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回 背履歷庫丁蒙廷辱 通苞苴衣匠弄神通

大文學推薦各位書友閱讀:孽?;ㄕ?第二十一回 背履歷庫丁蒙廷辱 通苞苴衣匠弄神通
最新網址:www.babyidesign.com
(大文學 www.babyidesign.com)    話說上回回末,正敘雯青闖出外房,忽然狂叫一聲,栽倒在地,不省人事。想讀書的讀到這里,必道是篇終特起奇峰,要惹起讀者急觀下文的觀念。這原是文人的狡獪,小說家常例,無足為怪。但在下這部《孽?;ā?,卻不同別的小說,空中樓閣,可以隨意起滅,逞筆翻騰,一句假不來,一語慌不得,只能將文機御事實,不能把事實起文情。所以當日雯青的忽然栽倒,其中自有一段天理人情,不得不載倒的緣故,玄妙機關,做書的此時也不便道破,只好就事直敘下去,看是如何。閑言少表。

    且說雯青一跤倒栽下去,一頭正碰在內房門上,崩的一聲,震得頂格上篷塵都索索地落下來。當那兒,恰好彩云在外房醉妃榻上聽見了,早嚇得魂飛天外,連忙慢慢地爬起來。這真是婦人家的苦處,要急急不來:裹了腳,又要系帶;系了帶,還要扣鈕;理理發,刷刷鬢,亂了好一會子。又望外張了張,老媽丫頭可巧一個影兒都沒有,這才三腳兩步搶到雯青載倒的地方,只見雯青還是口開眼直,面色鐵青。彩云只得蹲身下去,一手輕輕把雯青的頭抱起,就勢坐在門限上;一手替他在背上捶拍,嘴里顫聲叫道:“老爺醒來!老爺快醒來!”拍叫了好一會子,才見雯青眼兒動了,嘴兒閉了,臉兒轉了白了,啞的一聲,淋淋漓漓噴了彩云一袖子都是粘痰。。彩云不敢怠慢,只顧揉胸捶背,卻見雯青兩眼惡狠狠地盯著彩云,還說不出話來,勉強掙起一手,抖索索地指著窗外。彩云正沒擺布,忽聽得外邊嘻嘻哈哈來了一群老媽丫頭。彩云忙喊道:“你們快些來,老爺跌了跤,快來幫我扶一扶!”兩個老媽、一個丫頭見此光景,倒吃了一驚,也不解是何緣故,只得七手八腳擁上前來。彩云捧定了頭頸,老媽托了腰,丫頭抱了腳,安安穩穩抬到房里床上。彩云隨手墊好了枕頭,蓋好了被窩,掖嚴了,就吩咐老婆子不許聲張,且去弄碗熱熱兒的茶來。老媽答應出去,彩云先放下帳子,自己挨身坐在床沿上,伸進頭來,想再給雯青揉拍。誰知雯青原是氣急攻心,一時昏絕,揉拍一會,早已醒得清清楚楚。彩云伸進手去,還未著身,卻被雯青用力一推,就嘆口氣道:“免勞吧,我今兒個認得你了!”彩云知道雯青正在氣頭上,不是三言兩語解釋得開,也就低頭不語,氣兒也不通。滿房靜悄悄地,只有帳中的微嘆聲和帳外小丫頭的呼吸聲,一遞一答。老媽捧進茶來,也不敢聲喊,輕輕走到床邊,遞給彩云。彩云接了,雙手捧進帳中湊到雯青唇邊,低聲下氣地道:“老爺,喝點熱……”這話未了,不防雯青伸手一攔,彩云一個手松,連碗帶茶熱騰騰地全潑在褥子上。彩云趁勢一扭身,鼻子里哼哼地冷笑了幾聲,搶起空杯,就望桌子上一摔。雯青見彩云倒也生了氣,就忍不住也冷笑道:“奇了,到這會兒,你還使性給誰看!你的破綻,今兒全落在我眼里,難道你還有理嗎?”