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382章 神兵堂?。ㄇ笥嗛啠?/h1>
大文學推薦各位書友閱讀:全球高武之我的系統能氪金正文卷 第382章 神兵堂?。ㄇ笥嗛啠?/div>
最新網址:www.babyidesign.com
(大文學 www.babyidesign.com)    別墅里。

    李浩正在修復著自己的天地之橋。

    其實說是修復,倒不如說是重塑。

    畢竟是真真正正的被打爆了,連帶著里面的精神力,都被直接碾死了。

    他精神力不需要修煉,只需要靜養就能養好,不用花費時間去刻意修復。

    對于天地之橋的選擇。

    他選擇了極端之道。

    目的已經很明確了。

    添加風險,讓自己多出一個攻伐的手段。

    對他而言,若是沒有通天橋梁,他的計劃就會化為烏有。

    嘗到了甜頭,也聞到了血腥。

    李浩毅然決然的選擇了極端之道。

    ……

    房間里。

    當李浩舒展開了自己的身體。

    轟隆轟隆……

    提前布置好的精神力屏障就開始不斷的晃動,震動,看起來就有點要支零破碎的樣子!

    “我現在的身體很強,隨便一動,精神力屏障就要晃動,果然,這種粗糙的精神力運用,已經過時了?!?br />
    李浩大手一伸,一拽,一撕。

    咔嚓!

    精神力屏障當場被直接撕裂,過程中沒有一絲一毫的停歇,李浩大手就好像無法阻擋,想干嘛干嘛,什么物體生命在它面前都會被撕裂!

    之后,李浩吐出氣。

    呼!

    幾道鎖鏈從虛空之中蔓延,只有幾條,但李浩知道,他這座房子,已經被籠罩在其中了,誰也無法聽到里面的動靜。

    這也是他在兌換拘靈遣將學到的一種,精神力的高級運用。

    他沒啥取名天賦,姑且稱之為,神鎖。

    精神鎖鏈,神鎖。

    嗯,很簡便。

    用了神鎖的李浩,無論是怎么折騰,發出多么龐大的轟鳴,都沒有傳出去,期間更是沒有任何的動蕩。

    其實和氣血運用差不多,李浩這種方式就是用了一種更高級的組合,將精神力拆開,組合成一種更有道理和玄妙的形體。

    神鎖是最適合他的。

    做好了一些,李浩正式開始重塑。

    轟隆轟??!

    剛一動身,巨大的轟鳴如天雷滾滾一樣,響徹在房間里。

    一陣噼里啪啦,如同炒豆子的聲音也隨之響起。

    大江奔騰不息,如黃河縱橫萬里,海綿波濤洶涌的聲音,也隨之入耳。

    證!證!證!

    三道洪鐘般的聲音響起!

    此時的李浩。

    頭頂三尺三道門!那是三焦之門!

    全身骨骼震天響!那是金身之骨!

    氣血奔流如大江!那是血氣之海!

    李浩爆發出一陣陣神威!

    大量的氣血被他所調動,朝著心臟位置奔流而去!

    他首先,要開辟心臟之橋!

    血紅晶瑩如琉璃的心臟,十幾分鐘才跳動一次,這已經是非人的身體機能,已經不需要用心臟來帶動生命力量了。

    在左心房,大量的氣血匯聚著,沖刷著,洗禮的愈發晶瑩,稍微湊遠點看,就覺得跟一塊紅寶石一樣,晶瑩,緋紅,但里面還帶著一點金。

    很快,五分鐘的時間,李浩的心臟之橋就已經搭建完成。

    啪!

    一陣清脆的響聲,李浩的心臟之橋就搭建完畢了,十分的迅捷。

    他之前開辟的心臟之橋,同樣是在左心房開辟一條純粹是氣血構成的通道,如今橋梁重塑,也是按照這條通道進行的,速度很快。

    李浩不是重新進行四品中“開辟五臟之橋”的行為,而是重修,重塑,重新的去凝聚。

    速度很快。

    ……

    兩個小時過去。

    李浩的面前忽然出現了四條粗長無比的通道,從他的身體里出現,一直延伸到無盡虛空。

    現在,他的心臟之橋,腎臟之橋,脾臟之橋,肝臟之橋都重塑完成。

    只剩下最后的肺臟之橋還差臨門一腳。

    沉浸在重塑肺臟之橋的過程中,李浩感覺到了一些更為細膩的東西。

    氣血的流動,摩擦骨骼,經過脈絡……

    這些細微的感觸,讓他對自己的身體了解的更為深刻。

    李浩不由自主朝著下面看了一眼。

    森蚺。

    當然,他有金骨了,這雖然還沒達到隨意捏造肉身的八品,可還是,天賦異稟……

    ……

    噗!

    李浩面前,五條通道環環相扣,生生不息,猶如五行乾坤道理,看起來瑰麗玄妙!

    這一刻,李浩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好像一下子重了很多!

