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回 隔墻有耳都院會名花 宦?;仡^小侯驚異夢

大文學推薦各位書友閱讀:孽?;ㄕ?第二十二回 隔墻有耳都院會名花 宦?;仡^小侯驚異夢
最新網址:www.babyidesign.com
(大文學 www.babyidesign.com)    話說陽伯正在龔府,忽聽那進來的俊仆兒句附耳之談,頓時驚惶失措,匆匆告辭出來。你道為何,原來那俊仆是陽伯朝夕不離的寵童,叫做魚興,陽伯這回到京,住在前門外西河沿大街興勝客店里,每日陽伯出門拜客,總留魚興看寓。如今忽然追蹤而來,陽伯料有要事,一看見心里就突突地跳,又被魚興冒冒失失地道,“前兒的事情變了卦了。郭掌柜此時在東交民巷番菜館,立候主人去商量!他怕主人不就去,還捎帶一封信在這里?!标柌坏人f完,忙接了信,恨不立刻拆開,礙著龔尚書在前。好容易端茶、送客、看上車,一樣一樣禮節捱完,先打發魚興仍舊回店,自己跳上車來,外面車夫砰然動著輪,里面陽伯就嗤的撕了封,只見一張五云紅箋上寫道:

    前日議定暫挪永豐莊一款,今日接頭,該莊忽有翻悔之意。在先該莊原想等余觀察還款接濟,不想余出事故,款子付出難收,該莊周轉不靈,恐要失約。今又知有一小爵爺來京,帶進無數巨款,往尋車字頭,可怕可怕!望速來密商,至荷至要!

    末署“云泥”兩字。陽伯一面看,車子一面只管走,徑向東交民巷前進。

    且說這東交民巷,原是各國使館聚集之所,巷內洋房洋行最多,甚是熱鬧。這番菜館,也就是使館內廚夫開設,專為進出使館的外國人預備的,也可飲食,也可住宿,本是很正當的旅館。后來有幾個酒醉的外國人,偶然看中了鄰近小家女子,起了狎侮之心;館內無知仆歐,媚外湊趣,設計招徠:從此賣酒之家,變為藏花之塢了。都中那班浮薄官兒、輕狂浪子都要效尤,也有借為秘密集會所的,也有當做公共尋歡場的。凡進此館,只要化京錢十二吊交給仆歐,頃刻間纏頭錢去,賣笑人來,比妓館娼樓還要靈便,就不能指揭姓名、揀擇妍丑罷了。那館房屋的建筑法,是一座中西合璧的五幢兩層樓,樓下中間一大間,大小縱橫,排許多食桌,桌上硝瓶琉盞,銀匙鋼叉,擺得異常整齊;東西兩間,連著廂房,與中間只隔一層軟壁,對面開著風門,門上嵌著一塊一尺見方的玻璃;東邊一間,鋪設得尤為華麗,地蓋紅毹,窗圍錦幕,畫屏重迭,花氣氤氳,靠后壁朝南,設著一張短欄矮腳的雙眠大鐵床,煙羅汽褥,備極妖艷。最奇怪的,這鐵床背后卻開著一扇秘密便門,一出門來就是一條曲折的小弄,由這弄中真通大街,原為那些狎客淫娃,做個意外遁避之所。其余樓上,還有多少洞房幽室,不及細表。