雯青說罷話,只把眼兒覷定彩云,看她怎么樣。誰知彩云倒毫不怕懼,只管仰著臉剔牙兒,笑微微地道:“話可不差。我的破綻老爺今天都知道了,我是沒有話說的了??墒俏业挂獑柭暲蠣?,我到底算老爺的正妻呢,還是姨娘?”雯青道:“正妻便怎么樣?”彩云忙接口道:“我是正妻,今天出了你的丑,壞了你的門風,叫你從此做不成人、說不響話,那也沒有別的,就請你賜一把刀,賞一條繩,殺呀,勒呀,但憑老爺處置,我死不皺眉?!宾┣嗟溃骸耙棠锬??”彩云搖著頭道:“那可又是一說。你們看著姨娘本不過是個玩意兒,好的時抱在懷里、放在膝上,寶呀貝呀的捧;一不好,趕出的,發配的,送人的,道兒多著呢!就講我,算你待我好點兒,我的性情,你該知道了;我的出身,你該明白了。當初討我時候,就沒有指望我什么三從四德、七貞九烈,這會兒做出點兒不如你意的事情,也沒什么稀罕。你要顧著后半世快樂,留個貼心伏侍的人,離不了我!那翻江倒海,只好憑我去干!要不然,看我伺候你幾年的情分,放我一條生路,我不過壞了自己罷了,沒干礙你金大人什么事。這么說,我就不必死,也犯不著死。若說要我改邪歸正,阿呀!江山可改,本性難移。老實說,只怕你也沒有叫我死心塌地守著你的本事嗄!”說罷了,只是嘻嘻地笑。雯青初不料彩云說出這套潑辣的話,句句刺心,字字見血,心里熱一陣冷一陣,面上紅一回白一回。正盤算回答的話,忽聽丫頭喊道:“太太來了?!焙熥禹懱?,張夫人就跨進房來,嘴里說道:“怎么,老爺跌了?”彩云忙站起迎接。張夫人就掀起帳子問道:“跌壞了嗎?”雯青道:“沒有什么,不過失腳跌一下,你怎么知道的?”張夫人道:“剛才門上來回,匡次芳要來見你,說是他新任放了日本出使大臣,國書已領,立刻就要回南,預備放洋,特地來辭行的。我想次芳是你至好,想請他到里頭來,正要來問你一聲,老媽們來說你跌壞了。我嚇得了不得,就叫他們回絕了,自己一徑來此?!宾┣嗟溃骸霸瓉泶畏嫉昧巳毡練J差,倒也罷了。這事是誰進來回的?”張夫人道:“金升?!宾┣嗟溃骸翱匆姲⒏]有?”張夫人笑道:“阿??瞎苓@些事,那倒好了?!宾┣帱c點頭:“這小仔學壞了,用不得了?!庇谑欠蚱迌扇四阊晕艺Z,無非又談些家常,不必多述。如今且說錢唐卿從雯青處出來,因想潘尚書連日請假,未知是否真病,不如出城去看看,一來探病,二來商量雯青的事情,回城時再到龔尚書那里坐坐,也不為晚。主意打定,就吩咐車夫向南城而來。不多一會到了潘府門前,親隨遞進帖兒,就見一個老家人走到車旁,回道:“家主大前兒衙口回來,忽得了病,三日連燒不退,醫生說是傷寒重癥,這會兒里頭正亂著哩!只好擋大人駕了?!碧魄溷等坏溃骸斑@樣重嗎?我簡直不知道,那么礙不礙呢?”老家人皺了眉道:“難說,難說,肝風都動了!”唐卿道:“既這么著,我也不便驚動了?!北憬懈霓@回城,順道去謁龔老。一路行來,唐卿在車中無事,想著潘尚書是當代宗師,萬流景仰的,倘有不測,關系非輕哩!因潘尚書病在垂危,又想到朝中諸大老沒有個擔當大事的人物,從前經過大難的老敬王爺又不能出來,其余旗人養尊處優,更不必說了。