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回 秋狩記遺聞白妖轉劫 春帆開協議黑眚臨頭

大文學推薦各位書友閱讀:孽?;ㄕ?第二十七回 秋狩記遺聞白妖轉劫 春帆開協議黑眚臨頭
最新網址:www.babyidesign.com
(大文學 www.babyidesign.com)    話說皇后聽了那宮娥的一番話,雖不曾明說,但言外便見得這件事,不是萬歲爺,沒有第二個人敢干的。一時又氣、又怒、又恨、又羞、又怨,說不出的百千煩惱,直攻心窩,一口氣轉不過來,不知不覺地悶倒了。大家慌做一團,七手八腳地捶拍叫喚,全不中用?;屎笫犷^房太監小德張在外頭得了消息,飛也似奔來,忙喊道:“你們快去皇后的百寶架里,取那瓶龍腦香來?!币幻婧?,一面就在龍床前的一張朱紅雕漆抽屜桌上,捧出一個嵌寶五彩鏤花景泰香爐,先焚著了些水沉香,然后把宮娥們拿來的龍腦香末兒撒些在上面。一霎時,在裊裊的青煙里,揚起一股紅色的煙縷,頓時滿房氤氳地布散了一種說不出的奇香。小德張兩手抖抖地捧著那香爐,移到皇后坐的那張大椅旁邊一個矮凳上,再看皇后時,直視的眼光慢慢放下來,臉上也微微泛紅暈了,喉間啯啯嘟嘟地響,眼淚漉漉地流下來,忽然嗯的一聲,口中吐出一塊頑痰,頭只往前倒。宮娥忙在后面扶著。小德張跪著,揭起衣襟,承受了皇后的吐?;屎筮@才放聲哭了出來。大家都說:“好了,好了?!被屎笞阕憧蘖艘豢潭噻?,歘地灑脫宮娥們,很有力地站了起來,一直往外跑,宮娥們拉也拉不住,只認皇后發了瘋。小德張早猜透了皇后的意思,三腳兩步抄過皇后前面,攔路跪伏著,奏道:“奴才大膽勸陛下一句話,剛才宮娥們說萬歲爺早上玩的把戲,不怪陛下要生氣!但據奴才愚見,陛下倒不可趁了一時之氣,連夜去驚動老佛爺?!被屎蟮溃骸罢漳阏f,難道就罷了不成?”小德張道:“萬歲爺是個長厚人,決想不出這種刁鉆古怪的主意,這件事一定是和陛下有仇的人唆使的?!被屎蟮溃骸皩m里誰和我有仇呢?”小德張道:奴才本不該胡說,只為天恩高厚,心里有話也不敢隱瞞。陛下該知道寶妃和萬歲在大婚前的故事了!陛下得了正宮,寶妃對著陛下,自然不會有好感情。萬歲爺不來正宮還好,這幾天來了,哪里會安穩呢!這件事十分倒有九分是她的主意?!被屎蟊恍〉聫堖@幾句話觸動心事,頓時臉上飛起一朵紅云,咬著銀牙道:“這賤丫頭一向自命不凡地霸占著皇帝,不放朕在眼里,朕沒和她計較,她倒敢向朕作崇!得好好兒處置她一下子才好!你有法子嗎!你說!”小德張道:“奴才的法子,就叫做‘即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請陛下就把那小白狗裝在禮盒里,打發人送到寶妃那里,傳命說是皇后的賞賜。這個滑稽的辦法,一則萬歲爺來侮辱陛下,陛下把它轉敬了寶妃,表示不承受的意思;二則也可試出這事是不是寶妃的使壞。若然于她無關,她豈肯平白地受這羞辱?不和陛下吵鬧?若受了不聲不響,那就是賊人心虛,和自己承認了一樣?!被屎簏c頭道:“咱們就這么干,那么你明天好好給我辦去!”小德張諾諾連聲地起來?;屎笠差I著宮娥們自回寢宮去安息,不提。

