徒受了這意外的頂撞,氣得一佛出世,二佛涅槃,彩云也不管,回到房里,貴兒已經回來,告訴她三兒約好在私宅等候。彩云飯也不吃,人也不帶,竟自上車,直向楊梅竹斜街而來。到得門口,三兒早已紗衫團扇,玉琢粉裝,倚門等待,一見面,便親手拿了車踏凳,扶了彩云下車,一路走一路說道:“昨兒個真把人掯死了!明知您空等了一天,一定要罵我,可是這班王爺阿哥兒們死釘住了人不放,只顧尋他們的樂,不管人家的死活,這只好求您饒我該死了!”彩云灑脫了他手向前跑,含著半惱恨的眼光回瞪著三兒道:“算了吧,別給我貓兒哭耗子似的,知道你昨兒玩的是什么把戲呢!除了我這傻子,誰上你這當!”三兒追上一步,捱著喊道:“屈天冤枉,造誑的害疔瘡!”說著話,已進了房。兩人坐在中央放的一張雕漆百齡小圓桌上,一般的四個鼓墩,都罩著銀地紅花的錦墊,桌上擺著一盤精巧糖果,一雙康熙五彩的茶缸。趙家的上來伺候了一回,彩云吩咐她去休息,她退出去了。房中只剩他們倆面對面,彼此久別重逢,自不免訴說了些別后相思之苦。三兒看了彩云半晌道:“你現在打算怎么樣?難道真的替老金守節嗎?我想你不會那么傻吧!”彩云道:“說的是,我正為難哩!我是個孤拐兒,自己又沒有見識,心口自商量,誰給我出主意呢?”三兒涎著臉道:“難道我不是你的體己人嗎?”彩云道:“那么你為什么不替我想個主意呢?”三兒暗忖那話兒來了,但是我不可鹵莽,便把心事露出,火候還沒有熟呢,回說道:“我很知道你的心,照良心說,你自然愿意守;但是實際上,你就是愿守,金家人未必容你守,守下去沒得好收場。所以我替你想,除了出來沒有你的活路?!辈试频溃骸俺鰜砹?,怎么樣呢?”三兒道:“像你這樣兒身分,再落煙花,實在有一點犯不著了。而且金家就算許你出來,個見得許你做生意。論正理,自然該好好兒再嫁一個人。不過‘吃了河豚,百樣無味’,你嫁過了金狀元,只怕合得上你胃口的丈夫就難找了?!辈试坪龅拖骂^去,拿帕子只揾著臉,哽噎地道:“誰還要我這苦命的人呢?若是有人真心愛我,肯體貼我的癡心,不把人一夜一夜地向冰缸里擱,倒滿不在乎狀元不狀元,我都肯跟他走?!比齼郝犃诉@些話,忙走過來,一手替她拭淚,一手摟著她道:“這都是我不好,倒提起你心事來了??觳灰?,我們到床上去躺會子吧!”此時彩云不由自主地兩條玉臂勾住了三兒項脖,三兒輕輕地抱起彩云,邁到床心,雙雙倒在枕上。正當春云初展、漸入佳境之際,趙家的突然闖進房來喊道:“三爺,外邊兒有客立等會你?!比齼嘿康刈饋?,向彩云道:“讓我去看一看是誰再來!”彩云沒防到這陣橫風,恨得牙癢癢的,在三兒臂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用力一推道:“去罷,我認得你了!”三兒趁勢兒嘻皮賴臉地往外跑。彩云賭氣一翻身,朝里床睡了。原想不過一時掃興,誰知越等越沒有消息,心里有些著慌,一迭連聲喊趙家的。趙家的帶笑走到床邊道:“太太并沒睡著哩?我倒不敢驚動。天下真有不講理的人!三爺又給景王府派人邀了去了,真和提犯人一般的,連三爺要到里面來說一聲都不準。我眼睜睜看他拉了走?!边@幾句話把彩云可聽呆了,心里又氣又詫異,暗想怎么會兩天出來,恰巧碰上兩天都有堂會。三兒盡管紅,從前沒有這么忙過,不要三兒有了別的花樣吧?要是這樣,還是趁早和他一刀兩段的好,省得牽腸掛肚不爽快。沉思了一會,噥噥獨語道:“不會,不會!昨天趙家的不是說我不出來時,他差不多天天來的嗎?若然他有了別人,哪有工夫光顧這空屋了呢?就是他剛才對我的神情,并不冷淡,這是在我老練的眼光下逃不了的。也許事有湊巧,正遇到他真的忙?!焙鲇治虻绞裁此频氐溃骸安粚?,不對!這里是我們的秘密小房子,誰都不知道的。景王府里派的人,怎么會跑到這里來邀了?這明明是假的,是三兒的搗鬼。但他搗這個鬼什么用意呢?既不是為別人,那定在我身上。噢,我明白了,該死的小王八,他準看透了我貪戀他的一點,想借此做服我,叫我看得見、吃不著,吊得我胃口火熱辣辣的,不怕我不自投羅網。嚇,好厲害的家伙!這兩天,我已經被他弄得昏頭昏腦了,可是我傅彩云也不是窩子貨,今兒個既猜破了你的鬼計,也要叫你認識認識我的手段?!辈试葡氲竭@里,倒笑逐顏開地坐了起來,立刻叫貴兒套車回家。一路上心里算:“三兒弄這種手腕雖則可惡,然目的不過要我真心嫁他,并無惡意。若然我設法報復,揭破機關,原不是件難事,不過結果倒弄得大家沒趣,這又何苦來呢!我現在既要跳出金門,外面正要個連手,不如將計就計,假裝上鉤,他為自己利益起見,必然出死力相助。等到我立定了腳,嫁他不嫁他,權還在我,怕什么呢!”這個主意是彩云最后的決定,一路心上的輪和車上的輪一般地旋轉,不覺已到了家門。誰知一進門,恰碰上張夫人為她的事,正請了錢唐卿、陸菶如在那里商量,她在窗外聽得不耐煩,爽性趁此機會直闖進去,把出去的問題直捷痛快地解決了。

