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回 領事館鋪張賽花會 半敦生演說西林春

大文學推薦各位書友閱讀:孽?;ㄕ?第三回 領事館鋪張賽花會 半敦生演說西林春
最新網址:www.babyidesign.com
(大文學 www.babyidesign.com)    卻說薛淑云請雯青在一品香大餐,正在談著,門外走過一人,順齋見了立起身來,與他說話。說畢,即邀他進來。眾人起身讓座,動問姓名,方曉得是姓云,字仁甫,單名一個宏字,廣東人,江蘇候補同知,開通闊達,吐屬不凡。席間,眾人議論風生,都是說著西國政治藝學。雯青在旁默聽,茫無把握,暗暗慚愧,想道:“我雖中個狀元,自以為名滿天下,哪曉得到了此地,聽著許多海外學問,真是夢想沒有到哩!從今看來,那科名鼎甲是靠不住的,總要學些西法,識些洋務,派入總理衙門當一個差,才能夠有出息哩!”想得出神,侍者送上補丁,沒有看見,眾人招呼他,方才覺著。匆匆吃畢,復用咖啡。侍者送上簽字單,淑云簽畢,眾人起身道擾各散。雯青坐著馬車回寓,走進寓門,見無數行李堆著一地。尚有兩個好象家丁模樣,打著京話,指揮眾人。雯青走進賬房,取了鑰匙,因問這行李的主人。賬房啟道:“是京里下來,聽得要出洋的,這都是隨員呢?!宾┣酂o話,回至房中,一宿無語。次早起來,要想設席回敬了淑云諸人。梳洗過后,更找菶如,約他同去。晚間在一家春請了一席大餐。自后,彼此酬酢了數日,吃了幾臺花酒,游了一次東洋茶社,看了兩次車利尼馬戲。

    一日,果然領事館開賽花會。雯青、菶如坐著馬車前去,仍沿黃浦到漢壁禮路,就是后園門口,見門外立著巡捕四人,草地停著幾十輛馬車,有西人上來問訊。二人照例各輸了洋一元,發給憑照一紙,迤邐進門,踏著一片綠云細草,兩旁矮樹交叉,轉過數彎,忽見洋樓高聳,四面鐵窗洞開,有多少中西人倚著眺望。樓下門口,青漆鐵欄桿外,復靠著數十輛自由車。走進門來,腳下法蘭西的地毯,軟軟的足有二寸多厚。舉頭一望,但見高下屏山,列著無數中外名花,詭形殊態,盛著各色磁盆,列著標幟,卻因西字,不能認識。內有一花,獨踞高座,花大如斗,作淺楊妃色,嬌艷無比。粉須四垂如流蘇,四旁綠葉,仿佛車輪大小,周圍護著。四圍小花,好象承歡獻媚,服從那大花的樣子。問著旁人,內中有個識西字的,道是維多利亞花,以英國女皇的名字得名的。二人且看中國各花,則揚州的大紅牡丹最為出色,花瓣約有十余種,余外不過蘭蕙、薔薇、玫瑰等花罷了。尚有日本的櫻花,倒在酣艷風liu,獨占一部。走過屏山背后,看那左首,卻是道螺旋的扶梯。二人移步走上,但見士女滿座,或用洋點,或用著咖啡;卻見臺霞、美菽也在,同著兩個老者,與一個外國人談天。見了雯青等起身讓坐。各各問訊,方曉得這外國人名叫傅蘭雅,一口好中國話。兩位老者,一姓李,字任叔;一即徐雪岑。二人坐著,但聽得遠遠風琴唱歌,歌聲幽幽揚揚,隨風吹來,使人意遠。雪岑問著傅蘭雅:“今天晚上有跳舞會嗎?”傅蘭雅道:“領事下帖請的,約一百余人,貴國人是請著上海道、制造局總辦,又有杭州一位大富翁胡星巖。還有兩人,說是貴國皇上欽派出洋,隨著美國公使蒲安臣,前往有約各國辦理交涉事件的,要定香港輪船航日本,渡太平洋,先到美國。那兩人一個是道員志剛,一個是郎中孫家谷。這是貴國第一次派往各國的使臣,前日才到上海,大約六月起程?!宾┣嗦犞?,暗忖:怪道剛才棧房里來許多官員,說是出洋的。心里暗自羨慕。說說談談,天色已晚,各自散去。

