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回 避物議男狀元偷娶女狀元 借誥封小老母權充大老母

大文學推薦各位書友閱讀:孽?;ㄕ?第八回 避物議男狀元偷娶女狀元 借誥封小老母權充大老母
最新網址:www.babyidesign.com
(大文學 www.babyidesign.com)    話說彩云扶著個大姐走上船來,次芳暗叫大家不許開口,看她走到誰邊。彩云的大姐正要問那位叫的,只說得半句,被彩云啐了一口:“蠢貨!誰要你搜根問底?”說著,就撇了大姐,含笑地捱到雯青身邊一張美人椅上并肩坐下。大家嘩然大笑起來。山芝道:“奇了,好像是預先約定似的!”勝芝笑道:“不差,多管是前生的舊約?!贝畏季托χ室鞯溃骸吧頍o彩鳳雙fei翼,心有靈犀一點通?!宾┣啾臼腔ㄔ驴偝?、風liu教主,風言俏語,從不讓人,不道這回見了彩云,卻心上萬馬千猿,又驚又喜。聽了勝芝說是前生的舊約,這句話更觸著心事,任人嘲笑,只是一句話掙不出。就是彩云自己,也不解何故,踏上船來,不問情由,就一直往雯青身邊。如今被人說破,倒不好意思起來,只顧低頭弄手帕兒。雯青無精打采地搭訕著,向山芝道:“我們好開船了?!鄙街ゾ头愿酪幻骈_船,一面在中艙擺起酒席來。眾人見中艙忙著調排桌椅,就一擁都到頭艙去了,有爬著欄桿上看往來船只的,有咬著耳朵說私語的。雯青也想立起來走出去,卻被彩云輕輕一拉,一扭身就往房艙里床沿上坐著。雯青不知不覺,也跟了進去。兩人并坐在床沿上,相偎相倚,好像有無數體己話要說,只是我對著你、你對著我地癡笑。歇了半天,雯青就兜頭問一句道:“你知道我是誰么?”彩云怔了一怔道:“我很認得你,只是想不起你姓名來?!宾┣嗑图毤毟嬖V了她一遍。彩云想一想,說:“我媽認得金大人?!宾┣嗟溃骸澳憬衲甓嗌倌昙o了?”彩云道:“我今年十五歲?!宾┣嗄樕洗袅税肷?,卻順手拉了彩云的手,耳鬢廝磨地端相的不了,不知不覺兩股熱淚,從眼眶中直滾下來,口里念道:“當時只道渾閑事,過后思量總可憐?!辈试瓶粗?,暗暗吃驚,止不住就拿著帕子替他拭淚,說道:“你怎的沒來由哭起來??陔m如此說,卻自己也一陣透骨心酸,幾乎也哭出來。雯青對著彩云,只是上下打量,低低念道:“愁到天地翻,相看不相識?!币幻娴溃骸安试?,我心里只是可憐你,你知道么?”彩云摸不著頭腦,卻趁勢就靠在雯青身上道:“你只管傷心做什么?回來等客散了,肯到我那里去坐坐么?我還有許多話要問你呢!”雯青點頭。只聽外面次芳喊道:“請坐吧,講話的日子多著哩!”雯青、彩云只好走出來,見席已擺好,山芝正拿著酒壺斟酒,讓效亭坐首座。效亭不肯,正與勝芝推讓。后來大家公論,效亭是寓公,仍讓他坐了,勝芝坐二座,雯青坐三座,次芳挨雯青坐下,山芝坐了主席。大家叫的局,也各歸各座。彩云自然在雯青背后坐了。

    正是釧動釵飛,花香鳥語,曲翻白纻,酒卷回波,其時船已搖到了白公堤下、真娘墓前一帶柳蔭下泊著。一輪胭脂般的落日,已慢慢地沉下虎邱山下去了。船上五彩絹燈一齊點起,照得滿船如不夜城一般。大家搳拳猜謎,正鬧得高興,次芳道:“今日這會,專為男女兩狀元作合,我倒想個新鮮酒令,好多吃兩杯喜酒?!贝蠹覇柺呛瘟??次芳指著彩云道:“就借著女狀元的芳名,叫做彩云令。用《還魂記》曲文起句,第二句用曲牌名,第三句用《詩經》,依首句押韻。韻不合者罰三杯。佳妙者各賀一杯。再用唐詩一句,有彩云兩字相連的飛觴,照座順數,到“彩云”二字各飲一杯,云字接令?!贝蠹衣牣叺溃骸昂眯迈r雅致的令兒!只是煩難些?!辈试频溃骸罢l要你們稱名道姓的作弄人?!贝畏嫉溃骸澳銊e管,酒令如軍令,違者先罰!”彩云笑了笑,就低頭不語了。次芳道:“我先說一個吧!”念道:

    甚蟾宮貴客傍雯霄,集賢賓,河上乎逍遙。大都都嘩然道好。效亭道:“應時對景,我們各賀一杯,你再說飛觴吧!”次芳道:“彩云簫史駐?!表樦鴶等?,恰是雯青、效亭各一杯。次芳先斟雯青一杯道:“請簫史飲個成雙杯兒、添些氣力,省得騎著龍背,跌下半天來?!宾┣嗾e杯,卻被彩云劈手奪過去道:你倒高興喝,我偏不許你喝!”次芳笑道:“嗄,一會兒就怎地肉麻!”效亭道:“別鬧,人家要接令哩!”一面就念道:

    迤逗的彩云偏,相見歡,君子萬年。

    大家道:“吉祥艷麗,預卜狀元郎夫榮妻貴,該賀該賀!”效亭道:“快喝賀酒,我要飛觴哩!”接著就念句“學吹鳳簫乘彩云”?!安省睂憯档仅┣?,“云”字次芳。次芳道:“賀酒還沒全喝,倒要喝令酒了?!贝蠹艺蘸攘?。次芳道:“作法自斃,這回可江郎才盡了!”彩云道:“做不出,快罰酒!”次芳聳肩道:“好了,有了,你們聽聽,稍頓一頓,人家就要罰酒,險呀!”雯青笑道:

    “你說呢!”次芳念道:

    昨夜天香云外,謁金門,鸞聲噦噦。

    飛觴是“斷續彩云生”。效亭一杯,雯青一杯,接令。山芝道:“次芳這句話,是明明祝頌雯翁起服進京升官的預兆,快再飲賀酒一杯!”雯青道:“回回硬派我喝酒,這不是作弄人嗎?”彩云低聲道:“我替你喝了吧!”說著,舉杯一飲而盡,大家拍掌叫好。雯青道:“你們是玩呢,還是行令?”就念道:

    又怕為雨為云飛去了,念奴嬌,與子偕老。大家道:“白頭偕老,金大人已經面許了,彩云你須記著?!辈试票持?,不理他們。雯青笑念道:“化作彩云飛?!贝畏夹Φ溃骸袄锨拜叢环判?,只要把一條軟麻繩,牢牢結住裙帶兒,怕她飛到哪兒去!”彩云瞅了一眼。雯青道:“該山芝、效亭各飲一杯?!毙さ溃骸坝洲叩轿医恿??!彼f的是:

    他海天秋月云端掛,歸國遙,日月其邁。

    勝芝道:“你怎么說到海外去了?不怕海風吹壞了人,金大人要心痛的呢!”山芝道:“勝翁你不知道雯翁通達洋務,安知將來不奉使出洋呢?這正是佳讖?!贝蠹掖咧わw觴,效亭道:“唐詩上‘彩云’兩字連的,真說完了!”低頭想了半天,忽然道:“有了,碧簫曲盡彩云動?!宾┣喟禂?,知道又臨到自己了,便不等效亭說完,就執杯在手道:“我念一句收令吧!”

    就一面喝酒,一面念道:

    美夫妻圖畫在碧云高,最高樓,風雨瀟瀟。就念飛觴道:“彩云易散玻璃薄?!睉敶畏?、勝芝各一杯。次芳道:“這句氣象蕭颯,做收令不好,況且勝翁也沒說過,請勝翁收令吧!”勝芝道:“我荒疏久了,饒恕了吧!”山芝道:

    “快別客氣,說了好收令?!眲僦ゲ坏靡?,想一想念道:

    雨跡云蹤才一轉,玉堂春,言笑晏晏。

    又說飛觴,“橋上衣多抱彩云”。于是合席公飲了一杯。雯青道:“我們酒也夠了,山翁賞飯吧!”次芳在身上摸出一只十二成金的打簧表,按了一按,卻鐺鐺的敲了十下,道:“可不是,該送狀元歸第了,快叫開船回去,耽誤了吉日良時,不是耍處?!辈试茙о翈Φ刂钢畏嫉溃骸拔铱纯锢?,只有你一張嘴能說會道,我就包在你身上,叫金大人今晚到我家里來,不來時便問你!”次芳說:“這個我敢包,不但包他來,還要包你去?!辈试频溃骸鞍业侥睦锶??”次芳道:“包你到圓嶠巷金府上去?!辈试七艘豢?。大家說說笑笑,飯也吃完,船也到了閶門太子碼頭了,各妓就紛紛散去。效亭、勝芝先上岸回家去了。彩云轎子也來,那大姐就扶著彩云走上船頭。彩云忽回頭叫聲:“金大人,你來,我有話給你說?!宾┣嘧叱鰜淼溃骸笆裁丛??”彩云望著雯青,頓了一頓,笑道:“不要說了,到家里去告訴你吧!”說著,就上轎走了。次芳道:“這小妮子聲價自高,今日見了老前輩,就看她一種癡情,十分流露,倒不要辜負了她?!宾┣辔⑿?,就謝了山芝,也自上岸。你想:雯青、彩云今日相遇的情形,這晚哪有不去相訪的理呢!既去訪了,彩云哪有不留宿的理呢!紅珠帳底,絮語三生;水玉簾前,相逢一笑。韋郎未老,凄迷玉簫之聲;杜牧重來,綢繆紫云之夢。雙心一抹,盒誓釵盟,不消細表。

    卻說匡次芳當日薦了彩云,見雯青十分留戀,料定當晚雯青決不能放過的。到了次日清早,一人趕到大郎橋巷,進后門來。相幫要喊客來,次芳連連搖手,自己放輕腳步,走上扶梯,推門進去,卻見中間大炕床上躺著個大姐,正在披衣坐起,看見次芳,就低聲叫:“匡老爺,來得怎早!”次芳連忙道:“你休要聲張,我問你句話,金大人在這里不在?”那大姐就挪嘴兒,對著里間笑道:“正做好夢哩!”次芳就在靠窗一張書桌邊坐下。那大姐起來,替次芳去倒茶。次芳瞥眼看見桌上一張桃花色詩箋,恭恭楷楷,寫著四首七律詩道:

    山色花光映畫船,白公堤下草芊芊。

    萬家燈火吹xiao路,五夜星辰賭酒天。

    鳳脛燒殘春似夢,駝鉤高卷月無煙。

    微波渺渺塵生襪,四百橋邊采石蓮。

    吳娘似水艷無曹,貌比紅兒藝薛濤。

    燒燭夜攤金葉格,定春春擁紫檀槽。

    蠅頭試筆蠻箋膩,鹿爪拈花羯鼓高。

    忽憶燈前十年事,煙臺夢影浪痕淘。

    胡麻手種葛鴉兒,紅豆重生認故枝。

    四月橫塘聞杜宇,五湖曉網薦西施。

    靈簫辜負前生約,紫玉依稀入夢時。

    只有傷心說不得,憑欄吹斷碧參差。

    龍頭劈浪鳳簫哀,展盡芙蓉向月開。

    細雨銀荷中婦鏡,東風銅雀小喬臺。

    青衫痕漬隔年淚,絳蠟心留未死灰。

    腸斷江南歌子夜,白鳧飛去又飛回。

    次芳看著這幾首詩,頑艷絕倫,覺得雯青尋常沒有這付筆墨。正在詫異,忽見詩尾題著“讖情生寫詩彩云舊侶慧鑒”一行小字,暗忖:雯青與彩云尚是初面,如何說是舊侶呢?難道這詩不是雯青手筆么?心里惑惑突突的摸擬,恰值那大姐端茶上來,次芳就微笑地問道:“昨夜金大人是幾時來的?”那大姐道:“我們先生前腳到家,金大人后腳就跟了來,吃了半夜的酒,講了一夜的話?!贝畏嫉溃骸澳懵犚娭v些什么呢?”大姐道:“他們講的話,我也不大懂。只聽金大人說,我們先生的面貌,活脫像金大人的舊相好。又說那舊相好,為金大人死了。死的那一年,正是我們先生養的那一年?!蹦谴蠼阏晃逡皇卣f,就聽里間彩云的口聲喊道:“阿巧,你咭哩咕羅同誰說話喲?”阿巧向次芳伸伸舌頭答道:“匡老在這里尋金大人哩!”只聽里面好像兩人低低私語了幾句,又屑屑索索一回,彩云就云鬢蓬松,開門出來,見了次芳,就笑道:“請匡老里面坐,金大人昨夜被你們灌醉了,今日正害著酒病哩!”說著,就往后間梳洗去了。次芳一面笑,一面就走進來,看見雯青,卻橫躺在一張煙榻上,旁邊還堆著一條錦被,見次芳來,就坐起來招呼。次芳走上去道:“恭喜!恭喜!”雯青笑道:“別取笑人,次兄請坐著,我想托你辦一件事,不曉得你肯不肯?”次芳道:“老前輩不用說了,是不是那紅兒、薛濤的事嗎?”雯青愕然道:“怎么這幾首歪詩,又被你看見了?我的心事,也不能瞞你了?!贝畏嫉溃骸斑@種事,門子里都有一定規矩的,須得個行家去講,才不致吃龜鴇的虧。我有個熟人叫戴伯孝,極能干的,讓我去托他辦便了?!宾┣嗟溃骸爸皇乾F在熱孝在身,做這件事好象于心不安,外面議論又可怕得很!”次芳道:“那個容易。只要現在先講妥了,做個外室,瞞著尊嫂,到服滿進京,再行接回,便兩全其美了?!宾┣帱c頭說:“既如此,這事只有請次兄替我代托戴先生罷!兄弟昨夜未歸,今日必須早些回去,安排妥密,免得人家疑心?!闭f著就穿衣,別了次芳,又低低托咐了幾句,一徑下樓走了。次芳只好去找了戴伯孝,托他去向老鴇交涉。老鴇自然有許多做作,好說歹說,才講明了身價一千元,又叫了彩云的生身父來。原來彩云本是安徽人,乃父是在蘇州做轎班的,恐怕將來有枝節,爽性另給了那轎班二百塊錢,叫他也寫了一張文契。費了兩日工夫,才把諸事辦妥,就由戴伯孝親來雯青處告訴明白。雯青歡喜,自不必說。從此大郎橋巷就做了雯青的外宅,無日不來,兩人打得如火的一般熱。

    光陰似箭,轉瞬之間,雯青也滿了服,幾回要將此告訴張夫人,只是自己理短,總說不出口。心想不如一人先行到京,再看機會吧,就將這個辦法與彩云商量,彩云也沒別話,就定見了,自己一人到京,起服銷假。這日宮門召見下來,就補授了內閣學士。雯青自出差到今,已離京五六年了,時局變更,滄桑屢改,朝中歌舞升平,而海外失地失藩,頻年相屬,日本滅了琉球,法國取了安南,英國收了緬甸。中國一切不問,還要鋪張揚厲,擺出天朝空架子。記得光緒十三年,翰林院里還有人獻了一篇《平法頌》,文章辭藻,比著康熙年代的《平漠頌》、乾隆年代的平定《金川頌》,還要富麗哩!話雖如此,到底交涉了幾年,這外交的事情,倒也不敢十分怠慢,那些通達洋務的人員,上頭不免看重起來。恰好這年出使英、俄大臣呂萃芳,要改充英、法、義、比四國大臣;出使德、俄、荷、奧、比五國大臣許鏡澂,三年任滿,要人接替,而斯時一班有名的外交好手,如上回雯青在上海認得的云仁甫,已派過了美、日、秘副使;李臺霞已派署過德國正使,現在又有別事派出;徐忠華派充參贊;馬美菽也出洋游歷;呂順齋派充日本參贊。朝廷正恐沒人應選。也是雯青時來運來,又有潘八瀛、龔和甫這班大帽子替他揄揚幫襯,聲譽日高一日,廷旨就派金汮出使俄羅斯、德意志、荷蘭、奧大利亞四國。旨意下來,好不榮耀!雯青趕忙修折謝恩,引見請訓,拜會各國公使,一面奏調參贊、隨員、翻譯,就把次芳奏保了參贊,做個心腹。又想著戴伯孝湊合彩云的功勞,也保了隨員,派他做了會計。且請假兩月,還蘇修墓,奉旨俞允。