就是滿人里頭,除了潘公,樞廷只有高理惺,部臣只有龔和甫,是肯任事的正人。但高中堂意氣用事,見理不明;龔尚書世故太深,遇事寡斷;他如吏部尚書祖鍾武貌恭心險;協揆余同外正內貪:都是亂國有余,治國不足的人。若說我們同班里,自然要算莊煥英是獨一的奇材了。余外余雄義、繆仲恩、俞書屏、呂旦聞,這些人不過備員畫諾罷了。擺著那些七零八落的人才,要支撐這個內憂外患的天下,越想越覺危險。而且近來賄賂彰聞,苞苴不絕。里頭呢,親近弄臣,移天換日;外頭呢,少年王公,顛波作浪,不曉得要鬧成什么世界哩!可惜莊侖樵一班清流黨,如今擯斥的擯斥,老死的老死了。若然他們在此,斷不會無忌憚到這步田地!唐卿想到這里,又不免提起從前莊壽香、何玨齋、顧肇廷一班舊友來,當時盛會,何等熱鬧。如今壽香撫楚,玨齋撫粵,肇廷陳臬于閩,各守封疆,雖道身榮名顯,然要再求昔日盍臂之盛,不可得的了。

    原來從南城到龔尚書府第,兩邊距離差不多有七八里,唐卿一頭走,只管一路想,忘其所以,倒也不覺路遠。忽然抬起頭來,方曉得已到龔府前了,只見門口先停著一輛華煥的大鞍車,駕著高頭黑騾兒,兩匹跟馬,一色烏光可鑒;兩個俊仆站在車旁,扶下一個紅頂花翎、紫臉烏髭的官兒,看他下車累贅,知道新從外來的。端相面貌,似乎也認得,不過想不起是誰。見他一來,徑到門房,拉著一個門公嘁嘁嗾嗾,不知叨登些什么。說完后,四面張一張,偷偷兒遞過一個又大又沉的紅封兒。那門公倒毫不在意地接了,正要說話,回頭忽見唐卿的親隨,連忙丟下那官兒,搶步到唐卿車旁道:“主人剛下來,還沒見客哩!大人要見,就請進去?!碧魄潼c頭下車,隨著那門公,曲曲折折,領進一座小小花園里。只見那園里竹聲松影,幽邃無塵,從一條石徑,穿到一間四面玻璃的花廳上??茨腔◤d庭中,左邊一座茅亭,籠著兩只雪袂玄裳的仙鶴,正在好里刷翎理翮;右邊一只大綠瓷缸,滿滿的清泉,養著一對玉身紅眼的小龜,也在那里呷波唼藻。廳內插架牙簽,叉竿錦軸,陳設得精雅絕倫。唐卿步進廳來,那門公說聲:“請大人且坐一坐?!闭f罷,轉身去了。磨蹭了好半天,才聽見靴聲橐橐,自遠而近,接著連聲嘆息,很懊惱地說道:“你們難道不知道我得了潘大人的信兒,心里正不耐煩,誰愿意見生客!”一人答道:“小的知道。原不敢回,無奈他給錢大人一塊兒來,不好請一個,擋一個?!本吐犚姷偷偷胤愿赖溃骸耙娏隋X大人再說吧!”說話時,已到廊下。唐卿遠遠望見龔尚書便衣朱履,緩步而來,連忙搶出門來,叫聲“老師”,作下揖去。龔尚書還禮不迭,招著手道:“呵呀,老弟!快請里頭坐,你打哪兒來?伯瀛的事,知道沒有?”唐卿愕然道:“潘老夫子怎么了?”尚書道:“老友長別了,才來報哩!”唐卿道:“這從哪里說起!門生剛從那里來,只知病重,還沒出事哩!”言次,賓主坐定,各各悲嘆了一回。尚書又問起雯青的病情。唐卿道:“病是好了,就為帕米爾一事著急得很,知道老師替他彌縫,萬分感激哩!”因把剛才商量政書薛淑云、許祝云的話,告訴了一遍。尚書道:“這事只要許祝云在俄盡力伸辯,又得淑云在英暗為聲援,拚著國家吃些小虧,沒有不了的事?,F在國家又派出工部郎中楊誼柱,號叫越常的,專管帕米爾勘界事務,不日就要前往。