    如今且說清帝這回的臨幸宜蕓館,原是敷衍他父王的敦勸,萬分勉強,住了兩夜,實在冷冰冰沒甚動彈。照宮里的老規矩,皇帝和后妃交歡,有敬事房太監專司其事:凡皇帝臨幸皇后的次日,敬事房太監必要跪在帝前請訓。如皇帝曾與皇后行房,須告以行房的時間,太監就記在冊上,某年月日某時,皇帝幸某皇后;若沒事,則說“去”。在園里雖說比宮里自由一點,然請訓的事仍要舉行。清帝這回在皇后那里出來,敬事房太監永祿請訓了兩次,清帝都說個“去”字。在第二次說“去”的時候,永祿就碰頭。清帝詫異道:“你做什么?”永祿奏道:“這冊子,老佛爺天天要吊去查看的?,F在萬歲爺兩夜在皇后宮里,冊子上兩夜空白,奴才怕老佛爺又要動怒,求萬歲爺詳察!”清帝聽了,變色道:“你管我的事!”永祿道:“不是奴才敢管萬歲爺的事,這是老佛爺的懿旨?!鼻宓郾疽驯镏欢亲拥膼簹?,聽見這話,又抬出懿旨來壓他,不覺勃然大怒,也不開口,就在御座上伸腿把永祿重重踢了一腳。永祿一壁抱頭往外逃,一壁嘴里還是咕嚕。也是事有湊巧,那時恰有個小太監領著玉瀾堂里喂養的一只小袖狗,搖頭擺尾地進來。這只袖狗生得精致乖巧,清帝沒事時,常常放在膝上撫弄。此時那狗一進門,畜生哪里曉得人的喜怒不測,還和平時一樣,縱身往清帝膝上一跳。清帝正在有火沒發處,嘴里罵一聲“逆畜”,順手抓起那狗來,向地上用力只一甩。這種狗是最嬌嫩不過,經不起摧殘,一著地,哀號一聲,滾了幾滾,四腳一伸死了。清帝看見那狗的死,心中也有些可惜,但已經死了,也是沒法。忽然眉頭一皺,觸動了他半孩氣的計較來,叫小太監來囑咐了一番,自己當晚還到皇后宮里,早晨臨走時候就鬧了這個小玩意,算借著死袖狗的尸,稍出些苦皇帝的氣罷了。

    次日,上半天忙忙碌碌地過了,到了晚飯時,太監們已知道清帝不會再到皇后那里,就把妃嬪的綠頭簽放在銀盤里,頂著跪獻。清帝把寶妃的簽翻轉了,吩咐立刻宣召。原來園里的儀制和宮里不同,用不著太監駝送,也用不著脫衣裹氅,不到一刻鐘,太監領著寶妃裊裊婷婷地來了。寶妃行過了禮,站在案旁,一面幫著傳遞湯點,一面眱了清帝,只是抿著嘴笑,倒把清帝的臉都眱得紅了,靦腆著問道:“你什么事這樣樂?”寶妃道:“我看萬歲爺嘗了時鮮,所以替萬歲爺樂?!鼻宓垡姲干鲜称冯m列了三長行,數去倒有百來件,無一時鮮品,且稍遠的多惡臭不堪,曉得寶妃含著醋意了,便嘆口氣道:“別說樂,倒惹了一肚子的氣!你何苦再帶酸味兒?這里反正沒外人,你坐著陪我吃吧!”說時,小太監捧了個坐凳來,放在清帝的橫頭。寶妃坐著笑道:“一氣就氣了三天,萬歲爺倒唱了一出三氣周瑜?!鼻宓鄣溃骸澳氵€是不信?你也學著老佛爺一樣,天天去查敬事房的冊子好了?!睂氬尞惖溃骸霸趺蠢戏馉攣聿樵蹅兊膸つ??”清帝面現驚恐的樣子,四面望了一望,叫小太監們都出去,說御膳的事有妃子在這里伺候,用不著你們。幾個小太監奉諭,都退了出去。