    如今且說陽伯的大鞍車,走到館門停住。陽伯原是館里的熟客,常常來廝混的,當時忙跳下車,吩咐車夫暫時把車卸了,把牲口去喂養,打發仆人自去吃飯,自己卻不走正路,翻身往后便走。走過了好幾家門首,才露出了一個狹弄口,弄口堆滿垃圾,弄內地勢低洼。陽伯挨身跨下,依著走慣的道兒彎彎曲曲地摸進去,看看那便門將近,三腳兩步趕到,把手輕輕一按,那門恰好虛掩,人不知鬼不覺地開了。陽伯一喜,一腳踏上,剛伸進頭,忽聽里面床邊有婦女嚶嚀聲。陽伯吃一嚇,忙縮住腳,側耳聽去,那口音是個很熟的窯姐兒,逼著嗓子怪叫道:“老點兒礙什么?就是你那幾位姨太太,我也不怕!我怕的倒是你們那位姑太太!”只聽這話還沒說了,忽有個老頭兒涎皮賴臉地接腔道:“咦,嫁出的女兒,潑出的水,你倒怕了她!我告訴你說,一個女娘們只要得夫心,得了夫心誰也不怕。不用遠比,只看如今宮里的賢妃,得了萬歲爺天寵,不管余道臺有多大手段、多高靠山,只要他召幸時候一言半語,整顆兒的大紅頂兒骨碌碌在他舌頭尖上、牙齒縫里滾下來了,就是老佛爺也沒奈何他。這消息還是今兒在我們姑爺聞韻高那兒聽來的。你說厲害不厲害?勢派不勢派呢?”聽那窯姐兒冷笑一聲道:“嚇,你別老不害臊!雞矢給天比了!你難道忘了上半年你引了你們姑爺來這里一趟,給你那姑太太知道了,特為揀你生日那一天賓客盈門時候,她駕著大鞍車趕上你們來,把牲口卸了,停在你門口兒,多少人請她可不下來,端坐在車廂里,對著門,當著進進出出的客人,口口聲聲罵你,直罵到日落西山。他老人家乏了,套上騾兒轉頭就走。你縮在里邊哼也沒有哼一聲兒,這才算勢派哩!只怕你的紅頂兒,真在她牙縫里打磨盤呢!老實告你說吧,別花言巧語了,也別胡吹亂嗙了,要我上你家里去老虎頭上抓毛兒,我不干!你若不嫌屈尊,還是趕天天都察院下來,到這兒溜達溜達,我給你解悶兒就得了?!蹦抢项^兒狠狠嘆了一口氣,還要說下去,忽聽廂房門外一陣子嘻嘻哈哈的笑語聲、帖帖韃韃的腳步聲,接著咿啞一響,好象有人推門兒似的。陽伯正跨在便門限上,聽了心里一慌,想跑,還沒動腳,忽見黑蓬松一大團從里面直鉆出來,避個不迭,正給陽伯撞個對面。陽伯圓睜兩眼,剛要喚道“該”,縮不不迭,卻幾乎請下安去。又一轉念,大人們最忌諱的是怕人知道的事情被人撞見了,連忙別轉頭,閃過身體,只做不認得,讓他過去。那人一手掩著臉,一手把袖兒握著嘴上的胡子,忘命似地往小弄里逃個不迭。陽伯看他去遠,這才跨進便門。不提防一進門,劈臉就伸過一只纖纖玉手來,把陽伯胸前衣服抓住道:“傅大人,你跑什么!又不是姑太太來了,你怕誰呀?”陽伯仔細一聽,原來就是他的老相好、這里有名的姐兒小玉的口音,不禁嗤的一笑道:“乖姐兒,你的爸爸才是傅大人呢!”小玉啐了一口,拉了陽伯的手,還沒有接腔,房里面倒有人接了話兒道:“你們找爸爸,爸爸在這兒呢?!毙∮竦箛樢惶?,忙搶進房來道:“呸,我道是誰?原來是郭爺。巧極了,連您也上這兒來了!”陽伯故意皺皺眉,手指著郭掌柜道:“不巧極了。老郭,你千不來萬不來,單揀人家要緊的時候,你可來了!”郭掌柜哈哈笑道:“我真該死,我只記著我的要緊,可把你們倆的要緊倒忘了?!标柌溃骸澳銊e拉我,我有什么要緊?你嚇跑了總憲大人,明兒個都察院踏門拿人,那才要緊呢!”