好在越常和袁尚秋是至好,可以托他通融通融,更妥當了?!碧魄涞溃骸叭汤蠋熅S持!否則這一紙地圖,竟要斷送雯青了!”尚書道:“老夫聽說這幅地圖,雯青出了重價在一外國人手里買來的,即便印刷呈送,未免魯莽。雯青一生精研西北地理,不料得此結果,真是可嘆!但平心而論,總是書生無心之過罷了??尚δ前鄠€人,抓住人家一點差處,便想興波作浪。其實只為雯青人品還算清正些,就容不住他了???,宦海崄巇!老弟,我與你都不能無戒心了!”唐卿道:“老師的話,正是當今確論。門生聽說,近來顯要頗有外開門戶、內事逢迎的人物。最奇怪的,竟有人到上海采辦東西洋奇巧玩具運進京來,專備召對時候或揣在懷里,或藏在袖中,隨便進呈。又有外來官員,帶著十萬、二十萬銀子,特來找尋門路的。市上有兩句童謠道:

    若要頂兒紅,麻加剌廟拜公公。

    若要通王府,后門洞里估衣鋪。

    “老師聽見過嗎?”尚書道:“有這事嗎?麻加剌廟,想就是東華門內的古廟。那個地方本來是內監聚集之所。估衣鋪,又是什么講究呢?”唐卿道:“如今后門估衣鋪的勢派大著哩!有什么富興呀、聚興呀,掌柜的多半是藍頂花翎、華車寶馬,專包攬王府四季衣服,出入邸第,消息比咱們還靈呢!”尚書聽到這里,忽然想起一件事似的,湊近唐卿低低道:“老弟說到這里,我倒想起一件可喜的事告訴你呢!足見當今皇上的英明,可以一息外面浮言了?!碧魄涞溃骸笆裁词履??”尚書道:“你看見今天宮門抄上,載有東邊道余敏,不勝監司之任,著降三級調用的一條旨意嗎?”唐卿道:“看可看見,正不明白為何有這嚴旨呢?”尚書道:“別忙,我且把今早的事情告訴你。今天戶部值日,我老早就到六部朝房里。天才亮,剛望見五鳳樓上的玻璃瓦,亮晶晶映出太陽光來,從午門起到乾清門,一路白石橋欄,綠云草地,還是滑韃韃、濕汪汪帶著曉霧哩!這當兒里,軍機起兒下來了,叫到外起兒,知道頭一個就是東邊道余敏。此人我本不認得,可有點風聞,所以倒留神看著。曉色朦朧里頭,只見他頂紅翎翠,面方耳闊,昂昂地在廊下走過來。前后左右,簇擁著多少蘇拉小監蜂圍蝶繞的一大圍,吵吵嚷嚷,有的說:‘余大人,您來了。今兒頭一起就叫您,佛爺的恩典大著哩!說不定幾天兒,咱們就要伺候您陛見呢!’有人說:‘余大人,您別忘了我!連大叔面前,煩您提拔提拔,您的話比符還靈呢!’看這余敏,一面給這些蘇拉小監應酬;一面歷歷碌碌碰上那些內務府的人員,隨路請安,風風芒芒地進去。趕進去了不上一個鐘頭,忽然的就出來了。出來時的樣兒可大變了:帽兒歪料,翎兒搭拉,滿臉光油油盡是汗,兩手替換地揩抹,低著頭有氣沒氣的一個人只望前走。蘇拉也不跟了,小監也不見了。只聽他走過處,背后就有多少人比手劃腳低低講道:‘余敏上去碰了,大碰了?!铱粗樾卧尞?,正在不解,沒多會兒,就有人傳說,已經下了這道降調的上諭了?!碧魄涞溃骸斑@倒稀罕,老師知道他碰的緣故嗎?”尚書挪一挪身體,靠緊炕幾,差不多附著唐卿的耳邊低聲道:“當時大家也摸不透,知道的又不肯說。