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回 影并帝天初登布士殿 學通中外重翻交界

大文學推薦各位書友閱讀:孽?;ㄕ?第十二回 影并帝天初登布士殿 學通中外重翻交界
最新網址:www.babyidesign.com
(大文學 www.babyidesign.com)    卻說菶如當日正接了一封俄國郵來的信件,還沒拆開,先見兩個西裝婦女的攝影,不解緣故。他夫人倒大動疑心起來。菶如連忙把信拆開,原來這封信還是去年臘月里,雯青初到圣彼得堡京城所寄的。信中并無別話,就告訴菶如幾時由德動身,幾時到俄。又說在德京,用重價購得一幅極秘密詳細的中俄交界地圖,自己又重加???,即日付印,印好后就要打發妥員赍送來京,呈送總理衙門存檔,先托菶如妥為招呼等語,辭氣非常得意。直到信末,另附一紙,說明這張攝影的來由,又是件曠世希逢的佳話。你道這攝影是誰呢?列位且休性急,讓俺慢慢說來。

    話說雯青駐節柏林,只等彩云覲見后就要赴俄;已經耽擱了一個多月,恰值德皇政體違和,外部總沒回文。雯青心中很是焦悶,倒是彩云興高采烈,到處應酬:今日某公爵夫人的跳舞,明日某大臣姑娘的茶會,朝游締爾園,夜登蘭姒館,東來西往,煞是風光。彩云容貌本好,又喜修飾,生性聰明,巧得人意,倒弄得艷名大噪起來。偌大一個柏林城,幾乎沒個不知道傅彩云是中國第一個美人,都要見識見識,連鐵血宰相的郁亨夫人,也來往過好幾次。那郁亨夫人,替彩云又介紹認得了一位貴夫人,自稱維亞太太,說是德國的世爵夫人,年紀不到五十許,體態雖十分端麗,神情卻八面威風。那日一見彩云,就非常投契,從此也常常約會。不過約會的地方,不在花園,即在戲館,從不叫登這夫人的邸第,夫人也沒有來過。彩云有時提起登門造訪的話,那太太總把別話支吾。彩云只得罷了。話且不表。

    卻說有一晚,彩云剛與這位太太在維良園看完了戲,獨自回來,已在定更時候,坐著一輛華麗的轎式雙馬車,車上連一個女仆都不帶,如飛地到了使館門口停住。車夫拉開車門,彩云正要跨下,卻見馬路上有一個十七八歲的美童,飛奔地跑到車前,把肩膀湊近車門,口里還吁吁發喘。彩云就一手搭在他肩上,輕輕地跳了下來。進了館門,就有一班管家們,都站了起來,喊道:“太太回來了,快掌燈伺候!”便有兩個小童,各執一盞明角燈兒,在前引導。這當兒,那些丫鬟仆婦也都知道了,在樓上七跌八撞的跑了下來。那時彩云已到了升高機器小屋里,那些丫鬟仆婦都要上前攙扶,都道:“阿福哥,勞你駕了!讓我們來攙著吧!”彩云冷笑了一聲,自顧自仍扶著阿福。那機器就如飛地上升了。到了樓上,彩云有氣沒力的,全身都靠在阿福的身上,連喘帶笑地邁到了自己臥房一張五彩洋錦的軟榻上就倒下了,兩頰緋暈,雙眼粘餳,好象貴妃醉酒一般,歪著身,斜著眼,似笑不笑地望著阿福。阿福也笑瞇瞇地低著頭,立在榻旁。彩云忽然把一個玉蔥,咬著銀牙,狠狠地直指到阿福額上,顫聲道:“你這壞透頂的小子,我不想今兒個……”剛說到這里,那些丫鬟仆婦都從扶梯上走了進來,彩云就縮住了口,馬上翻過臉來道:“你們這班使壞心的娼婦,都曉得這會兒我快回來了,倒一個個躲起來。幸虧阿福是個小子,不要緊,要是大漢子,臭男人,也叫我扶著走嗎?”彩云說罷,那些丫鬟仆婦都面面相覷,不敢則聲。阿福就趁勢回道:“那輛車,明天還叫他來伺候嗎?”彩云道:“明天有什么事?”阿福道:“怎么太太會忘了!剛才在路上,你不是告訴我,明兒個維亞太太約游締爾園嗎?”彩云想一想道:“不錯,看戲的時候,她當面約定的?!闭f著,把眼瞪著阿福道:“可是我再不要坐轎式車了。明天早上,叫他來一輛亨斯美吧!”阿福笑道:“你自個兒拉韁嗎?”彩云道:“誰耐煩自個兒拉,你難道折了手嗎?”阿福笑了一笑,再要說話,聽見房門外靴聲橐橐,仆婦們忙喊道:“老爺進來了!”阿福頓時失色,慌慌張張想溜。彩云故意正色高聲地喊道:“阿福,你別忙走呀!我還有話吩咐嗎!”阿福會意,就垂著手,答應一聲:“著!”“你告訴他,明兒早上八上鐘來,別誤了!”這當兒,雯青一頭掀著門簾,一頭嘴里咕嚕著:“阿福老是這樣冒冒失失、得風使篷的?!闭f著,已經踱了進來,沖著彩云道:“明天你又要上哪兒去了?”其時阿福得空,就捱身出房。彩云撅著嘴道:“到締爾園去,會一個外國女朋友,你問她什么?難道你嫌我多出門嗎?什么又不又的!”說著,賭氣就一溜風走到床后去更衣洗面了。雯青討了個沒趣,低低說道:“彩云,你近來真變了相了,我一句話沒有說了,你就生氣了。我原是好意,你可知道今天外部已有回文,叫你后天就去覲見,在沙老頓布士宮CharlotenBburg,離著柏林有二三十里地呢!我怕你連日累著,想要你歇息歇息呀!”彩云聽了雯青這番軟話,心里想想,到底有點過意不去,又曉得覲見在即,倒又歡喜起來,就笑嘻嘻走到床面前來道:“誰生氣來?不過老爺也太顧憐我了。既然后天要覲見,明天早點回來,省得老爺不放心,好嗎?”雯青道:“這也由你吧!”說罷,彼此一笑,同入羅幃。一宵無話。