小玉瞪了陽伯一眼,走過來,趴在郭掌柜肩膀上道:“郭爺,你別聽他,盡撒謊!”郭掌柜伸伸舌頭道:“才打這屋里飛跑出去的就是……”小玉不等郭掌柜說出口,伸手握住他的嘴道:“你敢說!”郭掌柜笑道:“我不,我不說?!本蛦栮柌溃骸澳敲茨愀粔K兒來的嗎?大概沒有接到我的信吧!”陽伯道:“還提信呢!都是你這封信,把我叫進來,把他趕出去,兩下里不提防,好好兒碰了一個頭。你瞧,這兒不是個大疙瘩嗎?這會兒還疼呢!”說著話,伸過頭來給郭掌柜看。郭掌柜一面瞅著他左額上,果然紫光油油的高起一塊;一面沖著玻璃風門外,帶笑帶指地低低道:“哪,都是這班公子哥兒鬧哄哄擁進來,我在外間坐不住,這才撞進來,鬧出這個亂子。魚大人,那倒對不住您了!”陽伯搖搖手道:“你別磣了!小玉,你來,我們看一看外邊兒都是些誰呀?”說罷,拉了小玉,耳鬢廝磨地湊近那風門玻璃上張望。只見中間一張大餐長桌上,團團圍坐著五個少年,兩邊兒多少仆歐們手忙腳亂地伺候,也有鋪臺單、插瓶花的,也有擺刀叉、洗杯盤的,各人身邊都站著一個戴紅纓帽兒的小跟班兒,遞煙袋,擰手巾,亂個不了。陽伯先看主位上的少年,面前鋪上一張白紙,口銜雪茄,手拿著筆,低著頭,在那里開菜單兒,忽然抬起頭來,招呼左右兩座道:“勝佛先生和鳳孫兄,你們兩位都是外來的新客,請先想菜呀!”陽伯這才看清那主位的臉兒,原來不是別人,就是莊稚燕。再看左座那一個,生得方面大耳,氣概堂皇,衣服雖也華貴,卻都是寬袍大袖,南邊樣兒。右邊的是瘦長臉兒,高鼻子,骨秀神清,舉止豪宕,雖然默默的坐著,自有一種上下千古的氣概;兩道如炬的目光,不知被他抹殺了多少眼前人物,身上服裝,卻穿得很樸雅的。這兩個陽伯卻不認得,下來,捱著這瘦長臉兒來,是曾侯爺敬華;對面兒坐著的,卻就是在龔尚書府上陪陽伯談天的珠公子。只聽右座那一個道:“稚燕,你又來了!這有什么麻煩,胡亂點幾樣就得了?!庇易氐溃骸靶值苓€要赴楊淑喬、林敦古兩兄的預約,恐怕不能久坐,隨便吃一樣湯就行了?!毖韵?,仿佛顯出厭倦的臉色。稚燕一面點菜,一面又問道:“既到了這里,那十二吊頭總得花吧!”珠公子皺著眉道,“你們還鬧這玩意兒呢?我可不敢奉陪!”敬華笑道:“我倒要叫,我可不叫別人!”稚燕道:“得了,不用說了,我把小玉讓給你就是了!”說罷,就吩咐仆歐去叫小玉。勝佛推說就要走,不肯叫局。稚燕也不勉強,只給鳳孫叫了一人,連自己共是三人。仆歐連聲“著”,答應下去。陽伯在里面聽得清楚,忙推著小玉道:“侯爺叫你了,還不出去!”小玉笑道:“哪有那么容易!今兒老媽兒都沒帶,只好回去一趟再來?!标柌S手就指著那桌上兩個不認得的問小玉道:“那兩個是誰,你認識么?”小玉道:“你不認識么?那個胖臉兒,聽說姓章,也是一個爵爺,從杭州來的;一個瘦長臉,是戴制臺的公子,是個古怪的闊少爺,還有人說他是革命黨。這些話都是莊制臺的少爺莊立人告訴我的,不曉得是確不確,他們都是新到京的?!眱扇苏f話,恰好有個仆歐推門進來,招呼小玉上座兒。小玉站起身,抖摟了衣服,湊近那仆歐耳旁道:“你出去,別說我在這里。我回家一趟,換換衣服就來?!被仡^給陽伯、郭掌柜點點頭道:“魚大人,我走了,回頭你再來叫??!郭爺,你得閑兒,到我們那兒去坐坐?!壁s說話當兒,早已轉入床后,一溜煙的出便門去了。