    流光如水,已過端陽,雯青就同著菶如結伴回蘇。衣錦還鄉,原是人生第一榮耀的事,家中早已掛燈結彩,鼓吹喧闐;官場鹵簿,親朋轎馬,來來往往,把一條街擁擠得似人海一般。等到雯青一到,有挨著肩攀話的,有攔著路道喜的,從未認識的故意裝成熱絡,一向冷淡的格外要獻殷勤,直將雯青當了楚霸王,團團圍在垓下。好容易左沖右突,殺開一條血路,直奔上房,才算見著了老太太趙氏和夫人張氏。自然笑逐顏開,闔家歡喜。正坐定了講些別后的事情,老家人金升進來回道:“錢老爺端敏,何老爺太真,同著常州才到的曹老爺以表,都候在外頭,請老爺出去?!宾┣嗦犚姴芤员砗吞魄?、玨齋同來,不覺喜出望外,就吩咐金升請在內書房寬坐。原來雯青和曹以表號公坊的,是十年前患難之交,連著唐卿、玨齋,當時號稱“海天四友”。你道這個名稱因何而起?當咸豐末年,庚申之變,和議新成,廷臣合請回鑾的時代,要安撫人心,就有舉行順天鄉試之議。那時蘇、常一帶,雖還在太平軍掌握,正和大清死力戰爭,各處縉紳士族,還是流離奔避。然科名是讀書人的第二生命,一聽見了開考的消息,不管多壘四郊,總想及鋒一試。雯青也是其中的一個,其時正避居上海,奉了趙老太太的命,進京赴試。但最為難的,是陸路固然阻梗,輪船尚未通行,只有一種洋行運貨的船,名叫甲板船,可以附帶載客。雯青不知道費了多少事,才定妥了一只船。上得船來,不想就遇見了唐卿、玨齋、公坊三人。談起來,既是同鄉,又是同志,少年英俊,意氣相投,一路上辛苦艱難,互相扶助,自然益發親密,就在船上訂了金蘭之契。后來到了京城,又合了幾個朋友,結了一個文社,名叫“含英社”,專做制藝工夫,逐月按期會課。在先不過預備考試,鼓勵鼓勵興會罷了。哪里曉得正當大亂之后,文風凋敝,被這幾個優秀青年,各逞才華,大放光彩,忽然震動了京師。一藝甫就,四處傳抄,含英社的聲譽一天高似一天。公車士子人人模仿,差不多成了一時風尚。曹公坊在社中尤為杰出,他的文章和別人不同,不拿時文來做時文,拿經史百家的學問,全納入時文里面,打破有明以來江西派和云間派的門戶,獨樹一幟。有時樸茂峭刻,像水心陳碑;有時宏深博大,如黃岡石臺。龔和甫看了,拍案叫絕道:“不想天、崇、國初的風格,復見今日!”慫恿社友把社稿刊布。從此,含英社稿不脛而走,風行天下,和柳屯田的詞一般。有井水處,沒個不朗誦含英社稿的課藝,沒個不知曹公坊的名字。不上幾年,含英社的社友個個飛黃騰達,入鸞掖,占鰲頭,只剩曹公坊一人向隅,至今還是個國學生,也算文章憎命了!可是他素性淡泊,功名得失毫不在意,不忍違背寡母的期望,每逢大比年頭,依然逐隊赴考。這回聽見雯青得意回南,曉得不久就要和唐卿、玨齋一同挈眷進京,不覺動了燕游之興,所以特地從常州趕來,借著替雯青賀喜為名,順便約會同行,路上多些侶伴,就先訪了唐卿、玨齋一齊來看雯青。當下雯青十分高興地出來接見,三人都給雯青致賀。雯青謙遜了幾句。錢、何兩人相離未久,公坊卻好多年不見了,說了幾句久別重逢的話,招呼大家坐下。書僮送上茶來。雯青留心細看公坊,只見他還是胖胖的身干,闊闊兒的臉盤,膚色紅潤,眉目清琉,年紀約莫三十來歲,并未留須,披著一件蔫舊白紗衫,罩上天青紗馬褂,搖著脫翮雕翎扇;一手握著個白玉鼻煙壺,一坐下來不斷地聞,鼻孔和上唇全粘染著一搭一搭的虎皮斑,微笑地向雯青道:“這回雯兄高發,不但替朋儕吐氣,也是令桑梓生光!捷報傳來,真令人喜而不寐!”