    次日清早,雯青尚在香夢迷離之際,彩云偷偷地抽身錦被,心里盤算出去的裝束要格外新艷。忽然想起新購的一身華麗歐裝,就叫小丫頭取了出來,慢慢地走到梳妝臺,對鏡梳洗,調脂抹粉,不用細說。不一會,就攏上一束蟠云曼蟠髻,系上一條踠地抉萌梗?蔽?於烊薜牧旖恚?緡?硝跚*的外套,頭上戴了堆花雪羽帽,腳下踏著雕漆烏皮靴,顫巍巍胸際花球,光滟滟指頭鉆石,果然是薔薇娘肖象,茶花女化身了。打扮剛完,自己把鏡子照了又照,很覺得意。忽見鏡子里面阿福笑嘻嘻地站在背后,低低道:“車來了?!辈试凄偷匾恍Φ溃骸按侏M鬼,倒嚇人一跳!”隨就把嘴兒指著床上,又附著阿福耳邊,密密切切不知吩咐了些什么話。阿福笑著點頭答應,就躡手躡腳地下樓去了。這里彩云收拾完備,輕輕走到床邊,揭起帳子張了一張,就回聲叫小丫頭攙了一徑下樓。到門口上車,打發小丫頭們進去,又叫馬夫坐在車后,自己就跳上亨斯美,輕提玉臂,緊勒絲韁,那匹馬就得得地向前去了。走了一條街,卻見那邊候著個西裝少年,遠遠招手兒。彩云笑一笑,把車放慢了,那少年就飛身上車,與彩云并肩坐下,把絲韁接了過來。一揚鞭,一搖鈴,風馳電卷,向馬龍車水中間滾滾而去。兩人左顧右盼,儼然自命一對畫中人了!不多會兒,到了締爾園Tiergarten門前。