后來找著一個小內監,常來送上頭節賞的,是個傻小仔,他倒說得詳細?!碧魄涞溃骸八趺凑f呢?”尚書道:“他說,這位余大人是總管連公公的好朋友,聽說這個缺就是連公公替他謀干的。知道今天召見是個緊要關頭,他老人家特地扔了園里的差使,自己跑來招呼一切,儀制說話都是連公公親口教導過的。剛才在這里走過時候,就是在連公公屋里講習儀制出來,從這里一直上去,到了養心殿,揭起氈簾,踏上了天顏咫尺的地方。那余大人就按著向來召對的規矩,摘帽,碰頭,請了老佛爺的圣安,又請了佛爺的圣安,端端正正把一手戴好帽兒,跪上離軍機墊一二尺遠的窩兒。這余大人心里很得意,沒有拉什么禮、失什么儀,還了旗下的門面,總該討上頭的好,可出鬧個召對稱旨的榮耀了。正在眼對著鼻子,靜聽上頭的問話預備對付,誰知這回佛爺只略問了幾句照例的話,兜頭倒問道:‘你讀過書沒有?’那余大人出其不意,只得勉勉強強答道:‘讀過?!馉數溃骸慵茸x過書,那總會寫字的了?!啻笕算读艘汇?,低低答應個‘會’字。這當兒里,忽然御案上拍的擲下兩件東西來,就聽佛爺吩咐道:‘你把自己履歷寫上來?!啻笕吮犙垡豢?,原來是紙筆,不偏不倚,掉在他跪的地方。頭里余大人應對時候,口齒清楚,氣度從容,著實來得;就從奉了寫履歷的旨意,好象得了斬絞的處分似的,頓時面白目瞪,拾了筆,鋪上紙,俄延了好一會。只看他鼻尖上的汗珠兒,一滴一滴地滾下,卻不見他紙頭上的黑道兒,一畫一畫地現出,足足挨了兩三分鐘光景。佛爺道:‘你既寫不出漢字,我們國書總沒有忘吧?就寫國書也好!’可憐余大人自出娘胎沒有見過字的面兒,拿著枝筆,還仿佛外國人吃中國飯,一把抓的捏著筷兒,橫豎不得勁兒,哪里曉得什么漢字國書呢?這么著,佛爺就冷笑了兩聲,很嚴厲地喝道:‘下去吧,還當你的庫丁去吧!’余大人正急得沒洞可鉆,得這一聲,就爬著謝了恩,抱頭鼠竄地逃了下來?!碧魄渎牭竭@里,十分詫異道:“這余敏真好大膽!一字不識就想欺蒙朝廷,濫充要職。僅與降調,還是圣恩浩大哩!不過圣上叫他去當庫丁,又有什么道理呢?”龔尚書笑著:“我先也不懂。后來才知,這余敏原是三庫上銀庫里的庫丁出身。老弟,你也當過三庫差使,這庫丁的歷史大概知道的吧!”唐卿道:“那倒不詳細。只知道那些庫丁謀干庫缺,沒一個不是貝子貝勒給他們遞條子說人情的。那庫缺有多大好處?值得那些大帽子起哄,正是不解?”龔尚書道:“說來可笑也可氣!那班王公貴人雖然身居顯爵,卻都沒有恒產的,國家各省收來的庫帑,仿佛就是他們世傳的田莊。這些庫丁就是他們田莊的仔種,薦成了一個庫丁,那就是田莊里下了仔種了。下得一粒好仔種,十萬百萬的收成,年年享用,怎么不叫他們不起哄呢!”唐卿道:“一樣庫丁,怎么還有好歹呢?”尚書道:“庫丁的等級多著哩!尋常庫丁,不過逐日夾帶些出來,是有限的??傄搅顺娱L,這才大權在握,一出一入操縱自如哩!”唐卿道:“那些王公們既靠著國庫做家產,自然要拚命地去謀干了。這庫丁替人作嫁,辛辛苦苦,冒著這么大的險,又圖什么呢?”尚書道:“當庫丁的,都是著名混混兒。