雯青道:“公坊兄,別挖苦我了!我們四友里頭,文章學問,當然要推你做龍頭,弟是婪尾。不料王前盧后,適得其反;劉蕡下第,我輩登科,厚顏者還不止弟一人呢!”就回顧唐卿道:“不是弟妄下雌黃,只怕唐兄印行的《不息齋稿》,雖然風行一時,決不能望《五丁閣稿》的項背哩!”唐卿道:“當今講制義的,除了公坊的令師潘止韶先生,還有誰能和他抗衡呢?”于是大家說得高興,就論起制義的源流,從王荊公、蘇東坡起,以至江西派的章、馬、陳、艾,云間派的陳、夏、兩張,一直到清朝的熊、劉、方、王,龍竑虎竑,下及咸、同墨卷。公坊道:“現在大家都喜歡罵時文,表示他是通人,做時文的叫時文鬼。其實時文也是散文的一體,何必一筆抹倒!名家稿子里,盡有說理精粹,如周、秦諸子;言情悱惻,如魏、晉小品,何讓于漢策、唐詩、宋詞、元曲呢!”玨齋道:“我記得道光間,梁章鉅仿詩話的例,做過一部《制義叢話》,把制義的源流派別,敘述得極翔實;錢梅溪又仿《唐文粹例》,把歷代的行卷房書,匯成了一百卷,名叫《經義》,最可惜不曾印行。這些人都和公坊的見解一樣?!碧魄涞溃骸爸屏x體裁的創始,大家都說是荊公,其實是韓愈。你們不信,只把《原毀》一篇細讀一下?!币徽Z未了,不防菶如闖了進來喊道:“你們真變了考據迷了,連敲門磚的八股,都要詳征博引起來,只怕連大家議定今晚在褚愛林家公分替雯兄接風的正事倒忘懷了?!碧魄涞溃骸鞍⊙?,我們一見公坊,只顧講了八股,不是菶兄來提,簡直忘記得干干凈凈!”雯青現出詫異的神情道:“唐兄和玨兄向不吃花酒,怎么近來也學時髦?”公坊道:“起先我也這么說,后來才知道那褚愛林不是平常應征的俗妓,不但能唱大曲,會填小令,是板橋雜記里的人物,而且妝閣上擺滿了古器、古畫、古硯,倒是個女賞鑒家呢!所以唐兄和玨兄,都想去看看,就發起了這一局?!鲍k齋道:“只有我們四個人作主人,替你洗塵,不約外客,你道何如?”雯青道:“那褚愛林不就是龔孝琪的逃妾,你在上海時和我說過,她現住在三茅閣巷的嗎?”菶如點頭稱是。雯青道:“我一準去!那么現在先請你們在我這里吃午飯,吃完了,你們先去;我等家里的客散了,隨后就來?!闭f著,吩咐家人,另開一桌到內書房來,讓錢、何、曹、陸四人隨意地吃,自己出外招呼賀客。不一會,四人吃完先走了。

    這里雯青直到日落西山,才把那些蜂屯蟻聚的親朋支使出了門,坐了一肩小轎,向三茅閣巷褚愛林家而來。一下轎,看看門口不像書寓,門上倒貼著“杭州汪公館”五個大字的紅門條。正趑趄著腳,早有個相幫似的掌燈候著,問明了,就把雯青領進大門,在夜色朦朧里,穿過一條彎彎曲曲的石徑,兩邊還隱約看見些湖石砌的花壇,雜蒔了一叢叢的灌木草花,分明像個園林。石徑盡處,顯出一座三間兩廂的平屋,此時里面正燈燭輝煌,人聲嘈雜。雯青跟著那人跨進那房中堂,屋里面高叫一聲:“客來!”下首門簾揭處,有一個靚妝雅服二十來歲的女子,就是褚愛林,滿面含笑地迎上來。雯青瞥眼一看,暗暗吃驚,是熟悉的面龐,只聽愛林清脆的聲音道:“請金大人房里坐?!蹦强谝粢姘l叫雯青迷惑了。雯青一面心里暗忖愛林在哪里見過,一面進了房??茨欠坷锩鞔皟魩?,精雅絕倫,上面放一張花梨炕,炕上邊掛一幅白描董雙成象,并無題識,的是苑畫。兩邊蟠曲玲瓏的一堂樹根椅兒,中央一個紫榆云石面的百齡臺,臺上正陳列著許多銅器、玉件、畫冊等。唐卿、玨齋、公坊、菶如都圍著在那里一件件地摩挲。玨齋道:“雯青,你來看看,這里的東西都不壞!這癸猷觚、父丁爵,是商器;方鼎籀古亦佳?!