    這里陽伯順便就叫仆歐點菜,先給郭掌柜點了蕃茄牛尾湯、炸板魚、牛排、出骨鵪鶉、加利雞飯、勃朗補丁,共是六樣。自己也點了蔥頭湯、煨黃魚、牛舌、通心粉雀肉、香蕉補丁五樣。仆歐拿了菜單,打上號碼,自去叫菜。這里兩人方談起正事來。郭掌柜先開口道:“剛才我仿佛聽見小玉給你說什么姓章的,那個人你知道嗎?”陽伯道:“我不知道,就聽見莊稚燕叫他鳳孫?!惫乒竦溃骸八褪乔叭紊綎|撫臺章一豪的公子,如今新襲了爵,到里頭想法子來的。我才信上說的就是他?!标柌溃骸澳桥率裁??他既走了那一邊兒,如今余道臺才鬧了亂子,走道兒總有點不得勁。這個機會,我們正好下手呢!”郭掌柜道:“話是不差,可就壞在余道臺這件事。余道臺的銀子原說定先付一半,還有一半也是永豐莊墊付的,出了一張見缺即付的支票。誰曉得趕放的明文一見,果然就收了去了。如今出了這意外的事,如何收得回來呢!他的款子,收不回來不要緊,倒是咱們的款子,可有點兒付不出去了。我想你在先自己付的十二萬正款,固然要緊,就是這永豐莊擔承的六萬,雖說是小費,里頭幫忙的人大家分的,可比正款還要緊些呢!要有什么三差五錯,那事情就難說了!我瞅著久豐的當手,著急得很,我倒也替你擔憂,所以特地趕來給你商量個辦法?!标柌袅舜?,皺著眉道:“兄弟原只帶了十二萬銀子進京,后來添出六萬,力量本來就不濟的了。虧了永豐莊肯擔承這宗款子,雖覺得累點兒,那么樹上開花,到底兒總有結果,兄弟才敢豁出做這件事。如今照你這么說,有點兒靠不住了,叫兄弟一時哪兒去弄這么大的款?可怎么好呢?”郭掌柜道:“你好好兒想想,總有法子的?!标柌P躇了半天,忽然站起來,正對著郭掌柜,兜頭唱了一個大喏道:“兄弟才短,實在想不出法子來。兄弟第一妙法,只有‘一總費心’四個字兒,還求你給我想法兒吧!”郭掌柜還禮不迭道:“你別這么猴急。你且坐下,我給你說?!标柌肿髁艘灰?,方肯坐了。郭掌柜慢慢道:“法子是有一個,俗語道:‘巧媳婦做不出無米飯?!贿^又要你破費一點兒才行?!标柌饋淼溃骸袄瞎?,你別這么婆婆媽媽的繞彎兒說話,這會兒只要你有法子,你要什么就什么!”郭掌柜道:“哪個是我要呢?咱們夠交情,給你辦事,一個大都不要,這才是真朋友。只等將來你上了任,我跟你上南邊去玩兒一趟,閑著沒事,你派我做個賬房,消遣消遣,那就是你的好處了?!标柌溃骸澳呛棉k。你快說,有什么好法子呢?”郭掌柜道:“別忙。你瞧菜來了,咱們先吃菜,慢慢兒地講?!标柌惶ь^,果然仆歐托著兩盤湯、幾塊面包來。安放好了,陽伯又叫仆歐開了一瓶香檳。郭掌柜一頭噉著面包、喝著湯,一頭說道:“你別看永豐莊怎么大場面,一天到晚整千整萬地出入,實在也不過東拉西扯、撐著個空架子罷了!遇著一點兒風浪就擋不住。本來呢,他的架子空也罷、實也罷,不與我們相干。如今他既給我們辦了事,答應了這么大的款子,他的架子撐得滿,我們的事情就辦得完全;倘或他有點破綻,不但他的架子撐不成,只怕連我們的架子都要坍了。這會兒也沒有別的法子,只有大家伙兒幫著他,把這個架子扶穩了才對。要扶穩這個架子,也不是空口說白話做得了的,要緊的就是銀子。但是這銀子,從哪兒來呢?”陽伯道:“說得是,銀子哪兒來呢?”郭掌柜道:“哈哈,說也不信,天下事真有湊巧,也是你老的運氣來了!這會兒天津鎮臺不是有個魯通一魯軍門嗎?這個人,你總該知道吧!”陽伯想了想道:“不差,那是淮軍里頭有名的老將??!”郭掌柜笑道:“哪里是淮軍里頭有名的老將!光是財神手下出色的健將罷!他當了幾十年的老營務,別的都不知道,只知道他撐了好幾百萬的家財。他的主意可很高,有的銀子都存給外國銀行里,什么匯豐呀、道勝呀,我們中國號家錢莊,休想摸著他一個邊兒??善婀?,到了今年,忽然變了卦了,要想把銀子勻點出來,分存京、津各號,特地派他的總管魯升帶了銀子,進京看看風色。這位魯總管可巧是我的好朋友,昨日他自己上門來找我,我想這是個好主兒,好好兒恭維他一下。后來講到存銀的事情,我就把永豐薦給他。他說:‘來招攬這買賣的可不少,我們都沒答應呢!你不知道我們那里有個老規矩,不論哪家,要是成交,我們朋友都是加一扣頭,只要肯出扣頭就行?!裉煳野堰@話告訴永豐,誰曉得永豐的當手倒給我裝假,出扣頭的存銀他不要。我想這事永豐的關系原小,我們的關系倒大,這扣頭不如你暫時先墊一下子,事情就成了。這事一成,永豐就流通了,我們的付款也就有著了。就有一百個章爵爺,那上海道也不怕跑到哪兒去了。你看怎么著?使得嗎?”陽伯道:“他帶多少銀子來呢?存給永豐多少呢?”郭掌柜道:“他帶著五六十萬呢!我們只要他十萬,多也不犯著,你說好不好?”陽伯頓時得意起來道:“好好,再好沒有了。事不宜遲,這兒吃完,你就去找那總管說定了,要銀子,你到永豐莊在我旅用的折子上取就得了?!眱扇撕鷣y把點菜吃完,叫仆歐來算了賬,正要站起,郭掌柜忽然咦了一聲道:“怎么外邊已經散了?”陽伯側耳一聽,果然鴉雀無聲,傴身湊近風窗向外一望,只見那大餐桌上還排列著多少咖啡空杯,座位上卻沒個人影兒。陽伯隨手拉開風門道:“我們就打前面走吧!”于是陽伯前行,郭掌柜后跟,闖出廳來,一直地往外跑。不提防一陣嘁嘁喳喳說話聲音,發出在那廳東墻角邊一張小炕床上,瞥眼看見有兩人頭接頭地緊靠著炕幾,一個仿佛是莊稚燕,那一個就是小玉說的章鳳孫。見那鳳孫手里顫索索地拿著一張紙片兒,遞與稚燕。陽伯恐被瞧破,不敢細看,別轉頭,跟郭掌柜一溜煙地溜出那番菜館來,各自登車,分頭干事去了。