    上面所敘的事,都是在未解決以前彩云在外放浪的內容。解決以后,彩云既當眾聲明不再出門,她倒很守信義,并不學時髦派的言行相違。不過叫貴兒暗中通知了孫三兒,若要見面,除非他肯冒險一試武生的好身手,夜間從屋上來。這也是彩云作難三兒的一種策略。三兒也曉得彩云的用意,竟不顧死活地先約定時刻,在三更人定后,真做了黃衫客從檐而下。彩云倒出于意外,自然驚喜欲狂,不覺綢繆備至。三兒乘機把愿娶她做正妻的話說了。彩云要求他只要肯同到南邊,凡事任憑處置。三兒也答應了。從此夜來明去,幽會了好幾次。那夜彩云正為密運首飾箱出去,約得時間早了一點,以致被張夫人的老媽撞破,鬧了一個賊案。這些情節,我已經在二十六回里敘過,這里不過補敘些事情的根源,不必絮煩。

    幸虧第二天,彩云就跟了張夫人和金繼元護了雯青靈柩,由水路出京,這案子自然不去深究了。孫三兒也在此時從旱路到津。等到張夫人等在津,把雯青的柩由津海關道成木生招呼,安排在招商局最新下水的新銘船上,家眷包了三個頭等艙,平平安安地出海。孫三兒早坐了怡和公司的船,先到上海,替彩云暗中布置一切去了。這邊張夫人和彩云等坐的新銘船,在海中走了五天。那天午后,進了吳淞口,直抵金利源碼頭,碼頭上扎起了素彩松枝,排列了旗鑼牌傘,道、縣官員的公祭,招商局的路祭,雖比不上生前的煊赫排衙,卻還留些子身后的風光余韻。只為那時招商局的總辦便是顧肇廷,是雯青的至交,先本是臺灣的臬臺,因蒿目時艱,急流勇退,威毅伯篤念故舊,派了這個清閑的差使。聽見雯青靈柩南歸,知照了當地官廳,顧全了一時場面,也是惺惺惜惺惺,略盡友誼的意思。當下張夫人不愿在滬耽擱,已先囑家里雇好兩只大船在蘇州河候著,由輪船上將靈柩運到大船上,人也跟了上去,招商局派了一只小火輪來拖帶。那時彩云向張夫人要求另雇一只小船,附拖在后,張夫人也馬馬虎虎地應允了。等到靈柩安頓妥貼,吊送親友齊散,即便鼓輪開行。剛剛走過青陽港,巳在二更以后,大家都沉沉地睡熟了,忽然后面船上人聲鼎沸起來,把張夫人驚醒,只聽后面船上高明停輪,嚷著姨太太的小船沒有了,姨太太的小船不知到哪里去了。正是:

    但愿有情成眷屬,卻看出岫便行云。大文學 www.babyidesign.com
最新網址:www.babyidesig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孽?;ā?/STRONG>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孽?;ㄗ钚抡鹿?/STRONG>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孽?;ā?/B>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午夜爽爽爽男女免费观看hd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