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千九百三十六章 生難死易(求票票)

大文學推薦各位書友閱讀:秦時小說家正文卷 第一千九百三十六章 生難死易(求票票)
最新網址:www.babyidesign.com
(大文學 www.babyidesign.com)    “南海!”

    “天明師兄,我和紫陽會去看看的?!?br />
    “接下來師尊會帶著我們行走三晉之地,行走齊魯之地,而后南下江南,到時候你可得好好款待我們吶?!?br />
    自己所傳承的為陰陽家智者一脈。

    講究萬物有序,陰陽五行變化,萬事萬物各有其固定的軌跡,或許,這就是道陰陽。

    天明師兄的抉擇也是如此。

    為了墨家機關城的萬千人,天明師兄甘愿停留南海十年!

    此舉,非一般人可以做到。

    就算是燕趙那些所為的俠義之人,又有誰可以做到?

    “哈哈?!?br />
    “一定如此!”

    天明欣然。

    “天明?!?br />
    “接下來有聞農家也要被秦國攻滅了,農家的弟子比起墨家可是多太多了?!?br />
    “你難道不準備救那些農家弟子?”

    天明的俠義自是很好,可紫陽覺得對于天明己身來講,頗有些不值得。

    諸夏間的不如意之事,每天都有好多好多,難道天明師兄將來,也要一一插手?

    “人力有時盡!”

    天明緩緩道。

    紫陽的意思自己也明了。

    在儒家之中,荀夫子也和自己說過。

    俠義!

    何為俠義?

    路見不平,拔劍相助?

    是俠義?

    看似俠義!

    又非俠義!

    每個人心中都有屬于自己的俠義,儒家也是有俠義的,施行教化于諸夏,讓諸夏歸于仁禮。

    如此,秩序井然,一切相安,這就是俠義!

    農家也有自己的俠義,兄弟之情,朋友之意,那也是俠義!

    為人力弱,俯手義舉,也是俠義!

    為諸夏之民,亦是俠義!

    自己也有自己的道,自己非昊天,也非大能力者,唯一可做便是自己能做的。

    農家的事情,自己無能為力,自己要前往江南了。

    “墨家!”

    “已經不為大家了!”

    “天明師兄,有聞……墨家巨子還沒死,你見過墨家巨子姬水先生?你為墨家如此,其人何如?”

    天明師兄的抉擇,自己無法給予勸說。

    卻是,御馬仍舊如前,話鋒一轉,落在另外一處。

    墨家巨子還沒死。

    眼見墨家萬千弟子如此,難道還在躲起來?

    難道這就是墨家巨子?

    召水不自覺的為之秀眉微蹙。

    “墨家巨子!”

    “姑娘,反正我是一直看不慣墨家巨子,前任墨家巨子路枕浪如此,現在的墨家巨子也是如此?!?br />
    “那些墨家弟子跟著他們,真真白死了?!?br />
    一直跟隨在姑娘身邊,蘭陵城內,對于墨家所作所為也了解的一清二楚。

    墨家之人的確很有勇氣,卻沒有那個智慧。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欲要以百家之力攔阻秦國,明顯不可能,若是沒有天明所為,蘭陵城內,百家已然死傷殆盡了。

    現在,墨家機關城潰敗,墨家巨子不知道去哪里了?

    他若是有膽量,應該出面!

    秦國最先要擒拿的肯定是他,以他換取墨家機關城萬千人的自由,不是沒有可能。

    “墨家巨子!”

    “天明師兄,比起你在南海之地停留十年,武真郡侯應該更希望得到墨家巨子吧?”

    紫陽所語,雖不中聽。

    卻是……召水此刻也有那般不解。

    “墨家巨子!”

    “他……,這個答案……也許以后你們就會知曉了?!?br />
    天明搖搖頭,沒有在這個問題上多言。

    自己的父親早早就沒有了。

    自己不希望召水也沒有了父親,哪怕現在召水不知道他的父親還活著,終究是不一樣的。

    諸夏間,終究還是有人在關心著召水的。

    “秘密之事?”

    紫陽為之好奇。

    想要知道到底為什么。

    “天明師兄?!?br />
    “我相信你!”

    召水沒有多問。

    天明師兄做出這般抉擇,自然有其所思所想。

    蹬!蹬!蹬!

    話語間,要道的前方迎面而來兩人,盡皆跨乘馬匹,呼嘯而至,停在他們車馬之前。

    “可為雅湖小筑紀嫣然閣下?”

    二人形體皆精壯的漢子,翻身下馬,從懷中拿出一封信,持在雙手中,近前一禮。

    “你們是誰?”

    紫陽詢問著。

    “這是有人讓我等交給紀嫣然閣下的!”

    那兩位漢子中的一人看過去,回應著。

    話音落下,那封信便是被一股無形之力攝入馬車內。

    “你們去吧?!?br />
    頃刻之后,紀嫣然的聲音自馬車內飛出。

    “是!”

    二人又是恭敬一禮,旋即,翻身上馬,遠去不知何處。

    “師尊!”

    召水二人相視一眼,看向馬車。

    “蒼璩出了一點小事?!?br />
    “沿著這條路繼續前進吧?!?br />
    馬車之內,紀嫣然只手握著那封書信,上面的內容已經看了。

    沒有太多事情。

    其中緊要的便是蒼璩。

    “蒼璩!”

    “是,師尊!”

    蒼璩是誰,召水當然知曉,大梁城外,楊朱一脈和雅湖小筑相交數十年,蒼璩自小也是師尊看著長大的。

    蘭陵城之時,他還傳授自己楊朱一脈的絕學壬丙劍法。

    就是在諸夏間的不太好,尤其是蘭陵城襲殺鬼谷子,實在是……難以置信,可卻是真正發生了。

    蒼璩出事了?