清帝方把昨天敬事房太監永祿的事和今早鬧的玩意兒,一五一十告訴了寶妃。寶妃道:“老佛爺實在太操心了!面子上算歸了政,底子里哪一件事肯讓萬歲爺作一點主兒呢?現在索性管到咱們床上來了。這實在難怪萬歲爺要生氣!但這一下子的鬧,只怕闖禍不小,皇后如何肯干休呢?老佛爺一定護著皇后,不知要和萬歲爺鬧到什么地步,大家都不得安生了!”清帝發恨道:“我看唐朝武則天的淫兇,也不過如此。她特地叫繆素筠畫了一幅《金輪皇帝袞冠臨朝圖》掛在寢宮里,這是明明有意對我示威的?!睂氬溃骸拔鋭t天相傳是鎖骨菩薩轉世,所以做出這一番驚天動地的事業。我們老佛爺也是有來歷的,萬歲爺曉得這一段故事嗎?”清帝道:“我倒不曉得,難道你曉得嗎?”寶妃道:“那還是老佛爺初選進宮來時一件奇異的傳說??苓B材在昌平州時,聽見一個告退的老太監說的??芴O又私下和我名下的高萬枝說了,因此我也曉得了些?!鼻宓鄣溃骸霸趺磦髡f呢?你何妨說給我知?!睂氬溃骸八麄冋f宣宗皇帝每年秋天,照例要到熱河打圍。有一次,宣宗正率領了一班阿哥王公們去打圍,走到半路,忽然有一只很大的白狐,伸著前腿,俯伏當地,攔住御騎的前進。宣宗拉了寶弓,拔一枝箭正待要射。那時文宗皇帝還在青宮,一同扈蹕前去,就啟奏道:‘這是陛下圣德廣敷,百獸效順,所以使修煉通靈的千年老狐也來接駕。乞免其一死!’宣宗笑了一笑,就收了弓,掖起馬頭,繞著彎兒走過去了。誰知道獵罷回鑾,走到原處,那白狐調轉頭來,依然迎著御馬俯伏。那時宣宗正在弓燥手柔的時候,不禁拉起弓來就是一箭,仍舊把它射死。過了十多年,到了文宗皇帝手里,遇著選繡女的那年,內務府呈進繡女的花名冊。那繡女花名冊,照例要把繡女的姓名、旗色、生年月日詳細記載。文宗翻到老佛爺的一頁,只見上面寫著‘那拉氏,正黃旗,名翠,年若干歲,道光十四年十月初十日生’??吹缴暝氯丈?,忽然觸著什么事似的,回顧一個管起居注的老太監道:‘那年這個日子,記得過一個很稀罕的事,你給我去查一下子?!抢咸O領命,把那年的起居冊子翻出來,恰就是射死白狐的那個日子。文宗皇帝笑道:‘難道這女子倒是老狐轉世!’當時就把老佛爺發到圓明園桐蔭深處承值去了。老佛爺生長南邊,會唱各種小調,恰遇文宗游園時聽見了,立時召見,命在廊欄上唱了一曲。次日,就把老佛爺調充壓帳宮娥。不久因深夜進茶得幸,生了同治皇上,封了懿貴妃了。這些話都是內監們私下互相傳說,還加上許多無稽的議論,有的說老佛爺是來給文宗報恩;有的說是來報一箭之仇,要擾亂江山;有的說是特為討了人身,來享世間福樂,補償他千年的苦修。話多著呢?!鼻宓劾湫Φ溃骸澳膬菏菆蠖?!簡直說是擾亂江山,報仇享福,就得了!”寶妃道:“老佛爺倒也罷了,最可惡的是連總管仗著老佛爺的勢,膽大妄為,什么事都敢干!白云觀就是他納賄的機關,高道士就是他作惡的心腹,京外的官員哪個不趨之若鶩呢?近來更上一層了!他把妹子引進宮來,老佛爺寵得了不得,稱呼她做大姑娘?,F在和老佛爺并吃并坐的,只有女畫師繆太太和大姑娘兩個人。