他們認定一兩個王公做靠主,謀得了庫缺,庫里偷盜出來的贓銀,就把六成獻給靠主,余下四成,還要分給他們同黨的兄弟們。若然分拆不公,盡有滿載歸來,半路上要劫去的哩!”唐卿道:“庫上盤查很嚴,常見庫丁進庫,都把自己衣服剝得精光,換穿庫衣,那衣褲是單層粗布制的,緊緊裹在身上,哪里能夾帶東西呢?”尚書笑道:“大凡防弊的章程愈嚴密,那作弊的法子愈巧妙,這是一定的公理。庫丁既知道庫衣萬難夾帶,千思萬想,就把身上的糞門,制造成一個絕妙的藏金窟了。但聽說造成這窟,也須投名師,下苦工,一二年方能應用。頭等金窟,有容得了三百紋銀的。各省銀式不同,元寶元絲都不很合式,最好是江西省解來的,全是橢圓式,蒙上薄布,涂滿白蠟,盡多裝得下。然出庫時候,照章要拍手跳出庫門,一不留神,就要脫穎而出。他們有個口號,就叫做‘下蛋’。庫丁一下蛋,斬絞流徙,就難說了。老弟,你想可笑不可笑?可恨不可恨呢?”唐卿道:“有這等事。難道那余敏,真是這個出身嗎?”尚書道:“可不是。他就當了三年秤長,扒起了百萬家私,捐了個戶部郎中,后來不知道怎么樣的改了道員。這東邊道一出缺,忽然放了他,原是很詫異的。到底狗茍蠅營,依然逃不了圣明燭照,這不是一件極可喜的事嗎?”唐卿正想發議,忽瞥眼望見剛才那門公手里拿著一個手本,一晃晃地站在廊下窗口,尚書也常?;仡^去看他。唐卿知道有客等見,不便久談,只得起身告辭。尚書還虛留了一句,然后殷勤送出大門。

    不言唐卿出了龔府,去托袁尚秋疏通楊越常的事。且說龔尚書送客進來,那門公便一徑揚帖前導,直向外花廳走去。尚書且走且問道:“誰陪著客呢?不是大少爺嗎?”門公道:“不,大少爺早出門了!”這話未了,尚書已到花廳廊下,忽覺眼前晃亮,就望見玻璃里炕床下首,坐著個美少年,頭戴一頂雙嵌線烏絨紅結西瓜帽,上面釘著顆水銀青光精圓大額珠,下面托著塊五色貓兒眼,背后拖著根烏如漆光如鏡三股大松辮,身上穿件雨過天青大牡丹漳絨馬褂,腰下也掛著許多珮帶,卻被欄桿遮住,沒有看清。但覺繡采輝煌,寶光閃爍罷了。尚書暗忖:這是誰?如此華煥,還當就是來客呢!卻不防那門公就指著道:“哪,那不是我們珠官兒陪著嗎?”尚書這一抬眼,才認清是自己的侄孫兒,一面就跨進廳來。那少年見了,急忙迎出,在旁邊垂著手站了一站,趁尚書上前見客時候,就慢慢溜出廳來,在廊下一面走,一面低低咕噥道:“好沒來由!給這沒字碑攪這半天兒,晦氣!”說著,瀟瀟灑灑一溜煙地去了。

    這里尚書所見的客,你道是誰?原來就是上回雯青在客寓遇見的魚陽伯。這魚陽伯原是山東一個土財主,捐了個道員,在南京候補了多年,黑透了頂,沒得過一個紅點兒。這回特地帶了好幾萬銀子,跟著莊稚燕進京,原想打干個出路,吐吐氣、揚揚眉的。誰知莊稚燕在路上說得這也是門,那也是戶,好象可以馬到成功,弄得陽伯心癢難搔。自從一到了京,東也不通,西也不就,終究變了水中撈月。等得陽伯心焦欲死,有時催催稚燕,倒被稚燕搶白幾句,說他外行,連鉆門路的四得字訣都不懂。陽伯詫異,問:“什么叫四得字訣?我真不明白?!敝裳喙Φ溃骸澳闱?,我說你是個外行,沒有冤你吧!