    原來這座花園,古呢普提坊要算柏林市中第一個名勝之區,周圍三四里,門前有一個新立的石柱,高三丈,周十圍,頂立飛仙,全身金翅,是法、奧、丹三國戰爭時獲得大炮鑄成,號為“得勝銘”。園中馬路,四通八達。崇樓杰閣,曲廊洞房,錦簇花團,云譎波詭,琪花瑤草,四時常開,珈館酒樓,到處可坐。每日里鈿車如水,裙屐如云,熱鬧異常。園中有座三層樓,畫棟飛龍,雕盤承露,尤為全園之中心點。其最上一層有精舍四五,無不金釭銜壁,明月綴帷,榻護繡襦,地鋪錦罽,為貴紳仕女登眺之所,尋常人不能攀躋。彩云每次到園,與諸貴女聚會,總在此間憩息。這日馬車進了園門,就一徑到這樓下下車,阿福扶著,迤邐登樓。剛走到常坐的那一間門口,彩云一只纖趾正要跨進,忽聽咳嗽一聲,抬頭一看,卻見屋里一個雄赳赳的日耳曼少年,金發赫顏,豐采奕然,一身陸軍裝束,很是華麗。見了彩云,一雙美而且秀的眼光,仿佛云際閃電,把彩云周身上下打了一個圈兒。彩云猛吃一驚,連忙縮腳退出。阿福指著道:“間壁有空房,我們到那里坐吧!”說罷,就掖了彩云徑進那緊鄰的一間精室。彩云坐下,就吩咐阿福道:“你到外邊去候著,等維亞太太一到,就先來招呼?!卑⒏4饝顼w而去。彩云獨自在房,心里暗忖那個少年不知是誰,倒想不到外國人有如此美貌的!我們中國的潘安、宋玉,想當時就算有這樣的豐神,斷沒有這般的英武??此袂?,見了我也非常留意,可見好色之心,中外是一樣的了。彩云胡思亂想了一回,覺得心神恍惚,四肢軟胎胎提不起來,就和身倒在一張紅絨如意榻上,星眼惺松,似睡不睡的,正有點朦朧,忽聽耳邊有許多腳步聲,連忙張開眼來,卻見阿福領了一個中年婦人上來。彩云忙問阿福道:“這是誰?”阿福道:“這位就是維亞太太打發來的?!蹦菋D人就接嘴道:“我們主人說,今天不來這里了,要請密細斯到我們家里去。主人特地叫我們來接的,馬車已在外面等著。請密細斯上車吧!”彩云聽了,想了一想道:“太太府上,我早該去請安,就為太太的住處不肯告訴我,就因循下來了?,F在既然太太見招,我就坐我自己的車前去便了?!闭f著,回頭叫阿福去套車。那婦人道:“我們主人吩咐,請密細斯就坐我們來車。因為我們主人的住處,不肯輕易叫人知道的?!辈试频溃骸斑@是什么道理?”那婦人笑道:“主人如此吩咐,其中緣故,奴輩哪里敢問呢?”彩云沒法,只好叫阿福到身邊,附耳說了兩句話,阿福先去了,自己就立起身來道:“我們走吧!”那婦人在前,彩云在后,走下樓來。剛到門口,彩云還沒看清那車子的大小方圓,卻被那婦人猛然一推,彩云身不由主被她推進車來,車門已硼的關上了,弄得彩云迷迷糊糊,又驚又嚇。只見那車里四面糊著金絨,當前一懸明鏡,兩旁卻放著綠色的布簾,遮著玻璃,一些望不見外面。對面卻笑微微坐著那婦人,開口道:“密細斯休怪粗莽,這是主人怕你知道了路程,所以如此的?!辈试坡犃诉@話,更加狐疑,要問那婦人,又知道她不肯說實話的,心里不免突突跳個不住。正冥想間,那車忽然停了,車門欻的開了,那中年婦人先下車,后來攙彩云。剛跨下地,忽覺眼前一片光明,耀耀爍爍,眼睛也睜不開。好容易定睛一認,原來一輛朱輪繡幰的百寶宮車,端端正正地停在一座十色五光的玻璃宮臺階之下。那宮卻是輪奐巍峨,矗云干漢。宮外浩蕩蕩,一片香泥細草的廣場,遍圍著郁郁蒼蒼的樹木,點綴著幾處名家雕石像,放射出萬條異彩的噴水池。彩云不及細看,卻被那婦人不由分說就扶上臺階,曲曲折折,走到一面大鏡子面前,那婦人把鏡子一推,卻呀的一聲開了,原來是個門兒。向里一望,只見是個窈窕洞房,滿室奇光異彩,也不辨是金是玉,是花是繡,但覺眼光繚亂而已。就有幾個華裝女子聽見門響,向外一望,問道:“來了嗎?”那婦人道:“來了?!焙雎爣氯灰宦?,恍如鳳鳴鶴唳,清越可聽道:“快請進來?!蹦钱攦?,彩云已揭起了繡幃,踏上了錦毯,迎面裊裊婷婷的,來了個細腰長裙、錦裝玉裹的中年貴婦,不用說就是維亞太太了。見了彩云,就搶上一步,緊握住彩云的雙手,回頭向那些女子說道:“這就是中國第一美女,金公使的夫人傅彩云呀!你們瞧著,我常說她是亞洲的姑婁巴、支那的馬克尼。今兒個你們可開開眼兒了!”說完,就把彩云拉到了一張花磁面的圓桌上首坐下,自己朝南陪著。彩云此時迷迷糊糊,如在五里霧中,弄得不知所措,只是婉婉地說道:“賤妾蒲柳之姿,幸蒙太太見愛,今日登寶地,真是三生有幸了!只是太太的住處,為何如此秘密?還請明示,以啟妾疑?!本S亞太太笑道:“不瞞密細斯說,我平生有個癖見,以為天地間最可寶貴的是兩種人物,都是有龍跳虎踞的精神、顛乾倒坤的手段,你道是什么呢?就是權詐的英雄與放誕的美人。英雄而不權詐,便是死英雄;美人而不放誕,就是泥美人。如今密細斯又美麗,又風liu,真當得起‘放誕美人’四字。我正要你的風情韻致瀉露在我的眼前,裝滿在我的心里,我就怕你一曉了我的身分地位,就把你的真趣艷情拘束住了,這就大非我要見你的本心了?!辈试撇宦犨@太太的話,心里倒還有點捉摸,如今聽了這番議論,更糊涂了,又問道:“到底太太的身分、地位,能賜教嗎?”那太太笑道:“你不用細問,到明日就會知道的?!闭f話間,有幾個華裝女子,來請早餐,維亞太太就邀彩云入餐室。原來餐室就在這室間壁,高華典貴,自不必說。坐定后,山珍海味,珍果醇醪,絡繹不絕地上來。維亞太太殷勤勸進,彩云也只得極力周旋。酒至數巡,維亞太太立起身來,走到沿窗一座極大的風琴前,手撫玉徽,回顧彩云道:“密細斯精于音律嗎?”彩云連說“不懂”。那太太就引弦揚吭地唱起來。歌曰:

    美人來兮亞之南,風為御兮云為驂,微波渺渺不可接,但聞空際瓊瑤音。吁嗟乎彩云!

    美人來兮歐之西,驚鴻照海天龍迷,瑤臺綽約下仙子,握手一笑心為低。吁嗟乎彩云!

    山川渺渺月浩浩,五云殿閣琉璃曉,報道青鸞海上來,汝來慰我憂心搗。吁嗟乎彩云!

    勸君酒,聽我歌,我歌歡樂何其多!聽我歌,勸君酒,雨復云翻在君手!愿君留影隨我肩,人間天上仙乎仙!吁嗟乎彩云!

    歌畢,就向彩云道:“千里之音,不足動聽。只是末章所請愿的,不知密細斯肯俯允嗎?”彩云原不懂文墨,幸而這回歌辭全用德語,所以彩云倒略解一二,就答道:“太太如此見愛,妾非木石,哪有不感激的哩。只是同太太并肩拍照,蒹葭倚玉,恐折薄福,意欲告辭,改日再遵命吧!”那太太道:“請密細斯放心,拍了照,我就遣車送你回去?,F在寫真鏡已預備在草地上,我們走吧!”就親親熱熱攜了彩云的手,一隊高鬟窄袖的女侍前后呵護,慢慢走出房來,就走到剛才進來看見的那片草地上。早見有一群人簇擁著一具寫真鏡的匣子,離匣子三四丈地,建立一個銅盤,上面矗起一個噴水的機器,下面周圍著白石砌成的小池。那水線自上垂下,在旭日光中如萬顆明珠,隨風咳吐,煞是好看。那太太就攜了彩云,立在這石池旁邊,只見那寫真師正在那里對鏡配光。彩云瞥眼看去,那寫真師好象就是在薩克森船上見的那畢葉先生,心里不免動疑。想要動問,恰好那鏡子已開,自己被鏡光一閃,覺得眼花繚亂了好一回。等到捉定了神,那鏡匣已收起,那一群人也不知去向了,卻見一輛馬車停在面前。維亞太太就執了彩云的手道:“今天倒叫密細斯受驚了。車子已備好,就此請登車,我們改日再敘吧!”彩云一聽送她回去,很歡喜的,也道了謝,就跨進車來。車門隨手就關上了,卻見車簾仍舊放著,烏洞洞悶死人。那車一路走著,彩云一路猜想:這太太的行徑,實在奇怪,到底是何等樣人?為什么不叫我知道她的底里呢?那畢葉先生怎么也認得她、替她拍照呢?想來想去,再想不出些道理來。還在呆呆地揣摩,只見門豁然開朗,原來已到了使館門口。彩云就自己下了車,剛要發放車夫,誰知那車夫飛身跳上高座,加緊一鞭,逃也似地直奔前路,眨眼就不見了。彩云倒吃了一驚,立在門口呆呆地望著,直到館中看門的看見,方驚動了里邊的丫鬟們,出來扶了進去。阿福也上前來探問,彩云含糊應了。后來見了雯青,也不敢把這事提及。