    這是虛幻的感觸。

    實際上,他的氣血體系重新完善,這是一種圓滿,只不過這五道天地之橋在體內形成的,又是能量。

    而能量,重量無法估計。

    所以這是李浩氣血體系的圓滿,從而錯認是體重增加。

    重新塑造了天地之橋,生生不息,散發著茁壯的生命力。

    五臟都好像變得生氣勃勃了起來。

    不過李浩并不在意。

    他還是要走極端道路。

    讓天地之橋,變成通天橋梁!

    通天橋梁多次救過他的命,被他藏在脊柱里,沒人能發現,也沒人能猜到。

    這就相當于,李浩有了一個暗器!

    關鍵時刻,不僅是救命,更是殺人!

    微微吐出一口氣,李浩開始了。

    手拆天地之橋!

    咔咔咔咔咔。

    五聲清脆的響聲。

    李浩用手,將體內的五道天地之橋掰開。

    拿出來。

    并非是鮮紅,而是金紅金紅的。

    有點疼。

    但李浩面不改色。

    這點疼痛,真心不如他被個七品的武者轟擊一下。

    “我現在只需要將天地之橋,從生生不息,首尾相連,改成一條直線如大龍,藏于脊柱如利劍?!?br />
    說干就干。

    李浩將心臟之橋放在最上面。

    之后是肝臟,脾臟,肺臟,腎臟。

    很快,通天橋梁的制作,就完成了。

    一把約莫有三尺的直線橋梁,被握在李浩的手中。

    李浩看著,略微有點懷念。

    “曾何幾時,我甚至都沒有用神兵的意思,以為用通天橋梁,當個有點別扭的絕世劍客就行了。

    可惜,這些創造的東西,存在著一定的限制。

    嗯,還是神兵好用?!?br />
    一提到神兵,李浩的心情立刻就好了很多!

    隨手把通天橋梁放入了脊柱之中,通天立刻縮小,并且變換成最貼切的形態,融入其中。

    李浩現在的神兵是多到不知道干什么!

    七個長老的神兵,全都是九品神兵,加起來價值超過萬億!

    “我干脆開一個神兵堂算了!”

    李浩心思很靈活,直接想到了利益最大的方法。

    在魔武,新開一個堂口。

    神兵堂。

    當然,他說的利益,可不是租一次神兵,多少多少錢,這種東西太過落俗了。

    他的想法是,租神兵,不要錢,但是要收獲的幾成幾成。

    魔武里,能用上神兵的,其實也就這么幾個人。

    若是有人能用上,出去了,沒回來,那李浩也就只能自認了,因為這也代表著,魔武這個租神兵的人,在地窟死了。

    在魔武,宗師以上的人物,和李浩的關系都很好。

    他們要是用這些神兵,成功在地窟中殺死了一些敵人,或者讓自己撿回來一條命,那神兵的價值也就體現出來了。

    神兵不重要,人命才重要。

    而且,李浩暫時也不是這么看重神兵。

    他目前手上是有一把大槍的,用起來也是蠻不錯的,挺順手。

    “建立神兵堂,這玩意可是個長久的買賣啊……”

    李浩想法一出現,立刻站起身來,毫不猶豫,收回神鎖,離開別墅。

    滿魔武的尋找吳奎山。

    老吳畢竟是校長,這個事,得找他。

    問了一圈,李浩終于在南海的海面上,找到了老吳。

    ……

    李浩遠遠的就看到了吳奎山的身影。

    “老吳在海上干啥呢?”

    李浩走上去,開口道:“校長,你干啥呢?”

    吳奎山轉過頭,眼中閃過一絲猶豫,開口道:“我感覺,南??赡軙Q生妖獸,之前你們大戰,應該是有一些血液之類的,能量富裕的東西流出來了。

    要是被一些體型龐大,承受力較強的大型海洋生物,例如藍鯨吃下去,那說不定就成妖獸了?!?br />
    說著,吳奎山搖搖頭道:“很多年前,張部長在禁忌海斬殺了一頭類似藍鯨的大型鯨魚。

    根據他說,那頭妖獸只有八品,可是憑借著體型,硬生生有九品的實力,不過還是被他一下子打死了?!?br />
    李浩自動忽略后面那句話。

    看了看逐漸恢復生態的南海,微微點頭道:“這種體型龐大的生物,的確有著超乎同階的戰斗力。

    校長說的不是沒有道理,也許未來的南海,真的會誕生一些妖獸。

    地球本土的妖獸,我倒是挺像見一見的?!?br />
    吳奎山開口道:“我打算在南海海線一千米往后,就布置一層警戒線,附著上一些強者的氣息,讓這些動物懼怕?!?br />
    李浩看了看南海,忽然笑道:“用我的氣息吧,最近剛好殺了這么多人,也算是利用了?!?br />
    說著,李浩一指點出。

    一道天地之力射出,聚焦在了南海上,瞬間飛往了一千米的位置,在上下上萬米,分別留有了一點。

    頓時,一股血腥兇煞的氣息猛然爆發了出來!波及千米!