如今教你這個乖!這四得字訣,是走門路的寶筏,鉆狗洞的靈符,不可不學的。就叫做時候耐得,銀錢舍得,閑氣吃得,臉皮沒得。你第一個時候耐不得,還成得了事嗎?”陽伯沒法,只好耐心等去。后來打聽得上海道快要出缺,這缺是四海聞名的美缺,靠著海關銀兩存息,一年少說有一百多萬的余潤,俗話說得好:“吃了河豚,百樣無味?!比羰亲隽松虾5?,也是百官無味的了。你想陽伯如何不饞涎直流呢!只好婉言托稚燕想法,不敢十分催迫。事有湊巧,也是他命中注定,有做幾日空名上海道的福分。這日陽伯沒事,為了想做件時行衣服,去到后門估衣鋪找一個聚興號的郭掌柜。這郭掌柜雖是個裁縫,卻是個出入宮禁交通王公的大人物,當日給陽伯談到了官經,問陽伯為何不去謀干上海道。陽伯告訴他無路可走,郭掌柜跳起來道:“我這兒倒放著一條挺好的路,你老要走不走?你快說!”郭掌柜指手劃腳道:“這會兒講走門路,正大光明大道兒,自然要讓連公公,那是老牌子。其次卻還有個新出道、人家不大知道的?!闭f到這里,就附著陽伯耳邊低低道:“聞太史,不是當今皇妃的師傅嗎?他可是小號的老主顧。你老若要找他,我給你拉個纖,包你如意?!标柌诨I劃無路,聽了這話,哪有個不歡喜的道理。當時就重重拜托他,還許了他事成后的謝儀。從此那郭掌柜就竭力地替他奔走說合,雖陽伯并未見著什么聞太史的面,兩邊說話須靠著郭掌柜一人傳遞,不上十天居然把事情講到了九分九,只等綸音一下,便可走馬上任了。陽伯滿心歡喜,自不待言。每日里,只揀那些樞廷臺閣、六部九卿要路人的府第前,奔來奔去,都預備到任后交涉的地步。所以這日特地送了一分重門包,定要謁見龔尚書,也只為此。如今且說他謁見龔尚書,原不過通常的酬對,并無特別的干求。賓主坐定,尚書寒暄了幾句,陽伯趨奉了幾句,重要公案已算了結。尚書正要端茶送客,忽見廊下走進一個十六七歲的俊仆,匆匆忙忙走到陽伯身旁,湊到耳邊說了幾句話,手中暗暗遞過一個小緘。陽伯疾忙接了,塞入袖中,頓時臉色大變,現出失張失智的樣兒,連尚書端茶都沒看見。直到廊下伺候人狂喊一聲“送客”,陽伯倒大吃一驚,嚇醒過來。正是:

    倉圣無靈頭搶地,錢神大力手通天。

    不知陽伯因何吃驚,且聽下回分解。大文學 www.babyidesign.com
最新網址:www.babyidesig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孽?;ā?/STRONG>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孽?;ㄗ钚抡鹿?/STRONG>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孽?;ā?/B>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午夜爽爽爽男女免费观看hd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