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回 棣萼雙絕武士道舍生 霹靂一聲革命團特起

大文學推薦各位書友閱讀:孽?;ㄕ?第二十八回 棣萼雙絕武士道舍生 霹靂一聲革命團特起
最新網址:www.babyidesign.com
(大文學 www.babyidesign.com)    話說上回說到威毅伯正從春帆樓會議出來,剛剛走近行館門口,忽被人叢中一少年打了一槍。此時大家急要知道的,第一是威毅伯中槍后的性命如何?第二是放槍謀刺的是誰?第三是謀刺的目的為了什么?我現在卻先向看官們告一個罪,要把這三個重要問題暫時都擱一擱,去敘一件很遙遠海邊山島里田莊人家的事情。

    且說那一家人家,本是從祖父以來,一向是種田的。直傳到這一代,是兄弟兩個,曾經在小學校里讀過幾年書,父母現都亡故了。這兄弟倆在這村里,要算個特色的人,大家很恭維地各送他們一個雅綽,大的叫“大癡”,二的叫“狂二”。只為他們性情雖完全相反,卻各有各的特性。哥哥是很聰明,可惜聰明過了界,一言一動,不免有些瘋癲了。不過不是直率的瘋癲,是帶些乖覺的瘋癲。他自己常說:“我的腦子里是全空虛的,只等著人家的好主意,就抓來發狂似地干?!毙值苁呛苡薇?,然而愚笨透了頂,一言一動,倒變成了驕矜了。不過不是豪邁的驕矜,是一種褊急的驕矜。他自己也常說:“我的眼光是一直線,只看前面的,兩旁和后方,都悍然不屑一顧了?!彼麄冃值軅z,各依著天賦的特性,各自向極端方面去發展,然卻有一點是完全一致,就為他們是海邊人,在驚濤駭浪里生長的,都是膽大而不怕死。就是講到兄弟倆的嗜好,也不一樣。前一個是好酒,倒是醉鄉里的優秀分子;后一個是好賭,成了賭經上的忠實宗徒。你想他們各具天才,各懷野心,幾畝祖傳下來的薄田,那個放在眼里?自然地荒廢了。他們既不種田,自然就性之所近,各尋職業。大的先做村里酒吧間跳舞廳里的狂舞配角,后來到京城帝國大戲院里充了一名狂劇俳優。小的先在鄰村賭場上做幫閑,不久,他哥哥把他薦到京城里一家輪盤賭場上做個管事。說了半天,這兄弟倆究是誰呢?原來哥哥叫做小山清之介,弟弟叫做小山六之介,是日本群馬縣邑樂郡大島村人氏。他們倆雖然在東京都覓得了些小事,然比到在大島村出發的時候,大家滿懷著希望,氣概卻不同了。自從第一步踏上了社會的戰線,只覺得面前跌腳絆手的布滿了敵軍,第二步再也跨不出。每月賺到的工資,連喝酒和賭錢的yu望都不能滿足,不覺彼此全有些垂頭喪氣的失望了。況且清之介近來又受了性欲上重大的打擊,他獨身住在戲院的宿舍里。有一回,在大醉后失了本性的時候,糊糊涂涂和一個宿舍里的下女花子有了染。那花子是個粗蠢的女子,而且有遺傳的惡疾,清之介并不是不知道,但花子自己說已經醫好了。清之介等到酒醒,已是悔之無及。不久,傳染病的癥象漸漸地顯現,也漸漸地增劇。清之介著急,瞞了人請醫生去診治幾次,化去不少的冤錢,只是終于無效。他生活上本覺著困難,如今又添了病痛,不免怨著天道的不公,更把花子的乘機誘惑,恨得牙癢癢的。偏偏不知趣的花子,還要來和他歪纏,益發挑起他的怒火。每回不是一飛腳,便是一巴掌,弄得花子也莫名其妙。有一夜,在三更人靜時,他在床上呻吟著病苦的刺激,輾轉睡不穩,忽然惡狠狠起了一念,想道:“我原是清潔的身體,為什么沾染了污瘢?舒泰的精神,為什么糾纏了痛苦?現在人家還不知道,一知道了,不但要被人譏笑,還要受人憎厭?,F在我還沒有愛戀,若真有了愛戀,不但沒人肯愛我,連我也不忍愛人家,叫人受騙。