    如今且按下陽伯,只說那番菜館外廳上莊稚燕給章鳳孫,偷偷摸摸守著黑廳干什么事呢?原來事有湊巧,兩間房里的人做了一條路上的事。那邊魚陽伯與郭掌柜摩拳擦掌的時候,正這邊莊稚燕替章鳳孫鉆天打洞的當兒??垂夙氈肋@章鳳孫,是中興名將前任山東巡撫章一豪的公子,單名一個“誼”字。章一豪在山東任時,早就給他弄了個記名特用道。前年章一豪死了,朝廷眷念功臣,又加恤典,把他原有的一等輕車都尉,改襲了子爵。這章鳳孫年不滿三十,做了爵爺,已是心滿意足,倒也沒有別的妄想了。這回三年服滿,進京謝恩,因為與莊稚燕是世交兄弟,一到京就住在他家里,只曉得尋花夕醉,挾彈晨游,過著快樂光陰。擋不住稚燕是宦海的神龍,官場的怪杰,看見鳳孫門閥又高,資財又廣,是個好吃的果兒。一聽見上海道出缺的機會,就一心一意調唆鳳孫去走連公公的門路??汕蛇B公公為了余敏的事失敗了,憋著一肚子悶氣沒得出處,正想在這上海道上找個好主兒,爭回這口氣來。所以稚燕去一說,就滿口擔承,彼此講定了數目,約了日期,就趁稚燕在番菜館請客這一天,等待客散了,在黑影里開辦交涉。卻不防冤家路窄,倒被陽伯偷看了去。閑話少表。