    海面上立刻出現了躁動,不少小魚開始跳動,表示著不安。

    吳奎山頭疼。

    “你還是不要來了,你身上這股煞氣,我有點擔心,要是多放一點,是不是就把這片海洋的生物給全部滅絕了?!?br />
    吳奎山也沒想到。

    李浩身上的煞氣竟然如此的暴虐,簡直就像是一頭擇人而噬的兇獸,死死的盯著他,好像要隨時張開血盆大口……

    在這一瞬間,就連吳奎山都感覺到了一些心悸。

    不過吳奎山也能理解,畢竟李浩殺的是什么人?

    魔教長老!

    這可都是跺跺腳,那就是不知道多少生靈被波及死亡的存在!

    結果這種,九品狠人,一個又一個的被李浩斬殺!

    這種種的兇煞結合,在李浩爆發的一瞬間,就如同暴虐魔神!

    吳奎山開口道:“南海的事情,我來想辦法,對了你來找我,肯定有事,說吧,什么事?”

    收回散落出去的天地之力。

    李浩連忙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你說,你要建立神兵堂,將你的那些神兵,全都出租?”

    吳奎山的眼神十分怪異!

    腦殼傻了吧?

    要是其他人,他真的覺得腦子傻掉了。

    誰有神兵了,不是藏著掖著,生怕被人看出來?

    唯有強者,才敢大大方方的展露自己的神兵。

    李浩也是強者,還是數一數二的強者。

    但強者也不能這么玩吧!

    神兵竟然還出租?

    李浩點點頭,證實了老吳的回答。

    對,我就是要出租,這玩意看起來效果不好,但是李浩覺得,這是一門厚利少銷的生意。

    真的。

    吳奎山遲疑問道:“李浩,你有沒有考慮過,萬一租你神兵的人死在了地窟,你豈不是血虧?”

    李浩笑道:“我只在魔武出租,而魔武里,是宗師的都有誰?方平和秦鳳青,這兩個作死的家伙,就算是成為宗師了,我也不會租給他們。

    但除了這些人,唐峰,我老師,羅一川,劉老,還有您和您老婆,還有很多人,你們都是需要的。

    校長,你也只用的八品神兵。

    如果你們用了我的神兵。不幸死在了地窟里,我只會覺得傷心,而不會覺得可惜。

    神兵不重要,人命才重要!

    您想想,唐峰現在七品高段,他若是拿到了九品神兵,八品一鍛兩鍛的,肯定就打不過他了。

    他斬殺了更強大的敵人,帶回來了更多的收獲,哪怕我收走幾成,他還是會賺。

    而我,自始至終,只是租出了暫時用不上的神兵?!?br />
    李浩笑容燦爛,把一切都說的很明白。

    到了他們這個境界,其實有些話,一次性就是要說明白,時間寶貴,沒時間以后再說,一次說完,直接了事,效率才是最重要的。

    吳奎山聽完,若有所思,心中微微動搖。

    問道:“真行?”

    “可以!”

    李浩又笑道:“最近魔武有那個老師,準備下地窟嗎?”

    吳奎山沉吟道:“唐峰就準備下去一趟,他說他在七品高段磨礪的差不多了,出去一戰,說不定回來就七品巔峰了?!?br />
    到了七品巔峰,其實距離八品也就不遠了。

    他們的渠道不少,到了他們這一步,或多或少都是可以買到提升精神力的好東西的。

    比如說唐峰,當年唐峰去軍部磨練,累計的軍功,足夠讓他觸碰到類似于政府寶庫這樣的兌換渠道。

    現在,能不能突飛猛進,其實取決于的是他們的財力。

    富貴走武道,貧瘠走文道。

    越到后面,想要變強,花錢就越多。

    唐峰也是打算去一趟地窟,多斬殺幾個敵人。

    李浩聞言笑道:“正好,我這里有一把很狂野的雙手劍,就適合唐峰這種偏向于近戰廝殺的人,不如試一試?”

    吳奎山猶豫了一下,微微點頭道:“行!”

    ……

    ……

    PS:給大家說個事。

    畢竟大學快要開學了(是個大學狗嗚嗚嗚)

    未來不一定會這么猛烈的爆更了。

    我這一章發出去,那就是戰力榜第一了!

    但是!我覺得還不夠?。?!

    來個加更規則……

    一次打賞過三千,我加更一章,嗯,四千字的章。

    訂閱也多來點吧!

    我現在均訂580,等到600了,每天多加更一章!

    到了700,再多加更一章!

    以此類推。

    咳咳,當然,開了大學就沒這個時間了。

    暗示!

    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快快打賞吧,用起點幣砸死我!

    老鷹上架了……

    我有一個夢(周筆暢風格)

    在更新上戰勝非人觸手怪,網文界大BOSS!

    所以,大家給我點東西。

    看我鎮壓老鷹巨?。ㄎ覍销椌藓軞J佩,畢竟寫著他的同人,爆更著他三分之二的速度)

    大文學 www.babyidesign.com
最新網址:www.babyidesig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全球高武之我的系統能氪金》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全球高武之我的系統能氪金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全球高武之我的系統能氪金》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午夜爽爽爽男女免费观看hd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