這么說,我一生的榮譽幸福,都被花子一手斷送了。在花子呢,不過圖逞淫蕩的肉欲,冀希無饜的金錢,害到我如此。我一世聰明,倒鉆了蠢奴的圈套;全部人格,卻受了賤婢的蹂躪。想起來,好不恨呀!花子簡直是我唯一的仇人!我既是個漢子,如何不報此仇?報仇只有殺!”想罷,在地鋪上倏地坐起來,在桌子上摸著了演劇時常用的小佩刀,也沒換衣服,在黑暗中輕輕開了房門,一路扶墻挨壁下了樓。他是知道下女室的所在,剛掂著光腳,趁著窗外射進來的月光,認準了花子臥房的門,一手耀著明晃晃的刀光,一手去推。門恰虛掩著,清之介咬了一咬牙,正待攛進去,忽然一陣凜冽的寒風撲上面來,吹得清之介毛發悚然,昂著火熱的頭,慢慢低了下來;豎著執刀的手,徐徐垂了下來,驚醒似地道:“我在這里做什么?殺人嗎?殺人,是個罪;殺人的人,是個兇手。那么,花子到底該殺不該殺呢?她不過受了生理上性的使命,不自覺地成就了這個行為,并不是她的意志。遺傳的病,是她祖父留下的種子,她也是被害人,不是故意下毒害人。至于圖快樂,想金錢,這是人類普遍的自私心,若把這個來做花子的罪案,那么全世界人沒一個不該殺!花子不是耶穌,不能獨自強逼她替全人類受慘刑!花子沒有可殺的罪,在我更沒有殺她的理。我為什么要酒醉呢?沖動呢?明知故犯的去冒險呢?無愛戀而對女性縱欲,便是蹂躪女權,傳染就是報應!人家先向你報了仇,你如何再有向人報仇的權?”清之介想到這里,只好沒精打采地倒拖了佩刀,踅回自己房里,把刀一丟,倒在地鋪上,把被窩蒙了頭,心上好象火一般的燒炙,知道仇是報不成,恨是消不了,看著人生真要不得,自己這樣的人生更是要不得!病痛的襲擊,沒處逃避;經濟的壓迫,沒法推開;譏笑的恥辱,無從洗滌;憎厭的丑惡,無可遮蓋。想來想去,很堅決地下了結論:自己只有一條路可走,只有一個法子可以解脫一切的苦。什么路?什么法子?就是自殺!那么馬上就下手嗎?他想:還不能,只因他和兄弟六之介是很友愛的,還想見他一面,囑咐他幾句話,等到明晚再干還不遲。當夜清之介攪擾了一整夜,沒有合過眼,好容易巴到天明,慌忙起來盥洗了,就奔到六之介的寓所。那時六之介還沒起,被他闖進去叫了起來,六之介倒吃驚似地問道:“哥哥,只怕天不早了罷?我真睡糊涂了!”說著,看了看手表道:“呀,還不到七點鐘呢!哥哥,什么事?老早的跑來!”忽然映著斜射的太陽光,見清之介死白的臉色,蹙著眉,垂著頭,有氣沒力地倒在一張藤躺椅上,只不開口,心里嚇了一跳,連連問道:“你怎么?你怎么?”清之介沒見兄弟之前,預備了許多話要說。誰知一見面,喉間好象有什么鯁住似的,一句話也掙不出來。等了好半天,被六之介逼得無可如何,才吞吞吐吐把昨夜的事說了出來。原定的計劃,想把自殺一節瞞過。誰知臨說時,舌頭不聽你意志的使喚,順著口全淌了出來。六之介聽完,立刻板了臉,發表他的意見道:“死倒沒有什么關系。不過哥哥自殺的目的,做兄弟的實在不懂!怕人家譏笑嗎?我眼睛里就沒有看見過什么人!怕人家憎厭我嗎?我先憎厭別人的親近我!怕痛苦嗎?這一點病的痛苦都熬不住,如何算得武士道的日本人!自殺是我贊美的,象哥哥這樣的自殺,是盲目的自殺,否則便是瘋狂的自殺。我的眼,只看前面,前面有路走,還有很闊大的路,我決不自殺?!鼻逯楸涣檫@一套的演說倒堵住了口。當下六之介拉了他哥哥同到一家咖啡館里,吃了早餐,后來又送他回戲院,勸慰了一番,晚間又陪他同睡,監視著。直到清之介說明不再起自殺的念頭,六之介方放心回了自己的寓。