前天萬歲爺的圣母賢親王福晉進來,忽然賜坐,福晉因為是非常恩寵,惶悚不敢就坐。老佛爺道:‘這個恩典并不為的是你,只為大姑娘腳小站不動,你不坐,她如何好坐?!@幾句話,把圣母幾乎氣死。照這樣兒做下去,魏忠賢和奉圣夫人的舊戲,很容易的重演。這一層,倒要請萬歲爺預防的!”清帝皺著眉道:“我有什么法子防呢?”寶妃道:“這全在乎平時召見臣子時,識拔幾個公忠體國的大臣,遇事密商,補苴萬一。無事時固可借以潛移默化,一遇緊要,便可鋤奸摘伏。臣妾愚見,大學士高揚藻和尚書龔平,侍郎錢端敏、常璘,侍讀學士聞鼎儒,都是忠于陛下有力量的人,陛下該相機授以實權。此外新進之士,有奇才異能的,亦應時時破格錄用,結合士心。里面敬王爺的大公主,耿直嚴正,老佛爺倒怕她幾分,陛下也要格外地和她親熱??傊?,要自成一種勢力,才是萬全之計。陛下待臣妾厚,故敢冒死地說?!鼻宓鄣溃骸澳阏f的全是赤心向朕的話。這會兒,滿宮里除了你一人,還有誰真心忠朕呢?”說著,放下筷碗說:“我不吃了?!币幻姘研∈纸砜鴾I痕。寶妃見清帝這樣,也不自覺的淚珠撲索索地墜下來,投在清帝懷里,兩臂繞了清帝的脖子道:“這倒是臣妾的不是,惹起陛下的傷心。干脆地說一句,老佛爺和萬歲爺打吵子,大婚后才起的。不是為了萬歲爺愛臣妾不愛皇后嗎?依這么說,害陛下的不是別人,就是臣妾。請陛下顧全大局,舍了臣妾吧!”清帝緊緊地抱著,溫存道:“我寧死也舍不了你,決不做硬心腸的李三郎?!睂氬溃骸熬团氯f歲爺到那時自己也做不了主?!鼻宓鄣溃骸拔抑挥幸乐悴耪f的主意,慢慢地做去,不收回政權,連愛妃都保不住,還成個男子漢嗎?”說罷,拂衣起立道:“我們不要談這些話吧!”寶妃忙出去招呼小太監來撤了筵席。彼此又絮絮情話了一會,正是三日之別,如隔三秋;一夕之歡,愿閏一紀。天帷昵就,攪留仙以龍拏;鈿盒承恩,寓脫簪于雞旦。情長夜短,春透夢酣,一覺醒來,已是丑末寅初。寶妃急忙忙的起床,穿好衣服,把頭發掠了一掠,就先回自己的住屋去了。

    清帝消停了幾分鐘,也就起來,盥漱完了,吃了些早點,照著平時請安的時候,帶了兩個太監,迤邐來到樂壽堂。剛走到廊下,只見一片清晨的太陽光,照在黃緞的窗簾上,氣象很是嚴肅,靜悄悄的有一點聲息,只有太后愛的一只叭兒黑狗叫做海獺的,躺在門檻外呼呼地打鼾。宮眷里景王的女兒四格格和太后的侄媳袁大奶奶。在那里逗著銅架上的五彩鸚哥??娞诶葯谏?,仰著頭正看天上的行云,一見清帝走來,大家一面照例地請安,一面各現著驚異的臉色。大姑娘卻濃裝艷抹,體態輕盈地靠在寢宮門口,仿佛在那里偷聽什么似的,見了清帝,一面屈了屈膝,一面打起簾子讓清帝進去。清帝一腳跨進宮門,抬頭一看,倒吃了一驚,只見太后滿面怒容,臉色似巖石一般的冷酷,端坐在寶座上?;屎笮币性谔蟮膶氉?,頭枕著一個膀子嗚咽地哭。寶妃眼看鼻子,身體抖抖地跪在太后面前。金妃和許多宮眷宮娥都站在窗口,面面相覷地不則一聲。太后望見清帝進門,就冷冷地道:“皇帝來了!我正要請教皇帝,我哪一點兒待虧了你?你事事來反對我!