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回 寶玉明珠彈章成艷史 紅牙檀板畫舫識花魁

大文學推薦各位書友閱讀:孽?;ㄕ?第七回 寶玉明珠彈章成艷史 紅牙檀板畫舫識花魁
最新網址:www.babyidesign.com
(大文學 www.babyidesign.com)    卻說雯青正在潯陽江上,訪白傅琵琶亭故址,雖然遇著一人,跳過船來,這人是誰呢?仔細一認,卻的真是現任浙江學臺宗室祝寶廷。寶廷好端端地做他浙江學臺,為何無緣無故,跑到江西九江來?不是說夢話么!列位且休性急,聽我慢慢說與你們聽。原來寶廷的為人,是八面玲瓏,卻十分落拓,讀了幾句線裝書,自道滿洲名士,不肯人云亦云,在京里跟著莊侖樵一班人高談氣節,煞有鋒芒。終究旗人本性是乖巧不過,他一眼看破莊侖樵風頭不妙,冰山將傾,就怕自己葬在里頭。不想那日忽得浙江學政之命,喜出望外,一來脫了清流黨的羈絆;二來南國風光,西湖山水,是素來羨慕的,忙著出京。一到南邊,果然山明川麗,如登福地洞天。你想他本是酪漿氈帳的遺傳,怎禁得莼肥鱸香的供養!早則是眼也花了,心也迷了??上殖钟癯?,身受文衡,不能尋蘇小之香痕,踏青娘之艷跡罷了。

    如今且說浙江杭州城,有個錢塘門,門外有個江,就叫做錢塘江。江里有一種船,叫做江山船,只在江內來往,從不到別處。如要渡江往江西,或到浙江一路,總要坐這種船。這船上都有船娘,都是十七八歲的妖嬈女子,名為船戶的眷屬,實是客商的鉤餌。老走道兒知道規矩的,高興起來,也同蘇州、無錫的花船一樣,擺酒叫局,消遣客途寂寞,花下些纏頭錢就完了。若碰著公子哥兒蒙懂貨,那就整千整百的敲竹杠了。做這項生意的,都是江邊人,只有九個姓,他姓不能去搶的,所以又叫“江山九姓船”。閑話休提。