    過了些時,六之介不見哥哥來,終有些牽掛,偷個空兒,又到戲院宿舍里來探望他哥哥。誰知一到宿舍里臥房前,只見房門緊閉,推了幾遍沒人應,叫個仆歐來問時,說小山先生請假回大島村去已經五六天了。六之介聽了驚疑,暗忖哥哥決不會回家,難道真做出來,這倒是我誤了事了。轉念一想,下女花子,雖則哥哥恨她,哥哥的真去向,只怕她倒知些影響,回頭就向仆歐道:“這里有個下女花子,可能叫她來問一下?”仆歐微笑答道:“先生倒問起花子?可巧花子在小山先生走后第二天,也歇了出去,不知去向了?!闭f時咬著唇,露出含有惡意的笑容。這一來,倒把六之介提到渾術里,再也摸不清路頭,知道在這里也無益,出來順便到戲院里打聽管事人和他的同事,大家只知道他正式請假。不過有幾個說,他請假之前,覺得樣子是很慌忙的,也問不出個道理來。六之介回家,忙寫了一封給大島村親戚的信,一面又到各酒吧間、咖啡館、妓館去查訪,整整鬧了一星期,一點蹤跡也無。

    六之介弄得沒法擺布,尋訪的念頭漸漸淡了。

    那時日本海軍,正在大同溝戰勝了中國海軍,舉國若狂,慶祝凱勝,東京的市民尤其高興得手舞足蹈。輪盤賭場里,賭客來得如潮如海,成日成夜,整千累萬的輸贏。生意越好,事務越忙,意氣越高,連六之介向前的眼光里,覺得自己矮小的身量也頓時暗漲一篙,平升三級,只想做東亞的大國民,把哥哥的失蹤早撇在九霄云外。那天在賭場里整奔忙了一夜,兩眼裝在額上的踱回寓所,已在早晨七點鐘,只見門口站著個女房東,手里捏著一封信,見他來,老遠地喊道:“好了,先生回來了。這里有一封信,剛才有個刺騷胡子的怪人特地送來,說是從支那帶回,只為等先生不及,托我代收轉交?!绷槁犃擞悬c驚異,不等他說完就取了過來,瞥眼望見那寫的字,好象是哥哥的筆跡,心里倒勃地一跳??茨欠饷嫔蠈懼溃?br />
    東京下谷區龍泉寺町四百十三番地

    小山六之介

    小山清之介自支那天津

    六之介看見的確是他哥哥的信,而且是親筆,不覺喜出望外,慌忙撕開看時,上面寫的道:

    我的摯愛的弟弟:我想你接到這封信時,一定非常的喜歡而驚奇。你歡喜的,是可以相信我沒有去實行瘋狂的自殺;你驚奇的,是半月來一個不知去向的親人,忽然知道了他確實的去向。但是我這次要寫信給你,還不僅是為了這兩個簡單的目的,我這回從自殺的主意里,忽然變成了旅行支那的主意。這里面的起因和經過,決定和實現,待我來從頭至尾的報告給你。自從那天承你的提醒,又受你的看護,我頓然把盲目或瘋狂的自殺斷了念。不過這個人生,我還是覺得倦厭;這個世界,我還是不能安居。自殺的基本論據,始終沒有變動,僅把不擇手段的自殺,換個有價值的自殺,卻只好等著機會,選著題目。不想第二天,恰在我們的戲院里排演一出悲劇,劇名叫《諜犧》,是表現一個愛國男子,在兩國戰爭時,化裝混入敵國一個要人家里;那要人的女兒本是他的情人,靠著她探得敵軍戰略上的秘密,報告本國,因此轉敗為勝。后來終于秘密泄漏,男人被敵國斬殺,連情人都受了死刑。我看了這本戲,大大地徹悟。我本是個富有模仿性的人,況在自己不毛的腦田里,把別人栽培好的作物,整個移植過來,做自己人生的收獲,又是件最聰明的事。我想如今我們正和支那開戰,聽說我國男女去做間諜的也不少,我何妨學那愛國少年,拚著一條命去偵探一兩件重大的秘密。做成了固然是無比的光榮,做不成也達了解脫的目的。當下想定主意,就投參謀部陳明志愿。恰值參謀部正有一種計劃,要盜竊一二處險要的地圖,我去得正好,經部里考驗合格,我就秘密受了這個重要的使命,人不知鬼不覺地離了東京,來到這里。