聽了人家的唆掇,膽敢來欺負我!”清帝忙跪下道:“臣兒哪兒敢反對親爺爺,‘欺負’兩字更當不起!誰又生了三頭六臂敢唆掇臣兒!求親爺爺息怒?!碧蟊亲永锖吡艘宦暤溃骸半奘窍沽搜?,抬舉你這沒良心的做皇帝;把自己的侄女兒,配你這風吹得倒的人做皇后,哪些兒配不上你?你倒聽了長舌婦的枕邊話,想出法兒欺負她!昨天玩的好把戲,那簡直兒是罵了!她是我的侄女兒,你罵她,就是罵我!”回顧皇后道:“我已叫騰出一間屋子,你來跟我住,世上快活事多著呢,何必跟人家去爭這個病蟲呢!”說時,怒氣沖沖地拉了皇后往外就走,道:“你跟我挑屋子去!”又對皇帝和寶妃道:“別假惺惺了,除了眼中釘,盡著你們去樂吧!”一壁說著,一壁領了皇后宮眷,也不管清帝和寶妃跪著,自管自蜂擁般地出去了。這里清帝和寶妃見太后如此的盛怒,也不敢說什么,等太后出了門,各自站了起來。清帝問寶妃:“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寶妃道:“臣在萬歲爺那里回宮時,宮娥們就告訴說:‘剛才皇后的太監小德張,傳皇后的諭,賞給一盒禮物?!即蜷_來一看,原來就是那只死狗。臣猜皇后的意思,一定把這件事錯疑到臣身上了,正想到皇后那里去辯明,誰知老佛爺已經來傳了。一見面,就不由分說地痛罵,硬派是臣給萬歲爺出的主意。臣從沒見過老佛爺這樣的發火,知道說也無益,只好跪著忍受。那當兒,萬歲爺就進來了。這一場大鬧,本來是意中的,不過萬歲爺的一時孩子氣,把臣妾葬送在里頭就是了?!鼻宓壅醒?,寶妃瞥見窗外廊下,有幾個太監在那里探頭探腦,寶妃就催著道:“萬歲爺快上朝堂去吧,時候不早,只怕王公大臣都在那里候著了!”清帝點了點頭,沒趣搭拉地上朝去了。寶妃想了一想,這回如不去見一見太后,以后更難相處,只好硬著頭皮,老著臉子,追蹤前往,不管太后的款待如何,照舊的殷勤伺候。這些事,都是大婚以后第二年的故事。從這次一鬧后,清帝去請安時,總是給他一個不理。這樣過了三四個月,以后外面雖算和藹了一點,但心里已筑成很深的溝塹。又忽把皇帝的寢宮和佛爺的住屋中間造了一座墻,無論皇帝到后妃那里,或后妃到皇帝寢宮,必要經過太后寢宮的廊下。這就是嚴重監督金、寶二妃的舉動。直到余敏的事鬧出來,連公公在太后前完全推在寶妃的身上,又加上許多美言,更觸了太后的忌。然而這件事,清帝辦得非常正大,太后又不好說甚,心里卻益發憤恨,只向寶妃去尋瑕索瘢。不想魚陽伯的上海道,外間傳言說是寶妃的關節。那時清帝和嬪妃都在禁城,忽一天,太后忽然回宮,搜出了聞鼎儒給二妃一封沒名姓的請托信,就一口咬定是罪案的憑據,立刻把寶妃廷杖,金、寶二妃都降了貴人。二妃名下的太監,捕殺的捕殺,驅逐的驅逐。從此不準清帝再召幸二妃了。你想清帝以九五之尊,受此家庭慘變,如何能低頭默受呢?這便是兩宮失和的原因。