    當時稚燕乖覺,劈手把鳳孫手里拿的紙片奪過來折好,急忙藏在里衣袋里。鳳孫道:“這是整整十二萬的匯票,全數兒交給你了??墒俏乙獑柲阋痪?,到底靠得住靠不???”稚燕不理他,只望著外面努嘴兒,半晌又望外張了一張,方低低說道:“你放心,我連夜給你辦去。有什么差錯,你問我,好不好?”鳳孫道:“那么我先回去,在家里等回音?!敝裳帱c點頭,正要說話,驀地走進一個仆歐說道:“曾侯爺打發管家來說,各位爺都在小玉家里打茶圍,請這里兩位大人就去?!兵P孫一頭掀簾望外走,一頭說道:“我不去了。你若也不去,替我寫個條兒道謝吧!”說畢,自管自地上車回家去了。

    不說這里稚燕寫謝信、算菜帳,盡他做主人的義務。單講鳳孫獨自歸來,失張失智地走進自己房中,把貼身伏侍的兩個家人打發開了,親自把房門關上,在枕邊慢慢摸出一只紫楠雕花小手箱,只見那箱里頭放著個金漆小佛龕,佛龕里坐著一尊羊脂白玉的觀世音。你道鳳孫百忙里,拿出這個做什么呢?原來鳳孫雖說是世間绔袴,卻有些佛地根芽。平生別的都不信,只崇拜白衣觀世音,所以特地請上等玉工雕成這尊玉佛,不論到那里都要帶著他走,不論有何事都要望著他求。只見當時鳳孫取了出來,恭恭敬敬,雙手捧到靠窗方桌上居中供了;再從箱里搬出一只宣德銅爐,炷上一枝西藏線香,一本大悲神咒,一串菩提念珠,都擺在那玉佛面前,布置好了,自己方退下兩步,整一整冠,拍去了衣上塵土,合掌跪在當地里,望上說道:“弟子章誼,一心敬禮觀世音菩薩?!闭f罷,匍匐下去,叨叨絮絮了好一會,好象醮臺里拜表的法師一般??谥心钅钣性~,足足默禱了半個鐘頭方才立起。轉身坐在一張大躺椅上,提起念珠,攤開神咒,正想虔誦經文,卻不知怎的心上總是七上八下,一會兒神飛色舞,一會兒肉跳心驚,對著經文一句也念不下去??纯醋郎弦槐K半明不滅的燈兒,被爐里的煙氣一股一股沖上去,那燈光只是碧沉沉地。側耳聽著窗外靜悄悄的沒些聲息,知道稚燕還沒回來。鳳孫沒法,只得垂頭閉目,養了一回神,才覺心地清凈點兒。忽聽門外帖帖達達飛也似的一陣腳步聲,隨即發一聲狂喊道:“鳳孫,怎么樣,你不信,如今果真放了上海道了!你拿什么謝我?”這話未了,就硼的一響踢開門,鉆將進來。鳳孫抬頭一看,正是稚燕,心里一慌,倒說不出話來。正是:

    富貴百年忙里過,功名一例夢中求。

    欲知鳳孫得著上海道到底是真是假,且聽下回分解。大文學 www.babyidesign.com
最新網址:www.babyidesig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孽?;ā?/STRONG>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孽?;ㄗ钚抡鹿?/STRONG>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孽?;ā?/B>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午夜爽爽爽男女免费观看hd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