    我走時,別的沒有牽掛,就是害你吃驚不小,這是我的罪過。我現在正在進行我的任務,成功不成功,是命運的事;勉力不勉力,是我的事。不成便是死,成是我的目的,死也是我的目的。我只有勉力,勉力即達目的。我卻有最后一句話要告訴你:死以前的事,是我的事,我的事是舍生;死以后的事,是你的事,你的事是復仇。我希望你替我復仇,這才不愧武士道的國民!這封信關系軍機,不便付郵,幸虧我國一個大俠天弢龍伯正要回國,他是個忠實男子,不會泄漏,我便托付了他,攜帶給你。

    并祝你的健康!

    你的可憐的哥哥清之介白

    六之介看完了信,心中又喜又急。喜的是哥哥總算有了下落;急的是做敵國的偵探,又是盜竊險要的地圖,何等危險的事,一定兇多吉少。自肚里想:人家叫哥哥“大癡”,這些行徑,只怕有些癡。好好生活不要過,為了一個下女要自殺;自殺不成功,又千方百計去找死法;既去找死,那么死是你自愿的,人家殺你,正如了你的愿,該感謝,為什么要報仇?強逼著替你報仇,益發可笑!難道報仇是件好玩的事嗎?況且花子的同時失蹤,更是奇事。哥哥是恨花子的,決不會帶了走;花子不是跟哥哥,又到哪里去呢?這真是個打不破的啞謎!忽然又想到天弢龍伯是主張扶助支那革命的奇人,可惜遲來一步,沒有見識見識怎樣一個人物,不曉得有再見的機會沒有?若然打聽得到他的住址,一定要去謝謝他。六之介心里亂七八糟地想了一陣,到底也沒有理出個頭緒來,只得把信收起,自顧自去歇他的午覺。從此胸口總仿佛壓著一塊大石,撥不開來,時時留心看看報紙,打聽打聽中國的消息,卻從來沒有關涉他哥哥的事。只有戰勝的捷報,連珠炮價傳來;歡呼的聲浪,溢漲全國,好似火山爆裂一般,島根都隆隆地震動了。不多時,天險的旅順都攻破了,威海崴也占領了,劉公島一役索性把中國的海軍全都毀滅了。驕傲成性的六之介,此時他的心理上以為從此可以口吞渤海,腳踢神州,大和魂要來代替神明胄了,連哥哥的性命也被這權威呵護,決無妨礙。忽然聽見美國出來調停,他就破口大罵。后來日政府拒絕了莊、召兩公使,他的憤氣又平了一點。不想不久,日政府竟承認了威毅伯的全權大使,直把他氣得三尸出竅,六魄飛天,終日在家里椎壁拍幾地罵政府混蛋。