碧魄涞溃骸熬褪菨h器的樅豆、鴻嘉鼎,制作也是工細無匹?!惫坏溃骸拔业瓜矚g這吳、晉、宋、梁四朝磚文拓本,多未經著錄之品?!宾┣嗉s略望了一望,嘴里說著:“足見主人的法眼,也是我們的眼福?!币黄ü删妥趲坷锟看耙粡堄澳緯盖暗拇笠卫?,手里拿起一個香楠匣的葉小鸞眉紋小研在那里撫mo,眼睛卻只對著褚愛林呆看。菶如笑道:“雯兄,你看主人的風度,比你煙臺的舊相識如何?”愛林嫣然笑道:“陸老不要瞎說,拿我給金大人的新燕姐比,真是天比雞矢了!金大人,對不對?”雯青頓然臉上一紅,心里勃然一跳,向愛林道:“你不是傅珍珠嗎?怎么會跑到蘇州,叫起褚愛林來呢?”愛林道:“金大人好記性。事隔半年,我一見金大人,幾乎認不真了?,F在新燕姐大概是享福了?也不枉她一片苦心!”雯青忸怩道:“她到過北京一次,我那時正忙,沒見她。后來她就回去,沒通過音信?!睈哿煮@詫似地道:“金大人高中了,沒討她嗎?”雯青變色道:“我們別提煙臺的事,我問你怎么改名了褚愛林?怎樣人家又說你在龔孝琪那里出來的呢?看著這些陳設的古董,又都是龔家的故物?!睈哿制嗳坏匕そ┣嘧碌溃骸昂迷诮鸫笕擞植皇峭馊?,我老實告訴你,我的確是孝琪那里出來的,不過人家說我卷逃,那才是屈天冤枉呢!實在只為了孝琪窮得不得了,忍著痛打發我們出來各逃性命。那些古董是他送給我們的紀念品。金大人想,若是卷逃,哪里敢公然陳列呢?”雯青道:“孝琪何以一貧至此?”愛林道:“這就為孝琪的脾氣古怪,所以弄到如此地步。人家看著他舉動闊綽,揮金如土,只當他是豪華公子,其實是個漂泊無家的浪子!他只為學問上和老太爺鬧翻了,輕易不大回家。有一個哥哥,向來音信不通;老婆兒子,他又不理,一輩子就沒用過家里一個錢。一天到晚,不是打著蘇白和妓女們混,就是學著蒙古唐古忒的話,和色目人去彎弓射馬。用的錢,全是他好友楊墨林供應。墨林一死,幸虧又遇見了英使威妥瑪,做了幕賓,又浪用了幾年。近來不知為什么事,又和威妥瑪翻了腔,一個錢也拿不到了,只靠實書畫古董過日子。因此,他起了個別號,叫‘半倫’,就說自己五倫都無,只愛著我。我是他的妾,只好算半個倫。誰知到現在,連半個倫都保不住呢!”說著,眼圈兒都紅了。雯青道:“他既犧牲了一切,投了威妥瑪,做了漢奸,無非為的是錢。為什么又和他翻腔呢?”愛林道:“人家罵他漢奸,他是不承認。有人恭維他是革命,他也不答應。他說他的主張燒圓明園,全是替老太爺報仇?!宾┣嘣尞惖溃骸八咸珷斢惺裁闯鹉??”愛林把椅子挪了一挪,和雯青耳鬢廝磨地低低說道:“我把他自己說的一段話告訴了你,就明白了。那一天,就是我出來的前一個月,那時正是家徒四壁,囊無一文,他脾氣越發壞了,不是捶床拍枕,就是咒天罵地。我倒聽慣了,由他鬧去。忽然一到晚上,溜入書房,靜悄悄的一點聲息都無。我倒不放心起來,獨自躡手躡腳地走到書房門口偷聽時,忽聽里面拍的一聲,隨著咕嚕了幾句。停一會,又是嘩拍兩聲,又唧噥了一回。這是做什么呢?我耐不住闖進去,只見他道貌莊嚴地端坐在書案上,面前攤一本青格子,歪歪斜斜寫著草體字的書,書旁邊供著一個已出櫝的木主。他一手握了一支硃筆,一手拿了一根戒尺,正要去舉起那木主,看見我進來,回著頭問我道:‘你來做什么?’我笑著道:‘我在外邊聽見嘩拍嘩拍的聲音,我不曉得你在做什么,原來在這里敲神主!這神主是誰的?好端端的為甚要敲他?’他道:‘這是我太爺的神主?!荫斎坏溃骸咸珷數纳裰?,怎么好打的呢?’他道:‘我的老子,不同別人的老子。