    話說寶廷這日正要到嚴州一路去開考,就叫了幾只江山船,自己坐了一只最體面的頭號大船。寶廷也不曉得這船上的故事,坐船的規例,糊糊涂涂上了船??粗谴軐挸?,一個中艙,方方一丈來大,兩面短欄,一排六扇玻璃蕉葉窗,炕床桌椅,鋪設得很為整齊潔凈,里面三個房艙。寶廷的臥房,卻做在中間一個艙,外面一個艙空著,里面一個艙,是船戶的家眷住的。房艙兩面都有小門,門外是兩條廊,通著后艄。上首門都關著,只剩下首出入。寶廷周圍看了一遍,心中很為適意,暗忖:怪道人說“上有天堂,下有蘇杭”;一只船也與北邊不同,所以天隨子肯浮家泛宅。原來怎地快活!那船戶載著個學臺大人,自然格外巴結,一回茶,一回點心,川流不斷。一把一把香噴噴熱毛巾,接著遞來,寶廷已是心滿意足的了。開了船,走不上幾十里,寶廷在臥房走出來,在下首圍廊里,叫管家吊起蕉葉窗,端起椅子,靠在短欄上,看江中的野景。正在心曠神怡之際,忽地里撲的一聲,有一樣東西,端端正正打上臉來,回頭一看,恰正掉下一塊橘子皮在地上。正待發作,忽見那艙房門口,坐著個十七八歲很妖嬈的女子,低著頭,在那里剝橘子吃哩,好像不知道打了人,只顧一塊塊地剝,也不抬頭兒。那時天色已暮,一片落日的光彩,反正照到那女子臉上。寶廷遠遠望著,越顯得嬌滴滴,光滟滟,耀花人眼睛。也是五百年風流冤業,把那一臉天加的精致密圈兒遮蓋過了,只是越看越出神,只恨她怎不回過臉兒來。忽然心生一計,拾起那塊橘皮,照著她身上打去,正打個著。寶廷想看她怎樣,忽后艄有個老婆子,一迭連聲叫珠兒。那女子答應著,站起身來,拍著身上,臨走卻回過頭來,向寶廷嫣然地笑了一笑,飛也似地往后艄去了。寶廷從來眼界窄,沒見過南朝佳麗,怎禁得這般挑逗,早已三魂去了兩魂,只恨那婆子不得人心,劈手奪了他寶貝去,心不死,還是呆呆等著。那時正是初春時節,容易天黑,不一會,點上燈來,家人來請吃晚膳,方回中艙來,胡亂吃了些,就踅到臥房來,偷聽間壁消息,卻黑洞洞沒有火光,也沒些聲兒,倒聽得后艄男女笑語聲,小孩啼哭聲,抹骨牌聲,夾著外面風聲,水聲;嘈嘈雜雜,鬧得心煩意亂,不知怎樣才好。在床上反復了一個更次,忽眼前一亮,見一道燈光,從間壁板縫里直射過來。寶廷心里一喜,直坐起來,忽聽那婆子低低道:“那邊學臺大人安睡了?”那女子答著道:“早睡著哩,你看燈也滅了?!逼抛拥溃骸澳谴笕撕孟嗝?,粉白臉兒,烏黑須兒,聽說他還是當今皇帝的本家,真正的龍種哩?!蹦桥拥溃骸皨屟?,你不知那大人的脾氣兒倒好,一點不拿皇帝勢嚇人?!逼抛拥溃骸霸趺??你連大人脾氣都知道了!”那女子笑道:“剛才我剝橘皮,不知怎的,丟在大人臉上。他不動氣,倒笑了?!逼抛拥溃骸安缓昧?!大人看上了你了?!蹦桥硬谎哉Z了,就聽見兩人屑屑索索,脫衣上床。那女子睡處,正靠著這一邊,寶廷聽得準了,暗忖:可惜隔層板,不然就算同床共枕。心里胡思亂想,聽那女子也嘆一口氣,咳一回嗽,直鬧個整夜。好容易巴到天亮,寶廷一人悄地起來,滿船人都睡得寂靜,只有兩個水手,咿啞咿啞的在那里搖櫓。寶廷借著要臉水,手里拿個臉盆,推門出來,走過那房艙門口,那小門也就輕輕開了,珠兒身穿一件緊身紅棉襖,笑嘻嘻地立在門檻上。寶廷沒防她出來,倒沒了主意,待走不走。那珠兒笑道:“天好冷呀,大人怎不多睡一會兒?”寶廷笑道:“不知怎地,你們船上睡不穩?!闭f著,就走近女子身邊,在她肩上捏一把道:“穿的好單薄,你怎禁得這般冷!我知道你也是一夜沒睡?!敝閮耗樢患t,推開寶廷的手低聲道:“大人放尊重些?!本团沧靸和摾锏溃骸皠e給媽見了?!睂毻⒌溃骸澳憬o我打盆臉水來?!敝閮旱溃骸胺胖嗌偌胰?,倒使喚我?!编偷囊恍?,搶著臉盆去了。寶廷回房,不一會,珠兒捧著盆臉水,冉冉地進房來。寶廷見她進來,趁她一個不防,搶上幾步,把小門順手關上。這門一關,那情形可想而知。卻不道正當兩人難解難分之際,忽聽有人喊道:“做得好事!”寶廷回過頭,見那老婆子圓睜著眼,把帳子揭起。寶廷吃一嚇,趕著爬起來,卻被婆子兩手按住道:“且慢,看著你豬兒生象,烏鴉出鳳凰,面兒光光嘴兒亮,像個人樣兒,到底是包草兒的野胚,不識羞,倒要爬在上面,欺負你老娘的血肉來!老娘不怕你是皇帝本家,學臺大人,只問你做官人強奸民女,該當何罪?拼著出乖露丑,捆著你們到官里去評個理!”寶廷見不是路,只得哀求釋放道:“愿聽媽媽處罰,只求留個體面?!敝閮阂部拗?,向他媽千求萬求。那婆子頓了一回道:“我答應了,你爹爹也不饒你們?!敝閮旱溃骸暗?,只求媽遮蓋則個?!逼抛永湫Φ溃骸昂蔑L涼話兒!怎么容易嗎?”寶廷道:“任憑老媽媽吩咐,要怎么便怎么?!蹦瞧抛酉胍幌氲溃骸耙擦T,要我不聲張,除非依我三件事?!睂毻⑦B忙應道:“莫說三件,三百件都依?!崩掀抛拥溃骸暗谝患?,我女兒既被你污了,不管你有太太沒太太,娶我女兒要算正室?!睂毻⒌溃骸耙赖?,我的太太剛死了?!逼抛佑值溃骸暗诙?,要你拿出四千銀子做遮蓋錢;第三件,養我老夫妻一世衣食。三件依了,我放你起來,老頭兒那里,我去擔當?!睂毻⒌溃骸凹家?,你快放手吧!”婆子道:“空口白話,你們做官人翻臉不識人,我可不上當。你須寫上憑據來!”寶廷道:“你放我起來才好寫!”真的那婆子把手一推,寶廷幾乎跌下地來,珠兒趁著空,一溜煙跑回房去了。寶廷慢慢穿衣起來,被婆子逼著,一件件寫了一張永遠存照的婚據。婆子拿著,揚揚得意而去。這事當時雖不十分丟臉,他們在房艙鬧的時候,那些水手家人那個不聽見!寶廷雖再三叮嚀,哪里封得住人家的嘴,早已傳到師爺朋友們耳中。后來考完,回到杭州,寶廷又把珠兒接到衙門里住了,風聲愈大,誰不曉得這個祝大人討個江山船上人做老婆!有些好事的做《竹枝詞》,貼黃鶯語,紛紛不一。寶廷只做沒聽見。珠兒本是風月班頭,吹彈歌唱,色色精工。寶廷著實地享些艷福,倒也樂而忘返了。一日,忽聽得莊侖樵兵敗充發的消息,想著自己從前也很得罪人,如今話柄落在人手,人家豈肯放松!與其被人出首,見快仇家,何如老老實實,自行檢舉,倒還落個玩世不恭,不失名士的體統。打定主意,就把自己狎妓曠職的緣由詳細敘述,參了一本,果然奉旨革職。寶廷倒也落得逍遙自在,等新任一到,就帶了珠兒,游了六橋、三竺,逛了雁蕩、天臺,再渡錢塘江到南昌,游了滕王閣,正折到九江,想看了匡廬山色,便乘輪到滬,由滬回京。不想這日攜了珠兒,在潯陽江上正“小紅低唱我吹簫”的時候,忽見了雯青也在這里,寶廷喜出望外,即跳了過來。原來寶廷的事,雯青本也知些影響,如今更詳細問他,寶廷從頭至尾述了一遍。雯青聽了,嘆息不置,說道:“英雄無奈是多情。吾輩一生,總跳不出情關情海,真個有情人都成了眷屬。功名富貴,直芻狗耳!我當為寶翁浮一大白!”寶廷也高興起來,就與幕友輩猜拳行令,直鬧到月落參橫,方始回船傍岸。到得岸邊,忽見一家人手持電報一封,連忙走上船來。雯青忙問是哪里的,家人道:“是南昌打來的?!宾┣嗖鹂?,見上面寫著:

    九江府轉學憲金大人鑒:奉蘇電,趙太夫人八月十三日辰時疾終,速回署料理。

    雯青看完,仿佛打個焦雷,當著眾人,不免就嚎啕大哭起來。寶廷同眾幕友,大家勸慰,無非是“為國自重”這些套話。雯青要連夜趕回南昌,大家拗不過,只好依從。寶廷自與雯青作別過船,流連了數日,與珠兒趁輪到滬。在滬上領略些洋場風景,就回北京做他的滿洲名士去了。

    話分兩頭。卻說雯青當日趕回南昌,報了丁憂,朝廷自然另行放人接替。雯青把例行公事料理清楚,帶了家眷,星夜奔喪?;氐搅颂K州,開喪出殯,整整鬧了兩個月,盡哀盡禮,自不必說。過了百日,出門謝客,還要存問故舊,拜訪姻徜。富貴還鄉,格外要敬恭桑梓,也是雯青一點厚道。只是從那年請假省親以來,已經有十多年不踏故鄉地了。山邱依然,老成凋謝,想著從前鄉先輩馮景亭先生見面時,勉勵的幾句好言語,言猶在耳,而墓木已拱。自己雖因此曉得了些世界大勢,交涉情形,卻尚不能發抒所學,報稱國家,一慰知己于地下,不覺感喟了一回。自古道:“歡娛嫌夜短,寂寞恨更長?!蹦阆膂┣嗍菬狒[場中混慣的人,頂冠束帶,是他陶情的器具;拜謁宴會,是他消閑的經論,哪里耐得這寂寞來!如今守制在家,官場又不便來往,只有個老鄉紳潘勝芝,寓公貝效亭,還有個大善士謝山芝,偶然來伴伴熱鬧,你想他苦不苦呢?正是靜極思動,陰盡生陽,就只這一念無聊,勾起了三生宿業,恰正好“素幔張時風絮起,紅絲牽動彩云飛”。話休煩絮。