    正罵得高興時,房門呀的開了,女房東拿了張卡片道:“前天送信來的那怪人要見先生?!绷橹朗翘鞆|龍伯,忙說“請”。只見一個偉大軀干的人,亂髯戟張,目光電閃,蓬發闊面,膽鼻劍眉,身穿和服,灑灑落落地跨了進來,便道:“前日沒緣見面,今天又冒昧來打你的攪?!绷橐槐谡泻糇?,一壁道:“早想到府,謝先生帶信的高義,苦在不知住址,倒耽誤了。今天反蒙枉顧,又慚愧,又歡喜?!碧鞆|龍伯道:“我向不會說客氣話,沒事也不會來找先生。先生曉得令兄的消息嗎?”六之介道:“從先生帶信后,直到如今,沒接過哥哥只字?!碧鞆|龍伯慘然道:“怎么能寫字?令兄早被清國威毅伯殺了!”六之介突受這句話的猛擊,直立了起來道:“這話可真?”天弢龍伯道:“令兄雖被殺,卻替國家立了大功?!绷楸惶煨运?,眼眶里的淚,似泉一般直流,哽噎道:“殺了,怎么還立功呢?”天弢龍掃道:“先生且休悲憤,這件事政府至今還守秘密,我卻全知道。我把這事的根底細細告訴你。令兄是受了參謀部的秘密委任,去偷盜支那海軍根據地旅順、威海、劉公島三處設備詳圖的。我替令兄傳信時,還沒知道內容,但知道是我國的軍事偵探罷了。直到女諜花子回國,才把令兄盜得的地圖帶了回來。令兄殉國的慘史,也哄動了政府?!绷樵尞惖溃骸笆堑蹏鴳蛟旱南屡ㄗ訂??怎么也做了間諜?哥哥既已被殺,怎么還盜得地圖?帶回來的,怎么倒是花子呢?”天弢龍伯道:“這事說來很奇。據花子說,她在戲院里早和令兄發生關系,后來不知為什么,令兄和她鬧翻了。令兄因為悔恨,才發狠去冒偵探的大險?;ㄗ又浪囊馑?,有時去勸慰,令兄不是罵便是打,但花子一點不怨,反處處留心令兄的動作。令兄充偵探的事,竟被她探明白了,所以令兄動身到支那,她也暗地跟去。在先,令兄一點不知道,到了天津,還是她自己投到,跪在令兄身邊,說明她的跟來并不來求愛,是來求死。不愿做同情,只愿做同志。凡可以幫助的,水里火里都去。令兄只得容受了。后來令兄做的事,她都預聞。令兄先探明了這些地圖共有兩份,一份存在威毅伯衙門里,一份卻在丁雨汀公館。督署禁衛森嚴,無隙可乘,只好決定向丁公館下手。令兄又打聽得這些圖,向來放在簽押房公事桌抽屜里,丁雨汀出門后,簽押房牢牢鎖閉,家里的一切鑰匙,卻都交給一個最信任的老總管丁成掌管,丁成就住在那簽押房的耳房里監守著。那耳房的院子,只隔一座墻,外面便是馬路橫頭的荒僻死衖。這種情形令兄都記在肚里,可還沒有入腳處。恰好令兄有兩種特長,便是他成功之母:一是在戲院里學會了很純熟的支那話,一是歡喜喝酒。不想丁成也是個酒鬼,沒一天不到三不管一爿小酒店里去買醉。令兄曉得了,就借這一點做了兩人認識的媒介,漸漸地交談了,漸漸地合伙了。不上十天,成了酒友,不但天天替他會鈔付帳,而且時時給他送東送西,做得十分的殷勤親密。丁成雖是個算小愛恭維的人,倒也有些過意不去,有一天,忽然來約他道:‘我有一壇“女兒紅”,今晚為你開了,請你到公館來,在我房間里咱們較一較酒量,喝個暢?!钚职碘鈾C會來了,當下滿口應承。臨赴約之前,卻私下囑咐花子,三更時分,叫她到死衖里去等,彼此擲石子為號,便來接受盜到的東西,立刻拿回寓所。令兄那夜在丁公館里,果真把丁成灌得爛醉,果真在他身上偷到鑰匙,開了簽押房和抽屜,果真把地圖盜到了手,包好結上一塊石頭,丟出墻外,果真花子接到,拿回了寓,令兄還在丁公館里,和丁成同榻宿了一宵,平平安安地回來。令兄看著這一套圖雖然盜出來,但尺寸很大,紙張又硬又厚,總、分圖不下三十張,路上如何藏匿,決逃不過偵查的眼目??嗨剂λ髁税胩?,想出一個辦法,先盡著兩日夜的工夫,把最薄的軟綿紙套畫了三件總圖,鄭重交給花子,囑她另找個地方去住,把圖紙縫在衣褲里,等自己走后兩三天再走。自己沒事,多一副本也好;若出了事,還有這第二次的希望。自己決帶全份的正圖,定做了一只夾底木箱,把圖放在夾層里,外面卻裝了一箱書。計議已定,令兄第三天在天津出發??蓱z就在這一天,在輪船碼頭竟被稽查員查獲,送到督署,立刻槍斃了。倒是花子有智有勇,聽見了令兄的消息,她一點不膽怯,把三張副圖裁分為六,用極薄的橡皮包成六個大丸子,再用線穿了,臨上船時,生生的都吞下肚去,線頭含在嘴里,路上碰到幾次檢查,都被她逃過??恐H闇S持生命,千辛萬苦竟把地圖帶回國來。這回旅順、威海崴的容易得手,雖說支那守將的無能,幾張地圖的助力也就不小。不過花子經醫生把地圖取出后,胃腸受傷,至今病倒醫院,性命只在呼吸之間了。六之介先生,你想,令兄的不負國,花子的不負友,真是一時無兩,我怕你不知道,所以今天特來報告你?!绷楹鋈坏芍?,握著拳狂呼道:“可恨!可恨!必報此仇!花子不負友,我也決不負兄!”天弢龍伯道:“你恨的是威毅伯嗎?他就在這幾天要到馬關了!這是我們國際上的大計,你要報仇,卻不可在這些時期去胡做?!绷槟?。天弢龍伯又勸慰了幾句,也便飄然而去。