我的老子,是個盜竊虛名的大人物。我雖瞧他不起,但是他的香火子孫遍地皆是,捧著他的熱屁當香,學著他的丑態算媚。我現在要給他刻集子,看見里頭很多不通的、欺人的、錯誤的,我要給他大大改削,免得貽誤后學。從前他改我的文章,我挨了無數次的打?,F在輪到我手里,一施一報,天道循環,我就請了他神主出來,遇著不通的敲一下,欺人的兩下,錯誤的三下,也算小小報了我的宿仇?!覇柕溃骸畠鹤釉鹾孟蚋赣H報仇?’他笑道:‘我已給他報了大仇,開這一點子的小玩笑,他一定含笑忍受的了?!业溃骸闾胬咸珷攬罅耸裁闯稹薄茑嵵氐氐溃骸惝斘依献邮呛盟赖膯??他是被滿州人毒死在丹陽的。我老子和我犯了一樣的病,喜歡和女人往來,他一生戀史里的人物,差不多上自王妃,下至乞丐,無奇不有。他做宗人府主事時候,管宗人府的便是明善主人,是個才華蓋世的名王。明善的側福晉,叫做太清西林春,也是個艷絕人寰的才女,閨房唱和,流布人間。明善做的詞,名《西山樵唱》;太清做的詞,名《東海漁歌》。韻事閑情,自命趙孟睢*管仲姬,不過爾爾。我老子也是明善的座中上客,酒酣耳熱,雖然許題箋十索,卻無從平視一回。有一天,衙中有事,明善恰到西山,我老子跟蹤前往。那日,天正下著大雪,遇見明善和太清并轡從林子里出來,太清內家裝束,外披著一件大紅斗篷,映著雪光,紅的紅,白的白,艷色嬌姿,把他老人家的魂攝去了。從此日夜相思,甘為情死。但使無青鳥,客少黃衫,也只好藏之心中罷了。不想孽緣湊巧,好事飛來,忽然在逛廟的時候,彼此又遇見了。我老子見明著不在,就大膽上去說了幾句蒙古話。太清也微笑地回答。臨行,太清又說了明天午后東便門外茶館一句話。我老子猜透是約會的隱語,喜出望外。次日,不問長短,就趕到東便門外,果見離城百步,有一片破敗的小茶館,他便走進去,揀了個座頭,喊茶博士泡了一壺茶,想在那里老等。誰知這茶博士拿茶壺來時,就低聲問道:“尊駕是龔老爺嗎?”我老子應了一聲“是”。他就把我老子領到里間。早見有一個粗眉大眼、戴著氈笠趕車樣兒的人坐在一張桌下,一見我老子就很足恭地請他坐。我老子問他:“你是誰?”他顯出刁滑的神情道:“你老不用管。你先喝一點茶,再和你講?!蔽依献诱叩每诤?,本想潤潤喉,端起茶碗來,啯都啯都地倒了大半碗,誰知這茶不喝便罷,一到肚,不覺天旋地轉的一陣頭暈,硼的一聲倒了?!睈哿终f到這里,那邊百靈臺上錢唐卿忽然喊道:“難道龔定庵就這么糊里糊涂的給他們藥死了嗎?”愛林道:“不要慌,聽我再說?!闭牵?br />
    為振文風結文社,卻教名士殉名姬。

    欲知定庵性命如何,且聽下文細表。大文學 www.babyidesign.com
最新網址:www.babyidesig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孽?;ā?/STRONG>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孽?;ㄗ钚抡鹿?/STRONG>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孽?;ā?/B>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午夜爽爽爽男女免费观看hd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