    本來聞韻高是金、寶兩宮的師傅,自然知道宮闈的事,比別人詳細。龔尚書在毓慶宮講書的時候,清帝每遇太后虐待,也要向師傅哭訴。這兩人都和唐卿往來最密,此時談論到此,所以唐卿也略知大概。當下唐卿接著說道:“兩宮失和的事,我也略知一二。但講到廢立,當此戰禍方殷、大局瀕危之際,我料太后雖有成竹,決不敢冒昧舉行。這是賢弟關心太切,所以有此杞人之憂。如不放心,好在劉益昆現在北京,賢弟可去謁見,秘密告知,囑他防范。我再去和高、龔兩尚書密商,借翊衛畿輔為名,把淮軍夙將倪鞏廷調進關來。這人忠誠勇敢,可以防制非常。又函托署江督莊壽香把馮子材一軍留駐淮、徐。經這一番布置,使西邊有所顧忌,也可有備無患了?!表嵏吒秸品Q善。唐卿道:“據我看來,目前切要之圖,還在戰局的糜爛。賢弟,你也是主戰派中有力的一人,對于目前的事,不能不負些責任。你看,上月劉公島的陷落,數年來全力經營的海軍完全覆沒,丁雨汀服毒自盡了,從此山東文登、寧海一帶,也被日軍占領。海蓋方面,說也羞人,宋欽領了十萬雄兵,攻打海城日兵六千人,五次不能下,現在只靠玨齋所率的湘軍六萬人,還未一試。前天他有信來,為了臺諫的參案,很覺灰心;又道伊唐阿忽然借口救遼,率軍宵遁,軍心頗被搖動。他雖然還是口出大言,我卻很替他十分擔憂。至于議和一層,到了如此地步,自然不能不認他是個急救的方策。但小燕和召廉村徒然奉了全權的使命,還被日本挑剔國書上的字句拒絕了,白走一趟。其實不客氣說,這個全權大臣,非威毅伯去不可!非威毅伯帶了賠款割地的權柄去不可!這還成個平等國的議和嗎?就是城下之盟罷了!喪失的巨大,可想而知。這幾天威毅伯已奉諭開復了一切處分,派了頭等全權大臣,正在和敬王、祖蓀山等計議和議的方針,高中堂和龔尚書都不愿參預,那還不是掩耳盜鈴的態度嗎?我想,最好玨齋能在這時候爭一口氣,打一個大勝仗,給法、越戰爭時候的馮子材一樣,和議也好講得多哩!”韻高道:“門生聽說江蘇同鄉今天在江蘇會館公宴威毅伯的參贊馬美菽、烏赤云,老師是不是主人?”唐卿道:“我也是主人,正待要去。美菽本是熟人,他的《文通》一書也曾讀過。烏君聽說是粵中的名士,不但是外交能手,而且深通西方理學,倒不可不去談談,看他們對于時局有什么意見?!表嵏咧捞魄渖许毟把?,也不便多談,就此告辭出來。

    唐卿送客后,看看時候不早,連忙換了一套宴客的禮服,吩咐套車,直向米市胡同江蘇會館而來。到得館中,同鄉京官都朝珠補褂,躋躋蹌蹌地擠滿了館里東花廳,陸菶如、章直蜚、米筱亭、葉緣常、尹震生、龔弓夫,這一班人也都到了。唐卿一一招呼了。不一會,長班引進兩位特客來,第一個是神清骨秀,氣概昂藏,上唇翹起兩簇烏須,唐卿認得就是馬美菽;第二個卻生得方面大耳神情肅穆須髯豐滿,大概是烏赤云了。同鄉本已推定唐卿做主人的領袖,于是送了茶,寒暄了幾句,馬上就請到大廳上,斟酒坐定。套禮已畢,大家慢慢談聲漸終,唐卿便先開口道:“這幾天中堂為國宣勞,政躬想必健適,行旌何日徂東?全國正深翹企!”美菽道:“戰局日危,遲留一日,即多一日損失,中堂也迫不及待,已定明日請訓后,即便啟行?!敝彬愕溃骸把院褪侨珖济袼鶒u,中堂冒不韙而獨行其是,足見首輔孤忠。但究竟開議后,有無把握,不致斷送國脈?”