    雯青告訴她今天外部又來招呼,說明日七點鐘在沙老頓布士宮覲見,他們打發宮車來接。當晚彩云絕早就睡,只是心里有事,終夜不曾安眠。剛要睡著,卻被雯青喚醒,說宮車已到,催著彩云洗梳打扮,按品大裝。六點鐘動身,七點鐘就到了那宮前。那宮卻在一座森林里面,清幽靜肅,壯麗森嚴,警兵羅列,官員絡繹。彩云一到,迎面就見一座六角的文石臺,臺上立著個騎馬英雄的大石象,中央一條很長的甬道,兩面石欄,欄外植著整整齊齊高的塔形低的鐘形的常綠樹。從那甬道一層高似一層,一直到大殿,殿前一排十二座穹形窗,中間是凸出的圓形屋。彩云走近圓屋,早有接引大臣把彩云引上殿來。卻見德皇峨冠華服,南面坐著,兩旁擁護劍珮鏗鏘的勛戚大臣,氣象很是堂皇。彩云隨著接引官走上前去,恭恭敬敬行了鞠躬大禮,照著向來覲見的儀節,都按次行了。那德皇忽含笑地向著彩云道:“貴夫人昨朝辛苦了?!闭f著,手中擎著個錦匣,說道:“這是皇后賜給貴夫人的。今天皇后有事,不能再與貴夫人把晤,留著這個算紀念吧!”一面說著,一面就遞了下來。彩云茫然不解,又不好動問,只得糊里糊涂地接了。這當兒,就有大臣啟奏別事,彩云只得慢慢退了下來。

    到得車中,輪蹄轉動,要緊把那錦匣打開一看,不覺大大吃驚。原來這匣內并非珠寶,也非財帛,倒是一張活靈活現的小影:兩個羽帽迎風、長裙窣地的婦人,一個是裊裊婷婷的女郎,一個是莊嚴璀璨的貴婦。那女郎,不用說是自己的西裝小像;這個貴婦,就是昨天并肩拍照的維亞太太。心中恍然大悟道:“原來維亞太太就是聯邦帝國大皇帝飛蝶麗皇后,世界雄主英女皇維多利亞的長女,維多利亞第二嗄!怪不得她說,她的身分地位能拘束我了。虧我相處了半月有零,到今朝才明白,真是有眼不識泰山了?!毙闹芯鸵惑@一喜,七上八落起來。

    那車子卻已回到了自己門口,卻又看見門口停著一輛轎車。彩云這兩天遇著多少奇怪事情,心里真弄得恍恍惚惚、提心吊膽的,見了此車,心里又疑心道:“這車不知又是誰的了?!贝藭r丫鬟仆婦已候在門口,都來攙扶,阿福也來車前站著。彩云就問道:“老爺那里有什么客?”阿福道:“就是畢葉先生?!辈试扑?,心里觸動昨天拍照的事情,就大喜道:“原來就是他?我正要見他哩!你們攙我到客廳上去?!闭f著,就曲折行來。剛走到廳門口,彩云望里一張,只見滿桌子攤著一方一方的畫圖,雯青正彎著腰在那里細細賞玩,畢葉卻站在桌旁。彩云就叫“且不要聲張,讓我聽聽那東西和老爺說什么?!敝宦狏┣嗟溃骸斑@圖上紅色的界線,就是國界嗎?”畢葉道:“是的?!宾┣嗟溃骸斑@界線準不準呢?”畢葉道:“這地圖的可貴,就在這上頭。畫這圖的人是個地學名家,又是奉著政府的命令畫的,哪有不準之理!”雯青道:“既是政府的東西,他怎么能賣掉呢?”畢葉道:“這是當時的稿本。清本已被政府收藏國庫,秘密萬分,卻不曉留著這稿子在外。這人如今窮了,流落在這里,所以肯實?!宾┣嗟溃骸暗且磺Ы疰^,未免太貴了?!碑吶~道:“他說,他賣掉這個,對著本國政府,擔了泄漏秘密的罪,一千鎊價值還是不得已呢!我看大人得了此圖,大可重新把它好好的翻印,送呈貴國政府,這整理疆界的功勞是不小哩,何在這點兒小費呢!”彩云聽到這里,心里想:“好呀,這東西倒瞞著我,又來弄老爺的錢了。我可不放他!”想著,把簾子一掀,就飄然地走了進去。正是:

    羨煞紫云傍霄漢,全憑紅線界華戎。

    不知彩云見了畢葉問他什么話來,且聽下回分解。大文學 www.babyidesign.com
最新網址:www.babyidesig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孽?;ā?/STRONG>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孽?;ㄗ钚抡鹿?/STRONG>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孽?;ā?/B>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午夜爽爽爽男女免费观看hd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