    不知是何事?

    ……

    ……

    “你身上的毒……很奇特?!?br />
    “以我之力,可以把它們全部化去,可……你此刻的丹田、臟腑、三元……盡皆受重創?!?br />
    “欲要完全恢復,非要極品丹藥不可!”

    兩日之后。

    循著那封文書所留下的蒼璩蹤跡,紀嫣然直接找尋到了蒼璩。

    蒼璩此刻的狀況很差。

    幾乎算是廢了。

    周身五色玄光閃爍,凌空一掌落在蒼璩身上,以玄關層次的強大之力,干脆的將蒼璩體內毒素清理掉。

    而蒼璩身上的傷勢,就算有自己玄功相助,短時間也不會全部恢復,尤其是丹田的傷勢。

    “極品丹藥!”

    “玄清子?”

    自己身上的傷勢如此,心中有數。

    嫣然姑娘將體內的毒素清理掉,渾身已然舒緩許多,然而,還是提不起半點力量。

    被邵廣晴那幾個人追殺,毒氣攻入臟腑,已然有損。

    還有丹田。

    雙手掐動印訣,欲要引動種玉功,呼吸之后,引來的只有不住疼痛,靈覺都損傷九層九以上。

    極品丹藥!

    諸夏間擅長煉丹的不多,陰陽家術者一脈算一個,道家天宗的玄清子也算一個,以他的修為,怕是不用丹藥,也可以將自己治好。

    “你……此行所為有些過了?!?br />
    “那人知會我你在這里,想來這個消息……很快就傳出去了?!?br />
    “以你現在連普通人都不如的力量,沒有選擇!”

    兩日來,一些事情,自己也聽說了。

    尤其是,那封書信上還有相關事情的記載。

    紀嫣然輕嘆道,蒼璩……其實本性不壞,就是自幼熟讀楊朱留下的手札、道理,受到不小的影響。

    楊朱一脈,保性全真,貴生樂己,身之最貴重者莫過性命,生難遇而死易及,是以貴生!

    臨淄城內,殺了十名無辜純凈女子。

    應該是為了恢復修為所用,楊朱一脈的傳承,自己也知道一些。

    可……就算如此,也無需將那些女子殺死。

    多年來,他本就有些見惡于百家,現在,又出了臨淄之事,如果傷勢沒有恢復,但凡出面,只會迎來刀劍之禍。

    “我……沒有選擇!”

    蒼璩長長的呼吸一口氣,希望可以緩解體內的疼痛。

    殺了那十名女子,心中并無異樣。

    或許……有些過了。

    卻是,當時自己傷勢很緊急,如果不強行掠奪那些人身上的純陰氣息,自己的傷勢只會更糟。

    她們不死!

    自己就要死了!

    就算重來一次,自己也會這般的抉擇。

    她們的性命珍貴不如自己!

    “這是我近來參悟陰陽五行所悟的一門療傷秘法,以天地五行之氣化入五臟,重塑筋骨百脈?!?br />
    “這門秘法應該有些作用?!?br />
    “唯有丹田的傷勢,諸夏間……唯有前往江南南昌了?!?br />
    “或者咸陽的陰陽東君也有玄丹!”

    紀嫣然屈指一點,便是一道五色光束沒入蒼璩的眉心正中,這是一門呼吸吐納之法。

    以蒼璩此刻的狀況,修煉此法也得三個月,才可以恢復完好。

    而丹田的傷勢,自己沒有辦法。

    自己也會煉丹,令丹田復原的丹方自己也有,卻是那般珍貴藥材,手中并沒有。

    “多謝!”

    靈覺有感,周身不住震顫。

    嫣然姑娘的這篇修煉之法不長,卻是……有些承受不住,靈覺損傷甚多甚多,蒼璩為之一禮。

    “好好修行才是?!?br />
    “你算得上楊朱一脈百年來最為驚艷之人,種玉功之妙,足以令楊朱一脈揚名?!?br />
    “你就是喜歡惹禍!”

    紀嫣然擺擺手。

    自己是看著蒼璩一步步成長起來的,果然道路未成而身隕,著實可惜。

    “嫣然姑娘!”

    “非我喜歡惹禍,而是有些人太虛偽了,太偽善了?!?br />
    “我就不信農家、儒家那些人沒有殺過人!”

    “孔丘當年還因道理不合誅殺少正卯,怎么不見有人找孔丘的麻煩?!?br />
    “孟軻子當年整頓儒家,死的人也不少吧?!?br />
    “墨家打著兼愛非攻的名號,也殺了不少人吧?!?br />
    “同他們相比,我……還差的遠?!?br />
    于嫣然姑娘此語,蒼璩不予接受。

    殺人!

    同樣是殺人,憑什么自己殺人就有罪?

    那些人殺人就無罪?

    這不公平!

    歸根結底,還是自己太弱了。

    果如始皇帝嬴政那般,一道旨意下去,諸子百家災禍臨頭,怎么不見那些人說什么?

    “你啊?!?br />
    “現在倒是學了名家的辯闔之術了?!?br />
    “總之,少殺一些人吧!楊朱一脈貴生,每個人的性命都是珍貴的!”

    紀嫣然無可奈何。

    蒼璩說的不是沒有道理。

    自己所言也沒有錯。

    那么,誰錯了?

    都沒錯。

    都是天地的道理。

    卻是,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

    接下來少殺人就行了。

    大文學 www.babyidesign.com
最新網址:www.babyidesig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秦時小說家》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秦時小說家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秦時小說家》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午夜爽爽爽男女免费观看hd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