赤云道:“孫子曰:‘知彼知己,百戰百勝?!刑煤螄L不主戰!不過戰必量力,中堂知己力不足,人力有余,不敢附和一般不明內容而自大輕敵者,輕言開戰?,F時戰的效驗,已大張曉喻了,中堂以國為重,決不負氣。但事勢到此,只好盡力做去,做一分是一分,講不到有把握沒把握的話了?!惫虻溃骸昂\娛侵刑镁木幘?,會操復奏,頗自夸張。前敵各軍亦多淮軍精銳,何以大東遇敵,一蹶不振;平壤交綏,望風而靡?中堂武勛蓋代,身總師干,國力之足不足,似應稍負責任!”美菽笑道:“弓夫兄,你不是局外人,海軍經費每年曾否移作別用?中堂曾否聲明不敷展布?此次失敗,與機械不具有無關系?其他軍事上是否毫無掣肘?弓夫兄回去一問令叔祖,當可了然。但現在當局,自應各負各責,中堂也并不諉卸?!闭鹕鰬崙嵅逖缘溃骸拔也皇翘蛔o中堂,前幾個月,大家發狂似地主戰,現在戰敗了,又動輒痛罵中堂。我獨以為這回致敗的原因,不在天津,全在京師。中堂思深慮遠,承平之日,何嘗不建議整飭武備?無奈封章一到,幾乎無一事不遭總署及戶部的駁斥,直到高升擊沉,中堂還請撥巨帑構械和倡議買進南美洲鐵甲船一大隊,又不批準。有人說蕞爾日本,北洋的預備已足破敵,他說這話,大概已忘卻了歷年自己駁斥的案子了!諸位想,中堂的被罵,冤不冤呢?”筱亭見大家越說越到爭論上去,大非敬客之道,就出來調解其間道:“往事何必重提,各負各責。自是美菽先生的名論,以后還望中堂忍辱負重,化險為夷,兩公左輔右弼,折沖御侮,是此次中堂一行,實中國四萬萬人所托命,敢致一觥,為中國前途祝福!為中堂及二公祝福!”筱亭說罷,立起來滿飲了一杯。大家也都飲了一杯。美菽和赤云也就趁勢告辭離了江蘇會館,到別處去了。這里同鄉京官也各自散歸。

    話分兩頭。我現在把京朝的事暫且慢說,要敘敘威毅伯議和一邊的事了。且說馬、烏兩參贊到各處酬應了一番,回到東城賢良寺威毅伯的行轅,已在黃昏時候。門口伺候的人們看見兩人,忙迎上來道:“中堂才回來,便找兩位大人說話?!眱扇寺犃?,先回住屋換上便衣,來到威毅伯的辦公室,只見威毅伯很威嚴地端坐在公事桌上,左手捋著下頷的白須,兩只奕奕的眼光射在幾張電報紙上。望見兩人進來,微微地動了一動頭,舉著右手仿佛表示請坐的樣子,兩人便在那文案兩頭分坐了。威毅伯一壁不斷地翻閱文件,一壁說道:“今天在敬王那里,把一切話都說明了,請他第一不要拿法、越的議和來比較,這次的議和,就算有結果,一定要受萬人唾罵;但我為扶危定傾起見,決不學京朝名流,只顧迎合輿論,博一時好名譽,不問大計的安危。這一層要請王爺注意!又把要帶蔭白大兒做參贊的事,請他代奏。敬王倒很明白爽快,都答應了。明天我們一準出京,你們可發一電給羅道積丞、曾守潤孫,趕緊把放洋的船預備好,到津一徑下船,不再耽擱了?!背嘣频溃骸拔覀儑鴷目钍?,轉托美使田貝去電給伊藤,是否滿意,尚未得復,應否等一等?”威毅伯道:“復電才來,伊藤轉呈日皇,非常滿意。日皇現在廣島,已派定內閣總理伊藤博文、外務大臣陸奧宗光為全權大臣,在馬關開議,并先期到彼相候?!泵垒牡溃骸奥毜勒孛髦刑?,適間得到福參贊世德的來電,我們的船已雇了公義、生義兩艘。何時啟碇?悉聽中堂的命令?!蓖悴雒娆F驚奇的樣子道:“這是個匿名信,奇怪極了!”兩人都站起湊上來看,見一張青格子的白綿紙上寫著幾句似通非通的漢文,信封上卻寫明是“日本群馬縣邑樂郡大島村小山”發的。信文道:

    支那全權大使殿,汝記得小山清之介乎?清之介死,汝乃可獨生乎?明治二十八年二月十一日預告。

    馬、烏二人猜想了半天,想不出一個道理來。威毅伯掀髯微笑道:“這又是日本浪人的鬼祟!七十老翁,死生早置度外,由他去吧!我們干我們的?!彪S手就把它撩下了,一宿匆匆過去。

    次日,威毅伯果然在皇上、皇太后那里請訓下來,隨即率同馬、烏等一班隨員乘了專輪回津。到津后,也不停留,自己和大公子、美國前國務卿福世德、馬美菽、烏赤云等坐了公義船,其余羅積丞、曾潤孫一班隨員翻譯等坐了生義船。那天正是光緒二十一年二月二十日,在風雪漫天之際,戰云四逼之中,鼓輪而東,海程不到三天,二十三的清晨已到了馬關。日本外務省派員登舟敬迓,并說明伊藤、陸奧兩大臣均已在此恭候,會議場所擇定春帆樓,另外備有大使的行館。威毅伯當日便派公子蔭白同著福參贊先行登岸,會了伊藤、陸奧兩全權,約定會議的時間。第二天,就交換了國書,移入行館。第三天,正式開議,威毅伯先提出停戰的要求。不料伊藤竟嚴酷地要挾,非將天津、大沽、山海關三處準由日軍暫駐,作為抵押,不允停戰。威毅伯屢次力爭,竟不讓步。這日正二十八日四點鐘光景,在第三次會議散后,威毅伯積著滿腔憤怒,從春帆樓出來,想到甲申年伊藤在天津定約的時候,自己何等的驕橫,現在何等的屈辱,恰好調換了一個地位。一路的想,猛抬頭,忽見一輪落日已照在自己行館的門口,滿含了慘淡的色彩,不覺發了一聲長嘆。嘆聲未畢,人叢里忽然擠出一個少年,向轎邊直撲上來,崩的一聲,四圍人聲鼎沸起來,轎子也停下來了,覺得面上有些異樣,伸手一摸,全是濕血,方知自己中了槍了。正是:

    問誰當道狐貍在?何事驚人霹靂飛。

    不知威毅伯性命如何,且聽下回分解。大文學 www.babyidesign.com
最新網址:www.babyidesig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孽?;ā?/STRONG>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孽?;ㄗ钚抡鹿?/STRONG>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孽?;ā?/B>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午夜爽爽爽男女免费观看hd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