    那時同鄉京官,菶如也開了坊了;唐卿卻從陜、甘回來了;玨齋也因公在京;只有肇廷改了外官,不在那里。這班人合著輪流替雯青餞賀。這日席間,大家談起交涉的方略,雯青發議道:“兄弟不才,謬膺使節,此去方略,還是諸君臨別贈言。依兄弟愚見,第一是聯絡邦交;第二是檢查國勢。語云:‘知彼知己,百戰百勝?!覈簧娉蕴?,正是不知彼耳!不知國情,固是大害;不知地理,為害尤烈!遠事不必說,就是伊犁一案,彼趁著白彥虎造反就輕輕占據了,要不是曾繼湛力爭,這塊地面就不知不覺地送掉了!兄弟向來留心西北地理,見那些交界地方,我們中國記載,影響都模糊得很。俄國素懷蠶食之心,不知暗中被占了多少去了!只苦我國不知地理,啞子吃黃連,說不出的苦。兄弟這回出去,也不敢自夸替國家爭回什么權利,不過這地理上頭,兄弟數十年苦功,總可考究一番,叫他疆界井然,不能再施鬼蜮手段罷了?!比E如等聽了,自然十分佩服。玨齋道:“可不是么?所以兄弟前回到吉林,實在沒法,只好仿著馬伏波的故事,立了一個三丈來高的銅柱,刻了幾句銘詞,老遠望著,就見巍巍云表。那銅柱拓本,看著倒很古雅,明日兄弟送一分去。雯兄留著,倒可參考參考?!宾┣嗟溃骸矮k齋兄的《銅柱銘》,將來定可與《闕特勤碑》、《好大王碑》并傳千古了!”當日歡飲一天,雯青心里只記掛著彩云,忽忽已一年多不見了,忙著出京。

    那時上??h先期得信,趕緊打掃天后宮行轅,以備使節小駐。這日船抵金利源碼頭,不免有文武官員晉見許多儀節,自己復要拜會各國領事。入城答拜道縣回來,恰值次芳帶著戴伯孝來見,當面謝了保舉。雯青把行轅一切公事,全行托付了次芳;把定出洋的公司船以及部署行李等瑣事,都交給戴會計。諸事安排妥了,歸心如箭,就叫心腹俊童阿福,向上海道借了一只小輪船,連夜回蘇。

    到得家中,夫妻相見,自有一番歡慶,不消說得。坐定,說著出洋的事來,雯青笑說:“這回倒要夫人辛苦一趟了。但是夫人身弱,不知禁得起波濤跋涉否?”夫人笑道:“這個不消老爺擔心,辛苦不辛苦,倒在其次。聞得外國風俗,公使夫人,一樣要見客赴會,握手接吻。妾身系出名門,萬萬弄不慣這種腔調,本來要替老爺弄個貼身伏侍的人?!闭f到這里,卻笑了一笑。雯青心里一跳,知道不妙。只聽夫人接道:“好在老爺早已討在外頭,倒也省了我許多周折。我昨日已吩咐過家人們,收拾一間新房,只等老爺回來,擇吉接回。稍停兩日,就叫她跟隨出洋,妾身落得在家過清閑日子哩!”雯青忸怩了半天道:“這事原是下官一時糊涂,……”下句還未說出,夫人正色道:“你別假惺惺,現在倒是擇日進門是正經。

    你是王命在身的人,哪里能盡著耽擱!”

    雯青得了夫人的命,就放了膽,看了明日是黃道吉日,隔夜就預備了酒席,邀請親友,來看新人。到了這日,夫人就命安排一頂彩轎,四名鼓樂手,去大郎橋巷迎接傅彩云。不一時,門前簫鼓聲喧,接連鞭炮之聲、人聲、腳步聲,但見四名轎班,披著紅,簇擁一肩綠呢挖云四垂流蘇的官轎,直入中堂停下。夫人早已預備兩名垂鬟美婢,各執大紅紗燈,將新人從彩轎中緩緩扶出。卻見顫巍巍的鳳冠、光耀耀的霞帔,襯著杏臉桃腮、黛眉櫻口,越顯得光彩射目,芬芳撲人,真不啻嫦娥離月殿、妃子降云霄矣。那時滿堂親友雜沓爭先,喝采聲、詫異聲,交頭接耳,正議論這個妝飾越禮。忽人叢中夫人盛服走出,大家倒吃一驚。正是:

    名花入手消魂極,艷福如君幾世修。

    不知夫人走出何事,且聽下回分解。大文學 www.babyidesign.com
最新網址:www.babyidesig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孽?;ā?/STRONG>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孽?;ㄗ钚抡鹿?/STRONG>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孽?;ā?/B>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午夜爽爽爽男女免费观看hd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