    且說六之介本恨威毅伯的講和,阻礙了大和魂的發展;如今又悲痛哥哥的被殺,感動花子的義氣。他想花子還能死守哥哥托付的遺命,他倒不能恪遵哥哥的預囑,那還成個人嗎?他的眼光是一直線的,現在他只看見前面晃著“報仇”兩個大字,其余一概不屑顧了,當時就寫了一封漢文的簡單警告,徑寄威毅伯,就算他的哀的美敦書了。從此就天天只盼望威毅伯的速來,打聽他的到達日期。后來聽見他果真到了,并且在春帆樓開議,就決意去暗殺。在神奈川縣橫濱街上金丸謙次郎店里,買了一支五響短槍,并買了彈子,在東京起早,趕到赤間關。恰遇威毅伯從春帆樓會議回來,剛走到外濱町,被六之介在轎前五尺許,硼的一槍,竟把威毅伯打傷了。幸虧彈子打破眼鏡,中了左顴,深入左目下。當時警察一面驅逐路人,讓轎子抬推行館;一面追捕刺客,把六之介獲住。威毅伯進了臥室,因流血過多,暈了過去。隨即兩醫官趕來診視,知道傷不致命,連忙用了止血藥,將傷處包裹。威毅伯已清醒過來。伊藤、陸奧兩大臣得了消息,慌忙親來慰問謝罪,地方文武官員也來得絡繹不絕。第二天,日皇派遣醫官兩員并皇后手制裹傷繃帶,降諭存問,且把山口縣知事和警察長都革了職,也算鬧得滿城風雨了。其實威毅伯受傷后,彈子雖未取出,病勢倒日有起色,和議的進行也并未停止。日本恐挑起世界的罪責,氣焰倒因此減了不少,竟無條件地允了停戰。威毅伯雖耗了一袍袖的老血,和議的速度卻添了滿鍋爐的猛火,只再議了兩次,馬關條約的大綱差不多快都議定了。

    這日正是山口地方裁判所判決小山六之介的謀刺罪案,參觀的人非常擁擠。馬美菽和烏赤云在行館沒事,也相約而往,看他如何判決。剛聽到堂上書記宣讀判詞,由死刑減一等辦以無期徒刑這一句的時候,烏赤云忽見入叢中一個虬髯亂發的日本大漢身旁,坐著個年輕英發的中國人,好生面善,一時想不起是誰。那人被烏赤云一看,面上似露驚疑之色,拉了那大漢匆匆地就走了。赤云恍然回顧美菽道:“才走出去的中國人你看見嗎?”美菽看了看道:“我不認得,是誰呢?”赤云道:“這就是陳千秋,是有名的革命黨,支那青年會的會員。昨天我還接到廣東同鄉的信,說近來青年會很是活動,只怕不日就要起事哩!現在陳千秋又到日本來,其中必有緣故?!眱扇苏⑵?,忽見行館里的隨員羅積丞奔來喊道:“中堂請赤云兄速回,說兩廣總督李大先生有急電,要和赤云兄商量哩!”赤云向美菽道:“只怕是革命黨起事了?!闭牵?br />
    輸他海國風云壯,還我軒皇土地來。

    不知兩廣總督的急電,到底發生了甚事,下回再說。大文學 www.babyidesign.com
最新網址:www.babyidesig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孽?;ā?/STRONG>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孽?;ㄗ钚抡鹿?/STRONG>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孽?;ā?/B>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午夜爽爽爽男女免费观看hd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