    卻說雯青在家,好容易捱過了一年。這日正是清明佳節,日麗風和,姑蘇城外,年年例有三節勝會,傾城士女如癡如狂,一條七里山塘,停滿了畫船歌舫,真個靚妝藻野,炫服縟川,好不熱鬧!雯青那日獨自在書房里,悶悶不樂,卻來了謝山芝。雯青連忙接入。正談間,效亭、勝芝陸續都來了。效亭道:“今天閭門外好熱鬧呀,雯青兄怎樣不想去看看,消遣些兒?”雯青道:“從小玩慣了,如今想來也乏味得很?!眲僦サ溃骸蚌┣?,你十多年沒有鬧這個玩意兒了,如今莫說別的,就是上下塘的風景,也越發繁華,人也出色,幾家有燈船的,裝飾得格外新奇,烹炮亦好?!鄙街ゲ淮f完,就接口道:“今日兄弟叫了大陳家的船,要想請雯青兄同諸位去熱鬧一天,不知肯賞光嗎?”雯青道:“不過兄弟尚在服中,好象不便?!毙は蛏街プ鱾€眼色。山芝道:“我們并不叫局,不過借他船坐坐舒服些,用他菜吃吃適口些,逢場作戲,這有何妨!”勝芝、效亭都攛掇著。雯青想是清局,也無礙大禮,就答應了。一同下船,見船上扎著無數五色的彩球,夾著各色的鮮花,陸離光怪,紙醉金迷;艙里卻坐著裊裊婷婷花一樣的人兒,抱著琵琶彈哩。效亭走下船來,就哈哈大笑道:“雯兄可給我們拖下水了?!宾┣嗾f話,山芝忙道:“別聽效亭胡說!這是船主人,我們不能香火趕出和尚,不叫別個局,還是清局一樣?!眲僦サ溃骸安唤芯忠蔡珰L景。雯青自己不叫,就是完名全節了,管甚別人?!宾┣嚯y卻眾意,想自己又不是真道學,不過為著官體,何苦弄得大家沒趣,也就不言語了。于是大家高興起來,各人都叫了一個局。等局齊,就要開船。那當兒里,忽然又來了一個客,走進艙來,就招呼雯青。雯青一看,卻是認得的,姓匡,號次芳,名朝鳳,是雯青同衙門的后輩,新近告假回籍的,今日也是山芝約來。過時見名花滿坐,翠繞珠圍,次芳就向眾人道:“大家都有相好,如何老前輩一人向隅!”大家尚未回言,次芳點點頭道:“喔,我曉得了,老前輩是金殿大魁,必須個蕊官榜首,方配得上。待我想一想?!闭f著,仰仰頭,合合眼,忽怕手道:“有了,有了?!北娙藛枺骸笆钦l?”次芳道:“咦,怎么這個天造地設、門當戶對的女貌郎才,你們倒想不到?”眾人被他鬧糊涂了,雯青倒也聽得呆了。在坐的妓女也不知道他葫蘆里賣的甚藥,正要聽他下文,次芳忽望著窗外一手指著道:“哪,哪,那岸上轎子里,不是坐著個新科花榜狀元大郎橋巷的傅彩云走過嗎?”雯青不知怎的聽了“狀元”二字,那頭慢慢回了過去。誰知這頭不回,萬事全休,一回頭時,卻見那轎子里坐著個十四五歲的不長不短、不肥不瘦的女郎,面如瓜子,臉若桃花,兩條欲蹙不蹙的蛾眉,一雙似開非開的鳳眼,似曾相識,莫道無情,正是說不盡的體態風liu,豐姿綽約。雯青一雙眼睛,好像被那頂轎子抓住了,再也拉不回來,心頭不覺小鹿兒撞。說也奇怪,那女郎一見雯青,半面著玻璃窗,目不轉睛地盯在雯青身上。直至轎子走遠看不見,方各罷休。大家看出雯青神往的情形,都暗暗好笑。次芳乘他不防,拍著他肩道:“這本卷子好嗎?”雯青倒嚇一跳。山芝道:“遠觀不如近睹?!本湍靡粡堁{寫起局票來,吩咐船等一等開,立刻去叫彩云。雯青此時也沒了主意,由他們鬧,一言不發了。等了好一回,次芳就跳了出來道:“你們快來看狀元夫人呀!”雯青抬頭一望,只見顫巍巍、裊婷婷的那人兒已經下了轎,兩手扶在一個美麗大姐肩上,慢慢地上船來了。這一來,有分教:

    五洲持節,天家傾繡虎之才;

    八月乘槎,海上照驚鴻之采。

    不知來者是否彩云,且聽下回分解。大文學 www.babyidesign.com
最新網址:www.babyidesig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孽?;ā?/STRONG>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孽?;ㄗ钚抡鹿?/STRONG>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孽?;ā?/B>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午夜爽爽爽男女免费观看hd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